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最新章节

2023-12-07 08:12:08 18
2023-12-07 18
点击阅读全文

《我爱你半生荒凉》 小说介绍

见他像这样失控的发怒,他像一堵墙一样,挡在贺飏和梁依之间。以前是他不够坚定,没能保护好梁依,可现在他不会了,他已经孤注一掷!贺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更不知道什么出去的,只知道等他意识回归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雪地上。...

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我爱你半生荒凉(贺飏梁依)最新章节

《我爱你半生荒凉》 第16章 免费试读

  梁依重重点头,尽管气息是平稳了,可她依旧紧紧的抱着韩墨,内心仍旧充满了恐惧。
  当她的视线对上贺飏满是痛苦的双眸,不由瞳孔猛的缩了缩,随即眼泪瞬间涌出来。
  她心好疼,不只心脏,好像全身的每一寸都被人用刀子扎过,尖锐的疼。
  贺飏也感觉了梁依对他的恐惧,这让他心如刀割,心脏像是被人撕裂了一样的疼。
  以前梁依会黏着他,不管他脸色多冷,说话多尖锐,她都只会没心没肺的笑。
  后来她的笑容渐渐少了,眼里总是盛满了苦涩,时常满是期待的看着他,很快就又黯然的垂下眼睑,什么都不说。
  现在,她看到他只有恐惧,仿佛他是可怕的凶神恶煞。
  贺飏看着梁依良久才艰涩的开口:“她……依依怎么了?”
  “她、怎、么、了?!”
  韩墨一字一顿,牙缝里挤出的每一个字都带着冲天的怒火与仇恨。
  他一步一步的逼近贺飏,咬牙切齿的质问:“你竟然还有脸问她怎么了?!”
  “五年前她被人推下楼,没了孩子,失去了双腿,差点连这条命没了!”
  “这几年她每天晚上都噩梦连连,哭得撕心裂肺,你知道她在哭喊什么吗?”
  “她在喊,在哀求,说的只有一句话,她说「贺飏,求求你,不要杀死我们的孩子」!”
  “你就是他的噩梦,每每想到你,她就会浑身发抖,呼吸困难,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她已经有半年多没再做噩梦了,她原本可以慢慢忘记那一切痛苦……可你为什么要来这,为什么要让她再次想起你?!”
  韩墨的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深深的扎进贺飏的心口,尖锐的痛瞬间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骇。
  他沉痛的看着梁依,嘴唇上下颤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他真的没想过事情会是这样,他以为五年前她是自己跳下楼,并不知道竟然是有人推了她!
  她坠楼以后,他疯了似的冲到楼下,看着她倒在血泊中,整颗心都像被人挖走了一样。
  “救人啊!快来人救她……”他失控的哭吼,双眼腥红,周围的人都以为他要杀人。
  后来她被推进手术室,他慌乱无措的想要跟进去却被韩墨一拳打在头上,竟然昏了过去。
  等他醒过来,梁依已经人间蒸发,韩爽说梁依死了,被韩墨安葬了。
  贺飏找了梁依整整五年,几乎马不停蹄,所有人都告诉他,梁依已经死了,可是他不信。
  梁依那么爱他,爱他胜过一切,她怎么会死呢?!
  如今他亲眼看到她,梁依果然还活着,只是已经……
  贺飏窒息一样,他看着梁依,竟然被泪水模糊了视线。
  “依依……”“别叫她!”
  韩墨怒声打断他,咬牙道:“你不配叫她依依!”
  “贺飏,你如果还有一点心,还有一点点良知,就请你马上离开这里,不要再来打扰依依。”
  “我不……”“滚!”
  韩墨一向斯文,极少
  见他像这样失控的发怒,他像一堵墙一样,挡在贺飏和梁依之间。
  以前是他不够坚定,没能保护好梁依,可现在他不会了,他已经孤注一掷!
  贺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去的,更不知道什么出去的,只知道等他意识回归的时候,他就已经站在了雪地上。
  他身上堆满了积雪,浑身已经僵硬,似乎血液也都被冻结了。
  贺飏双眼重新有了焦距,玻璃窗里透出梁依的身影,她也正在看着他。
  梁依收回视线,转头看向韩墨,轻声说:“让他走吧,他已经站了一天一夜了。”
  韩墨却不动,沉声说:“昨天就已经劝过他了,他喜欢站就让他站下去,我倒要看看他还能站多久。”
  梁依蹙蹙眉,却抿紧嘴唇没有说话。
  她不该心疼,也不会再为他心疼,他亲手杀了她两个孩子,他是凶手!
  梁依不再看向贺飏,翻起之前看的书,却一眼都没看进去。
  贺飏忽然觉得眼前的梁依好像越来越远,她的脸也越来越模糊,他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抓住她。
  然而他的手冻僵了,根本动不了,他的腿也像是被定在原地。
  贺飏用力的想要挪动一步,却忽然眼前一黑,「碰」的一声倒在地上。
  梁依倏然瞠大眼睛,急声喊道:“韩墨,他昏倒了!”
  “别急。”韩墨安慰的在她肩上拍了拍,之后走到外面把贺飏抗了进去。
  “他怎么了?是不是冻死了?!”
  韩墨把贺飏扔
  到沙发上,检查了一下才不是好气的说:“是发烧了,不过不至于冻死。”
  虽然不愿意理睬这个男人,可韩墨毕竟曾是个医生,医者父母心,就算是仇人,他也不能看着对方死。
  韩墨给贺飏做了救治,眼看时间到中午,他到厨房准备午饭。
  房间里只剩下梁依和贺飏两个人,她坐在轮椅上,目光复杂的看着他。
  对贺飏,她恨吗?
  恨,恨入骨血,可看到曾经坚不可摧的男人这样躺在那,她心里说不出的苦楚。
  想想她跟贺飏,从懵懂少年,到如今,纠缠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又缕皱绕到了一起。
  只是,老天这样安排他们见面又是为什么呢?
  许久许久,一声电话铃声才打断梁依的思绪,她凑到跟前,从贺飏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韩爽……
  看到这个名字,梁依瞳孔骤缩,她蓦地想起五年前,韩爽那诡谲的笑容。
  梁依眸光一凛,按下了接听键。
  “阿飏,你在哪,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呢?我好担心你。”
  韩爽的声音一如从前那样温柔,可梁依脑中浮现的却是一张狰狞无比的脸。
  “阿飏在睡觉。”梁依也柔声说。
  电话那边顿了下,随即传来女人尖锐的叫喊:“你是梁依?!”
  梁依勾起唇角,“是我。韩爽,好久不见。”
  “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没死?!你为什么没死?!你拿着阿飏的手机,是跟他在一起?!”
  “你还不算笨,他现在正躺在我的床上,一丝不挂,想看看吗?”
  “啊……你这个贱人,我要把你……”
  不等韩爽骂完,梁依就直接挂了电话,她现在听不得这样的犬吠。
  她正要把手机放回去,一抬头就见韩墨眼神复杂的看着她,她当即心口一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