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楚桑宁江行宴完结版阅览_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全文无删减免费阅读

小婷 2024-01-04 07:48:43 21
小婷 2024-01-04 21
点击阅读全文

长篇小说推荐小说《 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全文 》,男女主角 楚桑宁江行宴 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阿菜很爱吃”所著,主要讲述的是:楚桑宁看着身后的一群小萝卜头,要是没有他们,她也不可能干这么快“喏,这是今天给你们的糖,快拿着”楚桑宁从空间薅了一把奶糖,每个人给了两个几个小男孩高兴的塞在嘴里,一个小女孩则是珍惜的攥在手里,闻了两口放在口袋中楚桑宁还记得她,上次被贺悦阳欺负的小姑娘,她蹲下身嗓音含笑的望着她:“你怎么不吃呀?”女孩扎着两个麻花辫,胆怯的摇摇头旁边一个男孩大声嚷嚷,在楚桑宁面前表现自己,“小丫不会说话,我...

楚桑宁江行宴完结版阅览_嫁腹黑军官!娇软知青她顶不住了全文无删减阅读

第19章


不过也不算是完全知道,村里人只知道江家小儿子江行宴从部队来了封信,其他人也都是半蒙半猜。

作为亲兄弟的江宗正当然知道自己弟弟家里的事情,看到林秀芝干活恍惚,也没说什么,让记分员多留意。

“你也别催,江家最近有些事,工分按日常记就好。”

大队长都发话了,记分员哪里还敢说什么,听话的点点头,干脆的答应下来:“行。”

一连几天林秀芝跟失了魂似的,罗一平他妈看的是更加的得意,走路都跟大公鸡一样,昂首挺胸的。

以前都是江家压她一头,明明自己的一平这么争气,村里谁都要夸上两句,自从江家小儿子去部队当兵以后,所有都变了。

人家都说林秀芝是个有福气的,说她儿子有出息,以后能享大福,罗一平他妈暗地里骂了好几家。

“墙头草,抱大腿,我呸。”

现在村里传疯了,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江行宴任务没完成,以后升职没他的份了,有的说江行宴在外面干了啥错事,人家部队开除她了。

听着其他老太太的话,罗一平他妈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香喷喷的瓜子,跟听笑话似的哈哈的笑。

不仅如此,还自己编,神经兮兮的让其他人靠近,她低声的说:“我听到的可不一样,我咋听说江家小儿子没了。”

“没了?真的假的,咋没的。”

罗一平他妈不屑的摆摆手,“这我哪知道,我也是听人家说的。”

她刚说完,面前的老头老太太全部噤声,一个个拎着板凳跑得飞快,跟身后有狗在追一样。

罗一平他妈还没说完呢,依依不舍的伸着手:“你们跑啥呀,我还没说完。”

“说什么呢,也让我听听。”林秀芝阴恻恻的从她身后冒出头。

她本来就为自己儿子担忧,在家里闲着容易多想,就想出来溜达溜达,没想到还碰到这一出。

罗一平他妈语气一滞,底气不足的蹦跶往后退了两步:“你这人咋走路没声?”

“你刚才说什么呢,啊?”林秀芝突然发难,冷声呵斥。

罗一平他妈不屑的啧啧,“林秀芝啊,林秀芝,你还真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啊,你小儿子江行宴,你以为你能瞒得住?”

“你什么意思?”林秀芝面上风轻云淡,语气里带着明晃晃的不善。

“嘁,你儿子是不是出事了,你这两天脸拉的跟驴一样,活生生的晚娘脸。”

“你儿子才出事了,我敢咒我宴哥,我撕烂你的嘴。”林秀芝抡起右胳膊,大耳刮子朝她身上打着。

都是干农活出身,力气自然也大得很,一巴掌下去,罗一平他妈嗷的一声,大声咒骂:“林秀芝,你他娘的是不是疯了,我说错了吗?你儿子要是没出事,你脸上咋有奔丧的表情。”

“我让你说,我让你咒我儿,我打死你,打死你。”林秀芝心里正好没地方出气呢,眼看着罗一平他妈撞自己手上了。

她那叫一个虎虎生威,薅住罗一平他妈的头发,大耳刮子呼呼的扇。

等潘文兰、楚桑宁来到的时候,发现林秀芝并没有吃亏,相反,她手上逮着的那位跟拔了毛的鸡一样,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江宗正刚回到家,听说林秀芝和罗家的打起来了,一刻也不停闲的往这边跑。

“住手,都住手,赶紧的,谁把她们拉开。”江宗正的嗓门洪亮,过来看热闹的人彼此互相对视一眼,都没法上前。

江家的下手狠,这时候上去万一打红眼了,连带着扇自己咋办?

楚桑宁呲牙咧嘴的望着眼前这场“惨烈”的单方面殴打,林大娘这大耳刮子真是有力气啊,要是再凑近一点,那风都能给自己扇感冒。

人群中没有人动,江宗正也不好上前,俩大老娘们动手,他一个男人插手也不像话。

等林秀芝打累了,额头都冒汗了,才酣畅淋漓的结束了这场战斗,跟丢垃圾似的把人扔到地上,仰着头:“再让我听到你说宴哥的坏话,我就弄死你。”

“你敢!”罗一平他妈蜷缩在地上,大声的喊着。

“你看敢不敢,以后谁要是再让我听到什么闲言碎语,别怪咱们街坊邻居一场不给面子。”

林秀芝扫视一圈,但凡是说过闲话的都心虚的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吭一声。

“大队长,你可要为我做主哇,林秀芝这个死老太婆先动手打我的,我不管,你可要替我做主。”

罗老太一屁股坐在地上,哭嚎着非要江宗正收拾林秀芝。

江宗正帮理不帮亲,虎着一张脸看着罗老太,“替你做什么主?你迟早毁在你这张嘴上。”

罗老太还不服气,腮帮子鼓得跟青蛙似的,小声逼逼赖赖:“我说什么了,大家都知道,只不过我说出来了而已。”

“你还说。”江宗正闷声警告她,再说下去林秀芝可能又要发脾气了。

“大队长,我不管,林秀芝打我,你看看她给我挠的,胳膊上都掉皮了。”

罗老太一心想让江宗正替自己做主,她也不想想要不是自己嘴贱,怎么能招来一顿毒打。

“行啦行啦,都散了,没什么好看的。”潘文兰示意大家伙别聚在这了,没什么好看的。

林秀芝听到罗老太的话,不屑的冷哼一声,“你要说法,来啊,我给你说法。”说着又要上前找她好好的“理论”一番。

江宗正知道自己兄弟媳妇儿的性子,那简直是说一不二,该动手绝不动嘴,没好气的跟潘文兰说道:“去拦着你婆婆,有什么话好好说。”

潘文兰左右为难,假装的拦了两下,罗老太看到林秀芝过来,就感觉自己的皮都是紧的,头皮都是火辣辣的疼。

她闭着眼喊:“来人啊,杀人了,杀人了,有人欺负孤儿寡母了。”

在潘文兰的劝阻下,以及江宗正好说歹说的规劝下,林秀芝指着罗老太,“你要是再敢诅咒我儿,我就弄死你。”

“大队长,这你都不管吗?”罗老太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林秀芝都威胁到自己面前了。
"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