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美文故事 >> 浏览内容

季匪陆岑溪(陆岑溪季匪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匪陆岑溪)陆岑溪季匪小说最新章节(陆岑溪季匪小说)

2023-12-10 11:03:27 19
2023-12-10 19
点击阅读全文

《陆岑溪季匪》 小说介绍

“嗯,你理解就好,你先回去吧!”。季匪低了低头,“义父好好休息。”…今天阳光很好,晴空万里无云,温度也刚刚好,不冷不热。陆岑溪吃着吴妈喂来的山药排骨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这个味道让她有些怀念。...

季匪陆岑溪(陆岑溪季匪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匪陆岑溪)陆岑溪季匪小说最新章节(陆岑溪季匪小说)

《陆岑溪季匪》 第19章 免费试读

陆岑溪吃了两颗止疼药,终于睡了下去。
谁知到了半夜凌晨三点,陆岑溪额头上冒出了密密的冷汗,就连呼吸都要喘不过气来。
床上的人发出难受的底咛声,季匪放下手上的笔记本,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与脸颊,“体温降下了不少,看来是已经退烧了。”
正巧端水来的吴妈,走进来到了这幕:“战少爷,还是让我来照顾吧!你明天还要上班,别累着了。”
战少爷到底还是过来了,她知道战少爷对诗涵虽然没有男女之情,但是打心里将诗涵当做视为妹妹,战少爷对诗涵还是不错的。
“没事。止疼药吃了吗?”
吴妈:“吃了,十点吃的。”
“这药不能多吃。”季匪将脸盆的毛巾挤干,擦了擦她脸上的冷汗,“吴妈你去休息吧!我今天请了半天假。”
吴妈看了看床上的人,又看了看季匪,“那…那好…”
“不要…”只听床上的人声音很虚弱,沙哑,“我要吴妈…吴妈不要走…”
其实陆岑溪已经清醒了好一会儿,只是她听到了季匪的声音,不想醒来,更不想面对他。
吴妈赶紧上前,心疼的握住了她的手:“好…我不走,吴妈不走啊!”
“战少爷,诗涵离不开我,你看还是我来守吧。”
“好,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及时叫我。”
“好的,战少爷。”
季匪转身时,脸色恢复了以往的冷漠,病房门轻声被关上。
陆岑溪缓缓睁开眼睛,看着他的身影在门缝中消失,陆岑溪才弱弱地轻声说:“吴妈,你也去休息吧!我没事。”
“是不是又被疼醒了?”吴妈擦了擦眼角的泪,目光中都是心疼。
“没有,我好多了。”
“诗涵你是真的不喜欢战少爷了?”
陆岑溪视线看向头上的白色天花板,“是啊!不喜欢了,教训一次就够了!而且战大哥的心也不在我身上,强迫他只会让他更加厌烦。”
她跟季匪结婚的那些年,不管是他应酬喝醉,还是晚上睡梦中,无意间的一句话,全都是有关于白玉书的一切。
结婚八年,季匪除了把他当做一个发泄的工具之外,心里从未有过她的位置。
“所以…我觉得做妹妹也挺好的。再说…爸爸也不喜欢我跟战大哥在一起。”
“既然这样,还不如放手,成全他跟玉书姐姐,现在我只想完成自己的学业,考一所好的大学,我现在也不小了,不能什么事都能依靠家里。”
陆岑溪的话让吴妈既吃惊又感慨,看来诗涵真的是已经长大了。
“什么依不依靠的,你现在还小,不用急着长大,在吴妈眼里,诗涵永远都是小孩子。”
听着吴妈的话,陆岑溪疲倦的闭上眼,等她彻底脱离洛家,一定要把吴妈一起带走。
病房外,搭在门把手上的门锁,慢慢放了下来…
季匪笔记本还在病房里忘了拿,回身的时候,无意中听到了这些话,阴鸷的眸光下,闪过一道凛冽的光。
收回手,转身离开了病房门口。
门口那道影子已经离开,陆岑溪浅浅地收回目光。
季匪…你都听到了吗?
我真的,真的…已经决定放弃你。
我不爱你了,季匪!
熬过疼痛,陆岑溪快天亮的时候才睡着。
这一夜无梦,睡得很安稳。

