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为何林义沈傲雪的故事能媲美《绝世兵锋》这一总裁豪门神作?

小薇 2024-03-05 00:48:08 22
小薇 2024-03-05 22
点击阅读全文

林义沈傲雪 是《 绝世兵锋 》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林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就这时,人群中的林义踏步而出,彪悍的杀气犹如烈焰,席卷全场:“我来给你收尸!”关键时刻,林义的挺身而出再次让现场掀起一片轰动,只是这一次,现场的言论全都是一片倒的惋惜和不看好:“开什么玩笑?连华海的几大武术名家都不是这r国人对手,这小子上去不是找死嘛?”“哎,终究是年轻人,容易莽撞,没有一点忍性”“哼,出风头还出上瘾了,这回看你怎么死”人性就是这样,他们总能为自己的懦弱...

第20章 争吵

就在林义心头恼火,正打算为王姨讨回公道时候,王姨却神色平常的望了眼那狐媚女人,平淡说道:
“我虽然是下人,但好歹也伺候了沈家二十几年,某些靠身子博出位的野女人,和男人睡几天觉就认为自己成了主子,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陈燕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指着王姨鼻子怒骂起来:“你,你骂谁野女人,你什么意思?!”
王姨不卑不亢,“谁犯贱我骂谁。”
“你,老东西,让你胡言乱语,老娘撕烂你的嘴!” 陈燕气急败坏,一把将上了岁数的王姨推到在地,随后气势汹汹的扬起手腕,就想给王姨一个耳光。
砰——
关键时刻,林义挺身而出挡在惊慌失措王姨面前,手掌如铁钳一般紧紧扼住陈燕的胳膊,冷声道:“这里是沈家,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林义说罢,用力一甩,陈燕踉跄几步差点摔倒,手腕一片高肿,疼得她梨花带雨,跑到沈长风面前诉苦撒娇。
“亲爱的,你看,你看看,这帮下人都欺负到你老婆头上了,这简直不把你放在眼里,呜呜,疼死我了——”
“不哭,不哭,宝贝,我为你出气!”
沈长风一边哄着陈燕,脸色迅速变得阴沉恼怒起来,虽然陈燕这女人做的有些过分,但好歹是他的女人,欺负陈燕不就相当于抽他耳光,这哪能忍?
“你,你算什么东西,敢打我的女人?我告诉你,今天不给我一个完美交代,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沈长风指着林义鼻子,满是嚣张,陈燕也是跋扈无比,一脸幸灾乐祸。
“交代就是打得好,她活该!”
“你满意了吗?”
此时,一声冷傲的娇喝声传来,却是沈傲雪气质冰冷的走了出来,倾国倾城的容貌,冷艳高傲的气质瞬间压倒全场,让浓妆艳抹的陈燕自行惭愧,又憋屈又气愤,只能卖可怜抹着眼泪。
“亲爱的,你看看你的宝贝女儿,她竟然帮着下人欺负我这个后妈。”
沈长风脸色也挂不住了,怒喝道:“沈傲雪,你怎么对你小妈说话呢,马上让这个下人滚过来,磕头道歉!”
“我只有一个妈,她已经死了十几年了!”沈傲雪俏脸寒霜,一番话让沈长风瞬间哑口无言。
“而且,我提醒你们,他不是下人,他是爷爷为我钦点的未婚夫,我未来的丈夫,林义!”沈傲雪紧握着林义的手,仿佛宣示主权一般,傲气逼人。
林义有些愣神,这女人如此坚定认真的说出自己是她丈夫的话,还真让他心里有些温暖。
未婚夫?丈夫?
沈长风夫妇俩彻底傻眼了,脸色越发的阴沉。
“沈傲雪,你真是越来越不像话,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跟我商量?”
“这是爷爷为我定的婚事,堂堂正正,用得着跟你商量。”
“你——还敢顶嘴,真是不把我这个当爸的放在眼里!”
眼看这父女俩又要再起争端,王姨赶紧出面劝解道:“小姐,老爷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还是进屋去说吧,父女一场,何必闹得这么僵硬呢。”
沈傲雪脸色稍微缓和几分,冷声道:“看在王姨的面子上,给你五分钟,说完马上从我家离开。”
沈长风眼角狂抽,想要教训几句涨涨自己身为父亲的威严,但想到自己今天的‘任务’,还是忍下这口气,跟着沈傲雪走进客厅。
只是临走时,扫了眼一旁的林义,心里满是怨毒和怒火,大手一招,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平头保镖立马凑了上去。
“阿豹,这小赤佬刚才是哪只手打得燕燕,你看清了嘛?”
阿豹木衲脸上升起一抹残忍笑容,“老爷,我明白!”
“做得干净点,别留下把柄。”沈长风点点头,趾高气扬的走进客厅,眉宇间满是阴冷和不屑。
