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傅西楼沈时微免费读全文_沈时微傅西楼第一章阅读

小妍 2024-01-04 15:20:11 23
小妍 2024-01-04 23
点击阅读全文

傅西楼沈时微是热销小说家沈时微的作品,它的主角是 沈时微傅西楼 ,这本书十全十美,文风幽默,本文的内容作分析是:所以我一注意到这些个柜姐的神色,她心中就了然,她们是对陆瑾祁有非分之想。一个主动的柜姐也走过来,伸出手来喷了香水的手指了指远处的柜子:“陆总,那边是我们的新货,您跟您女朋友可以不去看下哦。”沈时微暗忖,这个柜姐还挺聪明,知道跟陆瑾祁说话的时候把自己也带。本是是照看自己,不过是要把陆瑾祁也带过来。

《傅西楼沈时微》精彩点章节试读

所以才一看见了那些柜姐的神色,她心中就了然,她们是对陆瑾祁有非分之想。

一个大方的柜姐已经走进来,伸出右手喷了香水的手指了指远处的柜子:“陆总,那边是我们的新货,您跟您女朋友可以不去看一下哦。”

沈时微暗想,这个柜姐还挺精明,明白跟陆瑾祁答话的时候把自己也带上。

可那是照顾好自己,其实是要把陆瑾祁也回去。

陆瑾祁又看了看沈时微:“要换一家么。”

沈时微平气:“嗯。”

她虽说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能力,却懒得理把精力放在这种人身上。

柜姐却急了眼,立即凑到陆瑾祁旁边:“陆总,如果您女朋友别,给您妈妈的或其她女性家属买也行啊。”

陆瑾祁抿着唇不开口说话,沈时微却也差点没忍不住笑出声来:“上个月一楼你也在吧,那时候可没看到你有这样热情。”

那天她一个人五点半下班来逛,只是因为随便看便出去,而收到的全是冷眼。

都说奢牌店员很喜欢摆脸,钱再多的客人也要冷言三分。

可如今对于陆瑾祁却这般和蔼,沈时微都有些确信是不是同一个人却换了魂魄。

这些柜姐脸一下子变得异常又尴尬又难堪:“不要意思,很可能是我们的营业员出了疏忽。”

沈时微冷冷看着远处她,那个对他冷脸的可又不是别人,就是这种柜姐。

经理此时从里面出来,对落回地面瑾祁和沈时微连忙致歉:“对不起对不起,这一次由我招待你们。”

经理使了个眼色这些柜姐赶快拿钱走人,可柜姐心疼着脸,目光依旧在陆瑾祁身上。

陆瑾祁神色阴冷:“你叫什么名字。”

柜姐一下子激动,难道陆我总是想明白了自己名字跟自己加?

她刚要突然开口说,陆瑾祁就早对她开庭审判了“死刑”:“你被解雇了,况且你叫什么名字,我没兴趣明白了。”

柜姐一下子世界崩毁般身子僵硬站在原地,周围传来窃窃私语:“唉哟,奢金中心是陆氏集团的她肯定不会到底吧?”

“尊重陆总还这样的话举止轻浮,真的平常勾引男人客人勾引别人惯了,胆大妄为。”

那个柜姐哭着被保安带走,沈时微也被搅得也没心思购物啊了。

陆瑾祁预定了几个最贵的包,接着拽着沈时微离开。

坐回车上,沈时微揉了揉自己的眉心:“你还还真抢手货,到哪都是女人一直惦记着。”

陆瑾祁则是盯着沈时微:“那可比再不你,追求纯粹者然后到公司找你。”

沈时微伸出手,捏了捏陆瑾祁的脸:“你怎么还在想这件事?你既然派保镖破坏我,就得该很清楚我在公司根本就没和傅西楼说什么。”

陆瑾祁神色郑重:“时微,要是有什么东西事,你一定要帮帮我。”

沈时微又看了看车窗外远处道路上的人流,一时间心绪古怪。

上一辈子的事,她说进去,陆瑾祁真的会信吗?

