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贺飏梁依(我爱你半生荒凉)完整全文在线看_我爱你半生荒凉小说全部章节目录阅读(贺飏梁依)

2023-12-10 10:27:12 11
2023-12-10 11
点击阅读全文

《我爱你半生荒凉》 小说介绍

贺飏蓦地一喜,生怕她会改变主意,他急声道:“我们这就出发,我已经让私人飞机等着了。”“贺飏,我需要收拾一下东西,还需要交代一下这里的事。这是我和韩墨的家,离开之前,我需要安排好。”贺飏脸色一僵,因为那句「我和韩墨的家」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贺飏梁依(我爱你半生荒凉)完整全文在线看_我爱你半生荒凉小说全部章节目录阅读(贺飏梁依)

《我爱你半生荒凉》 第19章 免费试读

  第二天,梁依食欲不振,除了喝了一杯热牛奶,其他就什么都吃不下。
  韩墨看着心疼,正想哄着她再吃点东西,房间里却忽然多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依依。”贺飏声音沙哑,他似乎也睡得并不好,眼下有些青黑,像是熬了夜。
  梁依躲开韩墨送到嘴边的鸡蛋,摇头央求说:“真的吃不下了,放下待会再吃好不好?”
  “梁依!”韩墨板起脸,“你这样下去,胃会越来越小。没有足够的营养,你拿什么抵抗病痛?”
  “乖,你不爱吃蛋清,那我们就只吃蛋黄,来张嘴。”
  韩墨将蛋清吃掉,又将蛋黄重新凑到她嘴边,极有耐性的等着她张嘴。
  梁依抿了抿嘴唇,知道韩墨是为了她好……所以就算再没胃口,也只能硬着头皮把蛋黄吃了。
  这期间贺飏就一直在旁边看着,心里充满酸楚和心疼。
  他等梁依吃完饭被韩墨推到客厅,才坐在沙发上,看着她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梁依嗓音淡漠,其实心里很清楚他为什么会这副样子。
  他对她充满内疚想要补偿,却又放不下韩爽和她肚子里的孩子。
  贺飏抿了抿唇才艰涩的说:“依依,跟我回去吧。我们回海城,重新开始。”
  “呵……”梁依嘲讽的冷笑,却没有再说别的。
  贺飏皱眉:“依依,我知道你恨我,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跟我回去,我想照顾你。”
  “可怜我?”梁依冷笑:“因为我变成了一个残废,所以你心里过意不去,想要负责照顾起我的责任?”
  “可是贺飏,我需要吗?我现在很好,虽然残废到甚至连洗手间都去不了,可我不需要别人可怜。”
  贺飏蹙了蹙眉,“我不是因为可怜你,是因为你是我的妻子。”
  “离婚协议我已经签字了,你可以把手续办了,以你的能力,不需要我出现,一样可以。”
  “依依,别跟我怄气好不好?给我一个照顾你的机会。”贺飏语气微沉。
  梁依嘲讽一笑,“那韩爽呢?想让我回去就先把韩爽肚子里的孩子处理掉。”
  “你应该知道我的个性,我眼里揉不得沙子,当初知道韩爽怀了你的孩子,我就杀了她的孩子。”
  “哦对,就是我跳楼的那一天,你还记得吗?”
  她故意把自己说得很坏,听得贺飏心口泛堵,当年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是韩爽先跟她说了什么!
  “依依,韩爽那里……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你给我点时间好吗?”
  “你先跟我回去,爷爷现在身体很不好,他想见你。”
  提到贺爷爷,梁依的心口狠狠的颤了颤,因为这些年她也时常会想到贺爷爷。
  自从爷爷死了之后,贺爷爷就把她当做亲孙女,每每贺飏让她难受,他都会为她出气。
  她既然决定报仇,那就一定会选择跟他回海城,刚才那些话不过是为了让一切更自然。
  梁依沉默了片刻,有些沙哑的说:“好,我跟你回去,但只是为了看看爷爷。”
  贺飏蓦地一喜,生怕她会改变主意,他急声道:“我们这就出发,我已经让私人飞机等着了。”
  “贺飏,我需要收拾一下东西,还需要交代一下这里的事。这是我和韩墨的家,离开之前,我需要安排好。”
  贺飏脸色一僵,因为那句「我和韩墨的家」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心。
  “好,那我明天再来接你,依依。”
  贺飏走了以后后,韩墨才从厨房出来,皱眉问:“依依,你真的想清楚了,要跟他回去?!”
  梁依点头,“跟他回去是我报仇的第一步,我要让他看到韩爽的恶毒,让他活在害死两个孩子的愧疚中。”
  “依依,你真的有把我可以报仇?你难道不怕自己再次深陷其中而下不去?”
  “韩墨,我不会杀人,不论是韩爽还是贺飏,我都不会杀他们。因为比起死,我更希望他们痛苦的活着!”
  韩墨震惊的看着她,因为这听似平静的两句话里却透着深深的决然。
  “那这里……你还会回来吗?”
  梁依浅浅的笑了,她不舍的环顾周围,然后轻声说:“兑出去吧,以后我可能都不会回来了。”
  “你打算跟他耗一辈子?!”韩墨扬高音调?
  梁依苦笑,“一辈子对我来说太奢侈了,你知道,我活不到那么久的。”
  韩墨心口一疼,他猛的将她拥在怀里,哑着嗓音斥责:“依依,你不能这么想,你必须为了我坚持下去。”
  “我喜欢你那么多年,你怎么忍心扔下我一个人?”
  “好,我会努力。”梁依笑着答应,但心中却充满了苦涩。
  梁依其实没什么东西好收拾的,要带的也不过是一些她平时要吃的药。
  五年前的那一摔,虽然没要她的命却让她生不如死,她全身的脏器都出了问题,必须吃药。
  上午十点左右,梁依和贺飏还有韩爽坐上私人飞机,一路飞行辗转,到家的时候都已经第二天早上八点。
  梁依在飞机上一直是躺着的,从民宿到飞机场以及回来这一路上都是贺飏抱着的。
  贺飏抱着她进门,韩爽则跟在后面,梁依没有拒绝,因为她想看到韩爽失控的样子。
  “太……太太?!”
  听到吴婶的尖叫声,梁依才把定在韩爽脸上的视线转回来。
  吴婶看到她完全吓坏了,老脸上没有半点血色,身子一踉跄就摔到了地上。
  看到吴婶,梁依也心口一紧,她忘不掉在被吴婶推下十楼的瞬间她有多震惊。
  吴婶是贺飏从老宅调来的人,在贺家三十年,是贺飏曾经最信任的人。
  她也一直对吴婶很信任,却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人会对她起了杀心。
  这件事她一定会查清楚,为她自己和死去的孩子讨一个公道。
  梁依镇定心神,忽然泪眼婆娑的哭道:“吴婶,我回来了,我好想你。”
  吴婶浑身冰冷的坐在地上,完全忘了该怎么反应。
  一旁的贺飏沉声道:“吴婶,先让一下,依依很累。”
  吴婶这才赶紧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让开身子,眼睛却依旧不可思议的看着梁依。
  贺飏温声问:“依依,累不累,要不要先去休息。”
  “好。”
  贺飏抱着梁依上楼,吴婶立刻紧张的走到韩爽跟前,急声问:“大少奶奶,她还活着,她竟然还活着?!”
  “如果她知道是我推了她,那二少爷一定不会放过我的,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