沈家的女婿,也是这种穷小子能够痴心妄想的?简直做梦!
※※※
众人走进客厅,只剩下林义和保镖阿豹留在外边。
林义不愿进去,也不想见到这两个人渣,所幸眼不见心不烦,干脆在外边吹吹风。
“林先生,来一根?”阿豹凑到林义面前,满面笑容递过去一根烟。
林义也不客气,接过烟享受的吸了一口,“不错,特供的芙蓉王,你这保镖待遇不错啊,比我好多了。”
“哈哈,看来林先生这个沈家姑爷做的并不舒心啊,怎么,手头有点紧?”阿豹脸色古怪一笑,“我给林先生出个点子,赚点零花钱如何?”
林义眼眸一眯,“哦?说来听听。”
“我看林先生身强体壮,也必定是练家子,不如咱俩找点乐子,比比掰手腕,赌注就是一万块,如何?”阿豹的眼神变得阴冷下来。
“不!”
林义一口拒绝,随后道:“要赌就来个大的,十万!”
“林先生痛快,请!”阿豹忍不住笑出了声,心道这真是个煞笔,还有上赶着送钱,看老子等会拿走你的钱,再废掉你一条胳膊!
两人找到院中的一处凉亭,各自坐下,伸出右臂。
阿豹那小臂跟小树似的,肌肉结实,青筋暴起,足足比林义的胳膊粗壮了一圈有余,一看就不是一个水平线的。
阿豹满脸傲气,显然对自己的这一双胳膊尤为自信:“林先生,你知道我之前是干什么的嘛?”
林义平声问道:“职业拳手?”
“那算个屁!”阿豹狂傲狰狞道,“实话告诉你,我之前是欧洲的特种雇佣兵,栽在我手上的高手数不胜数!我这一巴掌下去,就算是头牛也得骨折,害怕了?想认输?”
“哈哈,绝不可能,谁让你敢欺负到我们老爷头上,今天我要废掉你一条胳膊,给你个教训!”
阿豹狰狞大笑,猛然间一用力,力量瞬间爆发,林义的胳膊被猛压下去,毫无还手之力。
不堪一击!
阿豹嗤之以鼻,手臂力道再大三分,全力以赴,林义胳膊马上就要撞击到石板上,这一下不骨折也得严重挫伤。
但是,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阿豹却忽然发现,林义的胳膊距离石板两厘米时候,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这,这见鬼了?”
这,这怎么可能?
阿豹满脸惊讶,憋得脸色通红,吃奶的劲都快用出来了,然而,林义的胳膊却如风吹杨柳,稳稳的停留在石板底部的两厘米处,纹丝不动。
任尔东西南北风。
林义气定神闲的吞云吐雾,轻声道:“雇佣兵,用点力。”
啊!!
阿豹怒火冲心,直接一条腿站在凳子上,另一只手死撑着石板,全身力道贯穿到右手上,使劲的往下压,这已经接近于无耻作弊了,然而——林义的胳膊,仍旧纹丝不动。
“这,这见鬼了吗?”阿豹累的大汗淋漓,手臂上青筋都快爆出来了,又酸又累,直打哆嗦。
“丝,呼——”
林义吸完最后一口香烟,浓郁烟雾喷满阿豹一脸,他平静问道:“你知道我以前是干什么的嘛?”
“干,干什么的?”阿豹累的嘴巴直打颤。
“我是你们这群雇佣兵的祖宗!”
林义一声冷喝,右手猛地用力反转,把他的手狠狠压了下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接着‘咔嚓咔嚓’的骨节断裂声响起,阿豹瞬间被碾压打败,捂着手哀嚎惨叫起来——
“我的手,疼死我了——”
阿豹满脸惊恐畏惧,仰望着林义,“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给钱了。”林义随手扔下一张纸条,说道:“赌注十万块,打到这张卡上,记得,手续费你出。”
阿豹瞬间面如土色,一脸的郁闷憋屈,颤抖着跟鸡爪子似的红肿手腕:
“大,大哥,我错了,能留给我两千医药费吗?”
“一分都不能少!”
林义毫不犹豫的拒绝,嗤笑一声,走进沈家客厅,想要看看沈傲雪父女俩到底谈的怎么样了。
谁知道刚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一阵摔打东西的吵闹声音,里面已经吵得不可开交。
“女儿啊,人家杜公子要家世有家世,要才华有才华,哪里配不上你?不比你那个什么穷小子未婚夫强太多了,再者说只是一个普通酒会,你去一次怎么了。”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你和那个姓杜的一样,不怀好意,都惦记着爷爷的家产,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你,有你这么跟你爸说话的嘛,你简直反了天了!我告诉你,今晚的酒会你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否则的话,我天天去你公司闹,我让你不得安宁!”
“滚,滚,都给我滚!!!”
噼里啪啦的一阵摔砸声音,让林义不禁有些胆寒,这个女人,疯狂起来还真要命——

为何林义沈傲雪的故事能媲美《绝世兵锋》这一总裁豪门神作?

小说《绝世兵锋》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