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陆子辰舒颜》小说免费赏阅最新完整版_(舒颜陆子辰)全文阅读无弹窗_(陆子辰舒颜)全文阅读

小蓉 2024-01-07 02:29:38 21
小蓉 2024-01-07 21
点击阅读全文

舒颜陆子辰 是一本更加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陆子辰舒颜,这本书辞藻华美,文采斐然,陆子辰舒颜的内容简洁的语言是:舒颜噗嗤一声笑了出去,她四顾周遭,眼里带着荒谬:“所以我舒小姐,是还想让就在这里当着所有人的面脱衣服吗?”“迟来的道歉有什么用?”她冷冷地启唇,看他的视线那像是看一团让她相当厌恨的垃圾。“陆子辰,你记住!我永远都是都不可能原谅吧你。”撂出这话,她伸手打开车门锁,迅速从车上逃回。而身后地陆子辰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她身上,从来不曾移开半晌。

《舒颜陆子辰》十分精彩章节你好,秦先生

舒颜噗哧笑了出去,她环顾周遭,眼里带着荒谬可笑:“因此舒小姐,是还想让我不在这里面驳所有人的面脱衣服吗?”

“迟来的道歉有什么用?”她冷声启唇,看他的视线那像是看一团让她极其鄙夷的垃圾。

“陆子辰,你记得一点!我永远不会都不可能原谅他你。”

丢下一句这话,她探手解开车门锁,迅速地从车上逃出。

而在他身后陆子辰的目光一直都落在她身上,不曾移开视线片刻。

眼里的痛意明显,可一下子,又被斩钉截铁的狠意覆盖。

不原谅他…可她说她永远都是不可能原谅她他!就算是他这般卑微的存在求她,她再也不能不不愿意施舍他一点过往的爱意……

就得恨他吧,总比她回避他要好!

陆子辰神色冷冽,又看了看她消失不见在视野范围内。

车身急驰而过,再无踪影。

……

舒颜晋入霍家。

老爷子在,厅内只有一霍盛华一个人地坐茶桌前沏饮酒。

见她从里面出来,他抬眼轻瞥她一眼,长了皱纹的脸上扬着一抹冷哼:“我命大的女儿,很久不见了。”

脸上的厌恶的确,丝毫没有要装一装的意思。

舒颜定定身旁站定,眼色在一瞬冷过来,直入正题斥问:“会不会你做的?”

霍盛华给她也沏了一杯茶,接着自己端起一杯,吹了吹热气轻抿一口。

他笑盈盈的,当然不那面回答:“霍家一直以来,可从未是没有女人掌权的道理,霍瑶,是我不该就是你的东西,你你不该拿。”

话语间带了警告。

舒颜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他:“连自己的亲生子女儿都能下死手,你会有报应的!”

“这并非没死成嘛,”霍盛华依旧是眯缝着眼睛笑,看向她话里有话,“那次不是什么认错了人嘛,死的是那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舒颜,实在只不过了!”

这副卑鄙无耻不将人命当回事的模样几乎叫人恨得牙浑身痒痒!

胸腔怒火急冲脑海。

到了最后还是生生被舒颜忍过来,她冷声盯着着这位霍瑶的亲生孩子父亲。

如果不是说之前而且他和霍瑶的血缘关系,她还极大顾虑,但现在,她只想将那个人渣彻底推入地狱!

舒颜俯下身将他沏给她的那杯茶,以祭奠亡灵亡者的姿态,将其坐倒。

“等着瞧,看看不知道就是你命长应该我命长!”

她算是和霍盛华撕破了脸皮,宣布对上。

结束后半个月。

舒颜在霍氏内部猛的彻底整顿霍盛华去相关势力。

力道之大声叫那些几家看着远处生骇。

但奇怪的的是,霍盛华却没有完全没有动作,任她另外,叫人猜不透。

舒颜清楚他手段之狡猾奸诈,并未松懈下来,估算他到底有何手段。

直到此时她突然收到消息陆子辰的――

“霍小姐,你父亲进来想找我联合,你知道,我到底该不该同意下来呢?”

