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时宁靳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番外_(时宁靳宴)全文全本阅读目录

小宇 2024-02-28 05:53:05 18
小宇 2024-02-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时宁靳宴 》完结版精彩阅读,是大神作者时宁写的一本爆款小说,这里边的主要角色是时宁靳宴。这本书的作者层次分明,字字珠玑,备受大家喜爱。小说章节内容分享:  等到靳宴挂了电话,眼神看向她。  她愣生生问:“要找纸记下来吗?”  靳宴觉得好笑。  她掌心不过是几个速记符号,有什么可记的。  不过……  也算可爱。  “去洗手。”他说。  时宁松了口气,收了手。  她没回卧室,用了外间的洗手间。  再出门时,靳宴正信手给窗台上一盆盆栽浇水。

封面

《独家偏爱:靳教授请轻轻吻》精彩章节试读

等到靳宴挂了电话,眼神看向她。

她愣生生问:“要找纸记下来吗?”

靳宴觉得好笑。

她掌心不过是几个速记符号,有什么可记的。

不过……

也算可爱。

“去洗手。”他说。

时宁松了口气,收了手。

她没回卧室,用了外间的洗手间。

再出门时,靳宴正信手给窗台上一盆盆栽浇水。

他今天没戴眼镜,白色衬衫却和上次一样得体,袖口小小的扣子,在光线下折射着微光。看着背影,不像是商人,更像是矜贵从容的大学教授。

放下水杯,他看向时宁,眸色中的疏离敛去两分。

视线落在她手上,他淡淡开口:“洗干净了?”

第19章

他的目光太具有引导力,时宁在他面前,没法有任何隐藏。

她乖乖地伸出了手,给他展示了一下。

字迹没了,淡淡的颜色却在。

她温声道:“明天早上可能就没了。”

靳宴不语,他迈步到了茶几边,俯身从药箱里拿出一盒酒精棉。

时宁听到他说:“过来。”

凉丝丝的酒精棉贴上掌心,一圈圈打转、按压。

靳宴身上淡淡的气息又将她包裹了。

时宁心跳加快,克制着收手的冲动,壮着胆子瞄了他一眼。

不巧,靳宴刚好抬眸。

被他抓了个正着,她耳后发热,快速低了头。

幸好,他收了手,将酒精棉连带一次性的镊子都丢进了垃圾桶。

时宁低头一看。

果然,掌心基本干净了。

“原来酒精还可以这么用吗?”她轻声喃喃。

靳宴没答她。

时宁看了眼时间,已经很晚了,他大概得走了。

忽然,靳宴看了她一眼,“你睡着时,手机一直在震动。”

时宁点了下头,面不改色道:“是骚扰短信,刚才拉黑了。”

她说完,靳宴看着她的眸色中,升起一丝兴味。

时宁心想,他一定知道,那是周治学发来的。

莫名其妙的提醒,让她想起那天在酒店,他忽然过来帮她擦药。

也是这样,犹如忽然将一滴水滴入油锅,锅内登时炸开。

果然,男人问她:“外婆的手术费拿到了?”

时宁看着他,摇头。

“那怎么办?”

他明知故问。

时宁的一只手不自觉背到了身后,轻轻扯着病号服的边沿,面色窘迫。

她是想跟他借钱,发生了刘总这件事,周治学未必还会打钱过来,她不能让外婆的手术有任何风险,必须有个保障在。

可……

她眸色颤动,看着男人平静无波的面容。

许久后,她才开口:“我可以跟您借一笔钱吗?”

意料之中的事,靳宴脸上更是没什么反应。

他拿出了烟盒,走去了窗边。

打火机发出开合的声音,他指间火星凉气,薄雾升腾。

“想要多少?”

“……四十万。”

四十万。

是什么呢。

不过是他一对袖扣的钱。

靳宴吸了口烟,眸色弥深,淡淡道:“不是小数目啊。”

时宁心头一紧,又听他说:“而且,我没有借钱给别人的习惯。”

顶上空调呼呼的吹,凉意直往人心口里钻。

时宁深呼吸,憋了半天,低声道:“您之前答应要帮我的……”

靳宴看了她一眼,口吻寻常,“什么时候?”

时宁顿住。

她就这么看着他,神色倔强,却掩盖不住眼底的委屈。

他明明答应的。

在酒店。

哄她做那事的时候。

她心口憋得难受,见他表情一成不变,顿时泄了气,垂眸道:“您要是想赖帐,我也没有办法。”

呵。

靳宴嘴角忽然就提了一下。

他将烟头按灭在了烟灰缸里,往她面前走去。

淡淡烟草味袭来,时宁皱了皱眉,却没后退。

靳宴看着她,眼底泛着微红,明明一副被欺负狠了的样子,却紧紧抿着唇瓣,撑着那点可怜又有趣的自尊。活像是被逼到墙角的小兽,呜呜咽咽,又不想收起爪牙。

他想,周治学欺负她的时候,必定十分享受。

“那天回去之后,是怎么在心里骂我的?”他忽然开口。

第20章

时宁默然。

骂了好多,记不清了。

她低着头,轻声撒谎:“没有骂。”

“没骂?”

“嗯……”靳宴点头,口吻半带戏谑,“那你倒是好欺负。”

早在第一次的荒唐相遇时,时宁就知道,靳宴的本来面目一点也不君子。这两次相处下来,她愈发这么觉得。

他很喜欢戏弄人。

把她逗得面色红润,靳宴有了稍许良心,问:“四十万,借给你,打算怎么还我?”

时宁心里燃起希望,抬头看他,“我给您打借条。”

很天真很幼稚的话。

他难道怕得是她不还?

他淡淡道:“跟银行借钱也是有利息的。”

时宁明白过来,定定地看着他。

她不觉得,他差她那点利息钱。

视线相交,他神色淡定,似乎没有一点暗示的意思。

可时宁就是想起了那些旖旎画面,他要她怎么还,像在酒店里那样吗?

面上温度不自觉攀升,就算上次有勾、引他的胆子,如今也没那个脸皮了。

她心里有事,加上刚刚打完点滴,头还有些眩晕,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试图拉开距离,便没注意脚后有东西。

眼前一转,人却又往前被拽了几步过去。

她堪堪定住身体,半个人也已经在他怀里。

耳鸣声消失,她听到他说:“这就是利息?”

什么?

时宁靳宴的精彩内容分享,了解更多热门小说,就上本网站。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