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全民偶像小说免费全本-顾晨小说(全民偶像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xiaoe 2023-12-04 14:21:37 20
xiaoe 2023-12-04 20
点击阅读全文

噔贺沂收回了笑意:“今儿,已经是第四天了,若是没错……”

“少爷!”一声惊呼。

来福焦急的一路跑来,趴在门边儿,愣是喘着粗气。

好家伙,可累死他了。

“慌慌张张的,像什么样子!”贺当家的一声训斥,来福这才查觉,原来老爷子也在。

乖觉的退了几步,来福嘿嘿的笑着,一把揉了揉头,求救般的看向贺沂。

“何事?”他岔开话题。

说到这,来福欢喜的不得了:“那姑娘,她醒了!”

======第二十章:那姑娘,她醒了======

“当真?”贺沂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却难言那纱南的星光。

“千真万确!”来福欢喜道:“您赶紧回去看看吧,那姑娘好生漂亮,说话都……”

话还没说完,贺沂已经冲了出去。

“哎?少爷,我话还没说完呢,您等等我!!!”

屋子里,半掩着香。

贺夫人此刻正坐在那,看着裴音上下的打量。

这套衣服一换,看上去竟还颇有些大家闺秀的风范,举手投足皆有礼数,说气话也是这么好听。

好,好得很!

原本还担心自己儿子捡了一个麻烦回来,可眼下看,并不尽然。

桌前,贺夫人难掩喜色,已经急不可待的问道:“姑娘,我冒昧的问一句,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捏着茶碗的手微微一顿,贺家,是商户,若是告诉他们自己的爹是东北一主,阮家大帅的话,似有不妥,会不会,吓着他们?

全民偶像小说免费全本-顾晨小说(全民偶像完整版)免费阅读

心里思量一番,裴音才开口。

“伯母,我家是书香户,父亲是私塾先生,母亲去世的早,便也不提了。”裴音笑着,喝了一口茶水,又慢慢放下。

“书香户好啊。”贺夫人笑得合不拢嘴:“生的也如此标志,真是个妙人儿。”

“伯母缪赞了。”几番客气,裴音有些吃力。

“对了,我的东西呢?”似是想到了什么,裴音连忙问道:“我妹妹的骨灰盒,还有我带在身上的药?”

裴音着急了。

自己若是大难不死,却因为病而……

“你别着急,沂儿都给你留着呢,你身上的东西,一个都没少。”贺母拉着裴音的手正宽慰着,贺沂就一个大步冲了进来。

四目相对,裴音抬头。

这男人看起来不过二十露头,像是比顾晨小一些,温文尔雅,眉角似有柔情,看起来甚是让人舒心。

贺沂站在那,看着裴音呆滞了许久,才忽然红了脸,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怵在那开口:“你醒了。”

裴音笑了。

慢慢起身走了过来,中规中矩的行了一个礼:“还未答谢公子救命之恩。”

“不,不敢当,你无需客气。”贺沂连忙将她扶了起来。

裴音纤瘦,之前都是让丫鬟照顾的她,就连当初救她回来,贺沂都颇知礼数,用衣服包裹着,未曾碰她分毫。

只是今日,扶裴音起身霎那,觉得甚是柔弱。

贺夫人看在眼里,笑着走了出去:“也罢,你们聊聊,我去厨房让李妈给阮小姐做些补汤。”

“你,姓阮?”

“正是。”裴音开口:“小女名唤知夏。”

“倒是一个好名字。”贺沂笑了出来:“那日,你怎么在山里?家又在何方?姑娘可否方便告知,贺某定全力帮你。”

裴音知道,贺沂说这话不假。

可她一个女子,深山野里,说是被人追杀,为何追杀?私塾父亲安在?她都未想到合适的说辞。

见裴音眉头紧蹙,颇有烦忧,贺沂才连连摆手:“罢了,你莫要想,现下养好身子最为重要,大夫说,你身子若,怕是久病。”

======第二十一章:我在,定能护着你======

“你千万莫要劳心伤神!”憋了半响,贺沂才大声说了这么一句,看的一旁丫鬟都笑了出来。

“好。”裴音抬眸,看着这个高出自己半个头的男人,笑的眉角弯弯,让贺沂霎那失神。

直至看了许久,方觉自己失态了。

“那你,好生休息,我晚些再来看你。”贺沂的声音轻悄悄的,然后从一旁的柜子里掏出了裴音死死护在身边的盒子。

“我见你似是宝贝的紧,就先替你收在那了,现在物归原主。”