车辆行驶往别墅。

下了车,沈时微跟着走陆瑾祁走进别墅。

她却看到一对中老年夫妇站在那,旁边还有个风水大师在闭着眼测算着什么。

陆瑾祁走过去:“爸,妈,你们怎末出去了。”

陆父陆母你看看我,我看看吧你。

他们同声对着陆瑾祁:“儿子,大师说你住的地方有死人之气啊。”

第32章

陆瑾祁皱起眉头,他看了眼说白的大师,面色平静无波:“两年前帮我选别墅地址的都是这种‘大师’吧,他可是说了这里风水确实不错的。如今又说这有死人之气,岂不是不合逻辑?”

沈时微也狐疑地看过去了,风水大师说这有“死的”?

大师走回来,摇了摇头:“非也,非也,不是什么你们所想的那种死人,我所说的死,更距离于一种轮回。”

他的目光突然看向沈时微,沈时微眉心一跳。

她虽然是重生一世,不算死过一次了。

陆父陆母很惶急:“大师,那这个气,会不会影响瑾祁的运势呢?”

大师笑呵呵:“会旺,但是是一起旺。”

此话一出,陆父陆母立马站起身心,笑着说要请大师吃饭。

陆瑾祁则是紧紧的握住沈时微的手:“别信,封建迷信。当初请大师来说房子,也只不过我父母要求的只不过。这些年我这房子一直没出事情,肯定不会有死人。”

沈时微微微点头,但她却又不由得看向那个大师。

如果没有“死”指的是一种轮回,这样的话指的很很可能是她。

……

晚饭,沈时微是和陆瑾祁的父母一起吃的。

陆瑾祁父母前的在视频通话有和沈时微打过照面,对彼此印象都不错。

陆母忽然想法:“时微啊,要是咱们跟你家里人一块吃个饭吧?”

沈时微怔住,陆瑾祁则是看向沈时微:“你不接受,这件事就只好作罢。”

他各种调查过,也从沈时微那里听过,更站在对方的角度逛过她家,知道沈家对那个孙梦瑶的确不偏心许多,对沈时微并不好。

沈时微的面色却也意料之外地平静无波:“我都行。”

她走到今天这步,对此自己家不过也没这样忌惮了。

她唯一是需要考虑的是孙梦瑶会不会搞事情。

但是现在的她也并没有是以前的她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孙梦瑶不论什么,她都有信心反击。

陆母笑了:“的话这么多就这么办了,下周五在湖心的沐云餐厅,你可得叫你的家人都来大驾光临。”

沈时微点头一口答应。

……

时间很快到了下周五。

当天,沈时微简单啊装扮了一下,跟着一起陆瑾祁去了湖中央的餐厅。

那里已经一片欢声笑语,她看见陆母和自己母亲聊得火热朝天:“您女儿是真超好看,我们家瑾祁能娶到都是很有福气。”玖玖独家

沈母则是捂着嘴在笑:“我们家梦瑶也好看点,倘若放到以前,或许还能给你们家瑾祁做小。”

此话一出,陆母顿时好像有点难为情。

沈时微也不是沈母亲生女儿吗?怎末沈母言语中极尽是能维护那个养女孙梦瑶。

孙梦瑶站在一边,很很显然是精心装扮过的。

她一看见了坐轮渡而来的陆瑾祁,眼睛就移不开,立刻就小跑进来:“陆总,您来啦。”

陆瑾祁直接中,选择不看孙梦瑶,沈时微则是阴冷地盯着自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你我还是一如既往‘热情’。”

这话是反讽,但孙梦瑶不知是装傻充楞肯定再错,仍然一脸委屈贴过来:“姐姐,姐夫,以后咱们那就是一家人了,亲近点不都是应该的吗?”

第33章

这么多不要脸的话孙梦瑶也能说出口,沈时微只觉得天下之大无奇不有。

陆瑾祁的脸色则是差到极点,他拉起沈时微上了船就要往餐厅方向走。

孙梦瑶却也突然间脚一崴,跌在地上唉哟一声:“姐夫,你干什么啊推我呀?”

沈时微吃惊,孙梦瑶竟然连陆瑾祁的瓷都敢碰?

沈母急匆匆地走来:“时微你愣着干什么,快扶你妹妹下来呀!”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