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阮静故止年(阮静故止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阮静故止年(阮静故止年)全文阅读(阮静故止年)

2023-11-28 17:31:18 20
2023-11-28 20
点击阅读全文

癌的保守用药,一般是用来治疗骨癌发作时止痛的,你怎么会有这个?”

故止年的眸色又沉了几分,紧接着将病历单全部的发过去。

再度得到医生朋友的确认后。

他的心也霎时仿若掉入冰窟,第一次从心底感受到寒意升起。

故止年的声音嘶哑几分,将药瓶里的药物倒出来。

最后问了一句:“你能看得出,她的药是吃到什么时候吗?”

这回那边停了一会儿。

然后告诉他:“没吃多久,好像是最后一次病历单开药时间后的一个月之内吧,就停药了。”

“好,谢谢。”

故止年没有再多说什么。

目光紧锁在病历单的开药时间。

按时间推算,那个时候似乎正是她发现怀孕的时候。

故止年靠在墙壁上,眼底透着浓切的不解。

为什么……

她既然能够为了他们的孩子停掉抗抑郁药,甚至停掉抗癌药,也曾经一度跟他表示过想要这个孩子的决心。

可是在如今,她又为什么能够轻易说出放弃孩子的那句话?

故止年发现,自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阮静。

他收好所有的东西,起身离开。

路过客厅时,他的脚步停了一瞬,但最终还是头也不回离开。

一夜无眠。

天光大亮的时候,故止年驱车直接去了医院。

隔着病房门,他远远看着仍在熟睡的安凝。

当知道她只剩不到三个月的时间时,他心里那些对她的恨意和不爽仿若在顷刻间烟消云散。

他的心会揪起般抽痛,他会想和她回到那三年间的相处模式。

他甚至想要冲进去跟她说,他不在意她把他当替身……

但这些想法转瞬即逝。

来到病房前,看见她那张脸时,他发现他还是怨她的。

一门之隔。

安凝悄然转醒,抬起眼便正好对上门口那双漆黑的眸子。

他看起来在门口站了很久很久,有那么一刻,她几乎都要忘了他的混蛋性子。

两人就这么静静无声对视着。

而后,是故止年先反应过来。

他伸手推开门走进来。

“你怎么会过来?婚礼的事不是说等我出院后再说吗?”先公事公办开口的人,却是安凝。

故止年没有吭声,径直在她病床前的位置上坐下。

安凝撑起身子,眉头轻蹙。

故止年好像不太对劲。

就在她打量他之时,故止年轻声开了口——

“你骨癌晚期的事情,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

第35章

刹那间。

仿若五雷轰顶,安凝怔住。

她深吸一口气,沉声开口:“这跟你并没有关系。”

“没关系?我马上要成为你的丈夫,你告诉我你得绝症跟我没有关系?”故止年轻声笑了出来,他深深凝视着病床上的人。

安凝却是眉头再度皱起,她平静地望着面前的人,思考顷刻,突然仿佛明白过来什么,眉头舒展开来,缓声告知:“如果你是担心我的死会影响到你,那我可以不跟你领证,等我死后,你可以……”

“你觉得在跟你说这个问题吗?在你心里我会是在意这种外界东西吗?”故止年不屑地冷笑出声,眼里隐隐冒出怒火来。

然而安凝却恍若未闻,她似乎是有些不太理解,抬眼看他:“那你是想跟我说什么?”

故止年怔住。

她的问题反而问到了他。

他想跟她说什么呢?

甚至他自己都还没有想明白这股想法,身体已经先脑子一步做出了决定。

在他的心底深处有个强烈的想法迫使他过来找她,让他必须多看她几眼,想将她带在身边。

不然……他一定会后悔。

心底的那个想法这样告诉他。

他沉默许久,最后只说:“你的病,还能治吗?我可以帮你去请国外找顶尖的医疗专家。”

病房内在他这话过后陷入一片寂静当中。

安凝愣了一下。

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她看向故止年,想从他的神情中找到丝毫关于内心想法的情况。

然而她没能找到,没能看见故止年问这话时一丝一毫的其他隐晦情绪。

沉默片刻,安凝摇摇头,轻声告知:“没有用的,我哥哥已经找过各种权威医生来看过了,我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没有一丁点治愈。”

说这话时,她其实是释然的。

但知道自己已经活不久后,她那些抑郁症状似乎已经好转很多了。

因为她知道最多不过三个月,自己就可以解脱了。

到那时,她就能去见季洲了。

故止年抬眼看见的就是她一副准备赴死的坦然神情,心脏仿若被揪起一般疼。

可脑中灵光闪现,他竟然在这瞬间明白她在想什么。

瞬间,故止年脸色冷沉下来:“你是想去死,然后去陪季洲是吗?”

“这跟你没有关系。”安凝冷淡开口。

她真是脑子病糊涂了才会认为故止年今天正常了。

安凝叹了口气,“如果你是过来说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我不想跟你争吵。”

她实在是累了,不想跟他就这种问题上多争吵。

医生也嘱咐过,她现在的身体最好要保持情绪稳定,不能有太过激烈的情绪。

好在故止年在她这话过后沉默下来,似乎也并没有继续跟她争执的想法。

自从她揭露身份后,他们之间的每次见面,都不欢而散。

故止年看了看她。

最终开口。

“我记得你今天出院,换好衣服,我们走吧。”

安凝皱起眉头:“去哪儿?”

故止年居高临下站在她病床前,良久过后,他薄唇轻启,冷冷吐出三个字——

“民政局。”

第36章

耳边好似有什么轰然炸开。

安凝不可置信地看着他,重复他说的话:“民政局?”

她甚至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故止年仍旧是面无表情的脸,态度平静点头:“对,我们要举行婚礼,也该领个证了。”

“可是……”安凝想说些什么。

但故止年神色间却冷得吓人:“你想跟我结婚,就必须跟我领证。”

安凝安静下来。

这一刻,她完全看不透他。

猜不透他的任何想法。

但她也懒得再去多想些什么了,在生命的最后,她为了想要完成的事,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

“好,我跟你去。”

安凝跟着故止年从医院离开,到民政局,完成领证仪式。

整个过程,仅仅用了四个小时。

她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分明只是她用来报复的手段道具之一,可此刻看着它,却觉得心里沉甸甸的,有种难以言喻的酸涩感从心尖上冒了出来。

身边的故止年同样不发一语,他只低头看着手里的结婚证,神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后。

仿佛是为了证明什么,他掏出手机来,将两人的结婚证拍了照。

罕见地发了一条微博。

他不用说任何文案,直接分享图片,已经足够在网上掀起一阵风浪来。

安凝看着他这种近乎是宣告主权的行为,眉头微微蹙起,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但想到沈嫣然看见这个后的模样,她也就不再多想。

至少她已经夺走了沈嫣然如今最想要得到的东西。

而正如安凝所期望的。

此刻的沈嫣然病房里。

她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条微博,眼里的嫉恨几乎要呼之欲出。

“怎么会这样?”

沈嫣然不可置信地将故止年发出来的图片一遍又一遍地看,而在他的微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