摸着盒子,裴音慢慢打开,里面白色的瓷罐还在,她眼眶霎那湿润又把盒子抱的紧了些。

贺沂看在眼里,心里一紧。

他不知道裴音究竟经历了什么,但一定非常难过吧。

不知如何安慰,贺沂第一次如此亲近的面对一个女子。

“你莫要心伤,以后有我在,定能护着你。”

贺家虽不是什么大户,可在商都也是数一数二的富庶人家,只要裴音愿意。定是可以留得体面,让她好好在这里生活。

“谢谢贺少爷。”良久,裴音哽咽。

贺沂的心,阮名难受,若是知道裴音会如此心伤,他倒是不该提这些:“你叫我贺沂就好。”

男人声线轻柔,说话都带着哄。

几日下去,倒也是自在。

贺府上下,几乎没人怠慢她,贺沂更是一声不响,便请了一个大夫,日日看守在自己的身边。

这天,太阳正好,裴音坐在院子里,一只手给老大夫把着脉。

“姑娘,恕我直言,您这究竟是什么病啊,怕是耗了许些时日了吧?”大夫上了年纪,却是这里经验最好的。

贺沂一只手,背在身后,看着裴音满是担忧:“她身子,属实纤弱,可有医治的办法?”

“哎——”

大夫长长的叹息了一声:“您当真要听真话?”

“烦请相告。”贺沂垂眸,半响,认真道。

“姑娘这病,根治是不大可能了,目前看起来,气虚且无偿,这咳疾早已伤及肺腑,姑娘兴许也是知晓的。”

大夫说完,看了裴音一眼。

院子里,此刻花开得正好,裴音看了良久,才长呼一口气:“正是。”

“怎么会!”贺沂听后,急了:“大夫,她还这么年轻,怎么会是伤及肺腑?”

“无法根治,怎么会无法根治!”

声音顿时抬了起来,大夫也没办法。

“这,您可不能怨我啊,夫人这病若是及早治疗倒也无碍,只是日日复年年,哎。”

贺沂抬头,深深的看了裴音一眼,仅是霎那,眼底便涌出难以抑制的心疼。

“大夫,您一定要好好治她,但凡是最好的药,只要您开的出来,我都去备着,只要治得好知夏,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一声知夏,甚是亲近,怕是贺沂自己都没听出来。

“既然,贺少当家开口,老夫尽心就是。”

“谢过江大夫了。”说完,贺沂鞠了一礼。

裴音久病的事情,没过多久就传到了贺夫人的耳朵里。这夜,便紧忙着把贺沂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听说,那姑娘身子不好,可是真?”贺夫人连忙问,贺沂却不说话:“你这孩子,我问你呢。”

======第二十二章:你,婚配的是谁======

“真。”贺沂道,听不出情绪。

“这,哎!”贺夫人罢了罢手,长叹一口气,气的自己坐了下来:“我瞧着那姑娘不错,端庄有礼,本想着你若是娶了,倒也不错,我也能早点抱上孙子,却不想,是个病秧子!”

“妈!”贺沂怒了:“你怎么能这样说她。”

且不说裴音是不是久病在身,就算不是,人家,也未必有那个意思。

贺沂的眸子淡了淡,些许失落。

初次相遇,瞧着她衣衫褴褛,性命垂危,自己便已心下不忍,修养数日,更是浓情渐深,可裴音一直举止得体,未有一丝一毫的逾越。

“你啊~”贺夫人责备了一句:“别以为我看不出来,若是旁人家的姑娘,可未曾见你这么上心,为母还不是想为你早做打算,只是,这个病……”

贺家一脉单传,裴音若是生不出孩子。

“这个病,会治好的,就算治不好,我也喜欢不了旁人。”贺沂说的决绝,月色下,男人轮廓坚挺,不容退让。

“我当是你终于开了窍,却不想还是死脑筋,你若是想治,便治治看好了,只是为母还是不得不替你的婚事操操心。”

贺夫人顿了顿,又道:“隔壁家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e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