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棠岁林宴羽完本小说全集阅读-(棠岁林宴羽)主角的小说是什么名字

2023-12-10 10:12:24 21
2023-12-10 21
点击阅读全文

《棠岁林宴羽全文》 小说介绍

冰露是小姐说谁好,她就觉得谁好,次日把话传给安氏后,又领了话回来,说安氏会安排两边见见,让棠岁先和安成邺说说。安成邺自从破了做裴家公子的丈人梦,整个人都萎靡得很,这几日大多歇在张姨娘这,另一位姨娘因为照顾幼子,来的时间就比较少。“小姐来了。”张姨娘刚和安成邺吃了午饭,见棠岁来了,忙起身让丫鬟给棠岁加碗筷。...

棠岁林宴羽完本小说全集阅读-(棠岁林宴羽)主角的小说是什么名字

《棠岁林宴羽全文》 第20章 免费试读

安家底蕴薄,安成邺自己官职又不高,而且前一阵子安蓉的事爆了出来,还有个风流的花名在外,安氏能找来眼下的三位女子已经算不错了。
不过这三位,每个都挺有意思。
冰露给棠岁端来桂花茶,茶盖一开,甜香扑鼻,“小姐,我知道成国公家这位嫡女,听说是出了名的不羁,在夫君过世后,是她自己提出留下一半嫁妆给婆家,然后回了娘家。”
“成婳是成国公唯一嫡女,他们家兄弟多,成婳打小就见识过各种各样的男人,所以不羁些是正常。”棠岁曾见过成婳几次,但两人没有说过话。其实她还蛮喜欢成婳的性格,豁得出去,自己逍遥就行。
冰露见烛光闪了闪,拿剪刀剃了灰烬,“小姐觉得,这三位谁嫁过来最好?”
“成婳吧。”棠岁分析了下,“云家那位嫡母不是个省油的灯,家里的几个庶女不是给贵人做妾,就是做续弦,结亲讲究的是两姓之好,不关关是两个人的事。而孟家我听舅母说过,嫡子和长女岁数差太多,以后难免要帮扶幼弟。还是成婳好,看得开又彪悍,最适合父亲这种人。”
安成邺耳根子软,又管不住自己的裤腰带,小门户出来的人震不住他,大门户的寻常姑娘看不上他,所以成婳比较适合。
冰露是小姐说谁好,她就觉得谁好,次日把话传给安氏后,又领了话回来,说安氏会安排两边见见,让棠岁先和安成邺说说。
安成邺自从破了做裴家公子的丈人梦,整个人都萎靡得很,这几日大多歇在张姨娘这,另一位姨娘因为照顾幼子,来的时间就比较少。
“小姐来了。”张姨娘刚和安成邺吃了午饭,见棠岁来了,忙起身让丫鬟给棠岁加碗筷。
“姨娘不用麻烦,我是吃了过来的。”棠岁坐在一旁,看安成邺脸瘦了一圈,心里是挺满意,“父亲这几日好像消瘦了一些,待会等听了女儿的好消息,应该能多吃两碗饭。”
张姨娘一听这话,便知道棠岁为了什么来,识趣地找了借口先出去。
安成邺放下碗筷,低声道,“能有什么好消息?”他现在吃饭,感觉嘴里都是苦苦的。
“当然是好消息,姑母为您寻了三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做续弦,您马上就要有新夫人了,这还不是好事吗?”棠岁笑到。
听此,安成邺面上果然来了点喜色,“你姑母都找了哪家姑娘?”
棠岁说了三位姑娘的家世门第,“她们三位我都见过,都是美人儿,等父亲见了就知道。”
“云家和孟家倒是可以,可成家那个寡妇,你姑母是怎么想的?”安成邺忘了自己是个鳏夫,嫌弃道。
若不是这会想着让安成邺转移对徐氏的宠爱,棠岁就要脱口骂人了,“成婳虽说是个寡妇,可她是成国公府的嫡长女,很得成国公的喜欢。您若是娶了她,日后的前程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
“不行,成婳不行。”听到棠岁说娶成婳能得到事业上帮助,他更不要了,前半生他为了事业家族娶了白氏,导致自己在家里大气都不敢喘,好不容易有机会娶新夫人,他只要年轻貌美,家世最好和他一样,或者比他低一些都行。
棠岁在心里骂了句目光短浅,嘴上却只能劝道,“父亲就算不愿意,也去见见吧,毕竟姑母已经安排好了,若是不去见,得罪了成国公不说,还会伤了姑母的心。等见完后,父亲私下再和姑母说想法就行。”
安成邺嗯了一声,想到什么,刚张口,又摇摇头说算了。
~
成国公府
成婳对着铜镜描眉,边上的丫鬟蕊儿端着胭脂由成婳选。
“你都打听清楚了吗,那个安成邺真的养外室?”成婳今年不过二十有一的年纪,五官明艳动人,算是个大美人。
“是真的。”蕊儿弯着腰,小声道,“前一阵子安裴两家退婚的事在京都里闹得沸沸扬扬,而勾引裴公子的就是安老爷外室生的女儿。听说安老爷之前的原配,就是被那位外室给气死的。”
蕊儿为小姐抱不平,“您好歹是国公家的嫡小姐,夫人怎么就给您找了这么一个人。”
成婳无所谓地笑了下,“母亲会看上安成邺,自然有她的道理。安家没有婆母,人口简单,安成邺虽说风流,可我也不是吃素的,母亲是觉得我能降服安成邺,等我嫁过去后儿子一生,关起门过自己日子就行。娘家现在还能留我护我,那是因为父亲还健在,若是以后哥哥嫂嫂当家,他们肯定又是另一张嘴角。”
成婳把一切都看得清,嫁过一次人后,对情情爱爱的就看得不是那么重,反而更关心实际上的利益。不过就算嘴上分析得头头是道,可心里也还是有一丝落寞。
“小姐,那你真的要去见安老爷吗?”蕊儿懂自己小姐的心里还藏得有其他人,只不过对方已经成了婚,“奴婢听闻,张家最近一直在寻名医,估计……”
“蕊儿!”成婳厉声呵住蕊儿的话头,“这话我早就跟你说过,不要再提,他张家日后不管如何,都与我无关。当初第一次他不娶我,就别想再有第二次机会。”
说完,成婳就拂袖离开。
蕊儿自知说错话了,忙抿嘴跟上。
成婳刚出了院子,就看到自家哥哥和林宴羽在一块钓鱼,眉心一拧,刚想掉头走,就被她哥哥叫了过去。
“三哥好,裴四爷好。”成婳不喜欢林宴羽,准确地来说是讨厌林宴羽,因为打从她三哥和林宴羽成了朋友,她三哥就不再带她出去玩了。
打完招呼,成婳转身就走,便没听到两人的对话。
林宴羽目光望向远处,“你母亲真想把女儿嫁给安成邺?”
“是啊,我不懂母亲怎么想的,安成邺名声不好,还没作为,我妹妹那么明珠一样的人,她竟然也舍得。”成毅想到这事,就想吐槽,可长辈的意思,他又不能违逆。
“这样啊。”林宴羽丢下手里的鱼竿。
“你去哪啊,鱼都还没上钩呢?”成毅朝林宴羽的背影喊。
林宴羽回头应了一声,“不告诉你。”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