他对她的称呼怪异又可以恢复成了霍小姐,言谈间带着兴奋显然的阴冷。

舒颜脸色猛地一沉,可比霍盛华去找陆氏,她更琢磨不透陆子辰葫芦里卖的什么好药!

她没工夫跟他绕弯弯,窜入正题:“你什么意思?”

“跟我结婚,我可以不用林项西帮你做你想做的事。”

第33章

舒颜呼吸一滞,心惊胆颤,紧皱拧起:“你又在开什么呢玩笑?我听的懂。”

“我并没有什么开玩笑,舒颜,我是可以给你一天的考虑时间。”陆子辰的声音有点冷。

这一次,他喊的名字是舒颜。

舒颜心跟着走一提,过了半晌,她冷着脸回绝。

“不必确定,我想我有必要告诫你一句,我现在是林项西的女朋友,就算他现在昏迷不醒,我也只认他一个!你今天的话,我就当没隐隐约约听到,当然了霍盛华找你结成联盟的事,陆总无法做出决定即可,与我无关。”

话落,那头沉默过去,即便陆子辰不回话,舒颜也能感应到他无形中透进来的冷意。

没给陆子辰再多言的机会,舒颜先一步结束通话了。

结束了完工作,舒颜匆匆忙忙赶去医院。

这几天她基本都那就是家公司和医院三点一线在走来走去。

医生在经检查后说下,如果没有林项西的情况好的话,可以不在今日内醒来时。

林项西的挣扎求生意志十分强烈地,这对重症病人是很不重要的。

这那绝对是是连日来听得的好是消息。

舒颜跟林家父母高悬的心也慢慢的落下。

他们守到半夜时,病床上的青年有了反应,一愣眼动,再是手指……

“伯母!项西醒了!”舒颜第一时间注意到,欣慰按响呼叫铃。

林母则激动的地奔往外面大声呼喊――

“医生!医生!他醒了!”

舒颜匆忙之间俯身,泪水汹涌澎湃眼眶,“林项西!林项西你能听见吗?”

病床上的人渐渐地睁开眼了双眼,心电图跳动地强烈地。

看见舒颜的第一眼,林项西眸子瞪大了一圈,心电图上的线更加高涨,他情绪都有点激动,似乎想跟她做了个手势什么。

“别激动的,平静!”舒颜急忙首先按住他,“你放心,我暂时没什么大事!”

隐约听见说得,林项西的情绪缓了缓过去,静静看着她。

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来,可她却从他的眼神里看不出来他的意思。

舒颜朝他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我们承诺好的,一定只会他们能得到该很多报应,既然他们来了,我应该不会退怯,我早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我不会怕的!”

林项西眉头皱过来,动了动根本无法大嘴一张,可他此刻的情况睁开眼早就是极限,完全没有说不出话来一句话来。

“你不担心,我一个人也能去处理得很好,”舒颜安抚他,“你现在老老实实好好休养,早日准备出院,别的用不着多想。”

林项西不安看过去的眉头不曾舒展地。

林母这时早就跟着医生走了从里面出来,舒颜自动启动退离,没再跟他多说。

去确认林项西安然无恙,舒颜心里结果的石头也落了过去。

也没顾虑,她就能放心全面处理其它事了。

接连几日舒颜忙得脚打后脑勺,也就继续去医院了,要知道林项西有林家照顾好,怎莫都肯定不会差。

刚拿到霍氏的最高权,她总要提出些实事来的。

唯一让她感到不安的是那天接到的那通神秘,可是很可能是诈骗,但究竟怎的,她的心里不管怎样是有点惴惴。

直到这天,她的办公室大门却被许久未应邀前来的霍盛华潜进。

他身后除开带了霍家那几位外,还领着几名股份占据地大变故的董事!

甚至连就不敢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都被他推跑来。

见这场面,看样子是要搞事!

第34章

舒颜站转过身子来,抬眼看向他。

还未出声,却听霍盛华出去第一句话那是指着办公桌前的舒颜――

“把公章给我交出!”

舒颜很冷静回视:“我怎莫真不知道父亲您有大白天喝洒的习惯?今天这么兴师动众,想不到是来喝多酒的。”

当着所有人不少人的面,她是一点面子都也没给霍盛华。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