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寒山隔远见》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正版_寒山隔远见免费完结小说在线阅读_(寒山隔远见)全文阅读

小燕 2024-01-06 05:40:08 25
小燕 2024-01-06 25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 寒山隔远见 》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十六罐儿”,主要人物有 时羽涅姜止 ,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姜止问道:“在你们无名山?”时羽涅啊了一声,接话:“对。”她记得羽涅这个药名在雁朝时期还不叫这个名。姜止放下茶盏,定定地看着她,“你的话我自己会酌情相信,你说你会相卜,不妨现在算一下本王何时会死。”时羽涅真想再给他跪一个,那一章节包括野史都没提到姜止这个名字的结局,只写了文兴帝无能,以和亲为由失败...

书名:《寒山隔远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正版_寒山隔远见免费完结小说在线阅读_(寒山隔远见)全文阅读

寒山隔远见第四章 百年无恙在线免费阅读

时羽涅到了正堂,只有姜止和林未、林初在,管家已经退下了。

姜止抬眼扫了一眼时羽涅,下一刻继续吃茶。

时羽涅的眼力见在非常时期异常灵敏,学着林末行礼,结果礼像三分,姜止眉头轻挑又扫了她一眼,淡淡道:“坐。”

时羽涅也不知道坐哪里是否有讲究,左右都摆有椅子,秉着男左女右的想法去了自己右手边的位置,林末跟着立在她身后右侧。

姜止已经换了一身常服,但还是白晃晃的,时羽涅又开始半走神,怎么书里都说男角色怕血染衣袍露出弱势,所以都爱黑袍呢。

姜止抿了口茶,半垂着眼眸问她:“你叫什么?”

时羽涅脑子还在想名字用不用编,眼睛看着姜止,脱口而出:“时羽涅,羽毛的羽,涅槃那个涅,在我们那里是一种药名。”

姜止问道:“在你们无名山?”

时羽涅啊了一声,接话:“对。”她记得羽涅这个药名在雁朝时期还不叫这个名。

姜止放下茶盏,定定地看着她,“你的话我自己会酌情相信,你说你会相卜,不妨现在算一下本王何时会死。”

时羽涅真想再给他跪一个,那一章节包括野史都没提到姜止这个名字的结局,只写了文兴帝无能,以和亲为由失败,雁国内人间地狱,不出半年,文兴帝被一启国人所杀,再后来,新王即位,以雷霆之势安邦救国,经天纬地,举兵伐启大获全胜。

除此之外,也没有再提别的什么特别重大的事件啊。

时羽涅闭上了双眼,双手交叠向下置于腹前,看似像在卜算,堂内静谧无声。

时羽涅脑子疯狂转动,比她考进研究所那年还费脑地思考,又不想叫醒溜溜,毕竟两人的已知条件差不多。

时羽涅开始梳理条件,先前跟姜止说的姜戈和亲也是她猜测的,篇中有一句“文兴帝无能,欲以公主戈和亲启国”,她才能推断溜溜说的姜止妹妹就是那位公主,在对姜止除了野史外没几句别的记载的前提下,大胆推断起码他这一个月都不会死,再大胆一点,为了哄王爷高兴。

于是她缓缓睁眼,目中缥缈,定在虚无处,幽幽开口:“王爷百年无恙。”

闻言,林未林初神色不变,姜止依旧冷淡道:“若是活不过这月呢?”

知他打定主意与鹤城划清界限,若不谨而慎之,的确会身陷危急存亡之际。

时羽涅在衣袍的遮挡下,不动声色地掐着自己手心,“若卦象不灵,我与王爷同生死。”

说完,时羽涅暗自来了个深呼吸,说这种台词,她觉着实在太令她羞涩了。

不过如果姜止真的丧命,那么姜戈和亲启国多半是成了,这样的条件下文兴帝还只能在位半年,未免有点说不过去,史书记载就失了真实,到时候姜止没了,她身为王府里的人,如果这个月没能跑掉,活下去的可能也微乎其微,所以干脆把话说得漂亮一点,退不知道多少万步讲,往好了想,如果灵魂还能穿回去,铁定去教育局改上一笔。

姜止冷笑一声,似乎对这句话极为不屑,“我会把阿戈带回宁城,我生死看得淡薄,你自己惜命。”

若不是昨夜他母妃以命相救求他别回头,或许他早就鱼死网破葬身皇宫了,百年无恙,他并无所愿,更无此求。

时羽涅低头听着,想着多说多错,索性不接话了,又怕没有回应姜止没面子,又重重地嗯了一声。

姜止不明所以地又看了她一眼,道:“林末,带她回房休息。”

林末屈膝称是,又开口,“王府里缺女子饰物,明日是否要给时姑娘备一些。”

姜止看着时羽涅那一头长长的卷发,衬的本就小的脸庞更甚,没有开口,忍着那句你们无名山连发丝都这么别致,也只沉沉的嗯了一声。

时羽涅觉得她该起身说谢王爷了,结果林末把她台词抢了,她已经起身了,微微张开的口又闭上,林末在身后提醒道:“姑娘,回柚院吧。”

时羽涅抬脚就走,走了几步心里一咯噔,又想起来什么,转身朝姜止行了一礼,转身欲走。

就听姜止道:“你们无名山的人不用守这些世俗规矩,不会就不会,在王府随意即可,省得哪天回了那山一身的俗气。”

时羽涅哦了一声,识相地走了。

心中斟酌着这话的几层含义,姜止会放她走,不用每天对他行礼,可以在王府没事藏点钱。

好事儿啊,时羽涅决定起码三天之内不跑了。

被林末照顾到终于躺在床上后,时羽涅睁着眼睛就是一声长长的叹气,心想,这才第一天,昨天的这个时候她还在跟研究所的同事一起熬夜搞研发,现在不用熬夜了,因为那条熬夜的命没了。

又想,毫无科技感的古代,溜溜就是唯一的科技产物,又不能实体化,还不是全天性工作的性价比低的那类,之所以聪明是因为融入了更多情绪系统,也要休息,才可持续性压榨。

时羽涅肚子饿得咕咕叫,一天下来也愣是没个人知她冷暖,一阵心寒,大家都跑了一天,真就没个人提一嘴整点宵夜吃吃。

心中乱麻似地想着,又想着幸好姜止没让她算怎么救姜戈,她真想不出来,就算跟鹤城开战,但其余三州听命皇权,两方交兵,打起来宁州到底能不能有抗衡之力,更何况还有个启国想坐收渔翁之利。

或许真像姜止说的那样,他不全信她的相卜之术,所以他只信自己,又或许是给自己留个台阶。

没等到确定答案到底更偏向于哪边,她的意识就沉沦了,彻夜安眠。

小说《寒山隔远见》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