洛海生回到帝都,飞机落地是中午十二点。
身后跟着几名黑衣保镖。
南苑别墅
洛家书房中,沉浸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中年男人烧了三三炷香,虔诚的放在额头上,拜了三拜,随后又插在香炉上。
“对不起,义父,都是我没有照顾好诗涵,疏忽了诗涵在学校的处境。”
陆岑溪嚣张跋扈,目中无人,从来没有吃过亏,现在发生的事,季匪早就料到了。
洛海生上完香,转过身来。
“诗涵到底是怎么受伤的?都查清楚了吗?”
刚落地,洛海生就赶了回来,身上衣服也没来得及换。
身材有些臃肿,看着笨拙,手腕上戴着一串金刚菩提,眉目肃然,带着几分威压。
洛海生年轻时做了不少底下的勾当,外表却不是凶神恶煞的恐怖,让人一眼害怕,面无表情时,会给人温和,慈祥的假象,而他的手段,没有人不忌惮。
也许是早些年杀戮太多,为了减轻罪孽,洛海生在书房中拱了一尊佛像,每年也为寺庙捐了不少钱。
“查清楚了,不过江家的人也在调查这件事,而且…就在昨天,我正准备让人动手时,江家的人已经提前一步,将欺负诗涵的人带走了。”
“江家?”洛海生眯了眯眸。
“是。”
江家,除了帝都的江家还有哪个江家!
帝都市四大世家之首,掌握着帝都的商业经济命脉,是真正的豪门贵族,上流社会,洛家与他们相比不过就是踩在脚下的垫脚石。
“诗涵何时跟江家的人有来往?那个江野?”
“不,似乎是另外一个人,诗涵受伤,我也怀疑是江野命人下的手,江野不可能为诗涵出头。”
江野是江家从外带回来的私生子,在他进江家之前之前,跟洛家确实有些纠葛。
诗涵会出事,除了江野,也没别人。
到底是让他们安稳太久了。
忘了,那些安稳是谁换来的,再怎么说,陆岑溪是他洛海生的女儿,敢动他的人,就是在打他的脸。
“你确定江家有人在帮诗涵?”
季匪点头,“是。”
洛海生沉思了会,眉头不减:“既然有人出面,那就不管了。那个江野不过是老子曾经养的一条狗,就凭他也敢猖狂,你让人去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别露出马脚。”
季匪眼底晦暗,微微颔首,“是,义父!”
“诗涵那边怎么样了?”
“暂时并无大碍。”
“我在新加坡带了些礼物,到时候你给她带过去。她的脾气随我,太烈,你这个当哥哥的也包容些。”
“我对诗涵自然像亲生妹妹一样对待,小女孩脾气,谁都有的。”语气温和,但是眼底却是一片漠然。
“嗯,你理解就好,你先回去吧!”。
季匪低了低头,“义父好好休息。”

今天阳光很好,晴空万里无云,温度也刚刚好,不冷不热。
陆岑溪吃着吴妈喂来的山药排骨粥,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这个味道让她有些怀念。
现在已经是第五天,身上的几处伤口已经愈合结痂,就是有点痒,让她忍不住有些想要去挠。
“诗涵,刚刚给你送花过来的人是?”
陆岑溪侧头看着床头边的玫瑰花,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一位朋友托送来的,他有些不方便出门,不过他能让人送花来看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十九朵玫瑰花中间,夹杂着一张卡片。
希望你早点出院,很期待,再次跟你相见
裕树
十九代表着是她的幸运数字。
“等你出院,记得邀请他来家里玩,吴妈给你们做一大桌子好吃的!”
“我会的!等我出院,我一定会去见他。”
原本说好的,要见面,谁知道她受了伤,见面时间就推迟了。
陆岑溪从来没见江裕树,平常他们聊天几乎都是隔着窗户,要么就是在手机上。
她也很期待,他们见面那天。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