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贺胤林笑短篇言情小说_心动笑颜贺章节阅读

小娜 2024-03-09 03:32:39 40
小娜 2024-03-09 40
点击阅读全文

贺胤林笑 是一本非常火的现代言情风格小说,它的书名是 心动笑颜贺 ,这本书文理通顺,白玉微瑕,贺胤林笑的简介是:我也不惯着,侧身,抬腿,踢脚,一气呵成。「扑通——」她摔了个狗 chi shi 。哼!这么一闹我昨晚的郁结消散不少。我大大地呼出一口气,径直去上课。下课之后。我正准备去找贺胤,岂料他先来找我了。看见门口的贺胤,我又惊又喜。我连忙收拾好书本,向他奔去,脚步无比欢快。「贺胤。

封面

《笑笑谋心》精彩章节试读

我也不惯着,侧身,抬腿,踢脚,一气呵成。

「扑通——」她摔了个狗 chi shi 。

哼!这么一闹我昨晚的郁结消散不少。

我大大地呼出一口气,径直去上课。

下课之后。

我正准备去找贺胤,岂料他先来找我了。

看见门口的贺胤,我又惊又喜。

我连忙收拾好书本,向他奔去,脚步无比欢快。

「贺胤。」

我叫他,他没回我,也没像往常一样摸摸我的头。

我暗忖,他脸色不太好,难道昨晚的气还没消?

可是,昨晚我也没做错什么啊!

他瞥我一眼,丢下一句。

「跟我来。」

我亦步亦趋地跟上他,是通往艺术系的路。

果然来到了孙楚所在的艺术系。

还没走到舞蹈教室,就听见呜呜呜的哭声。

心里顿时涌上一阵不好的预感。

孙楚在安慰哭得稀里哗啦的孙月。

贺胤带我走上前,言简意赅,丢给我两个字。

「道歉。」

我瞪大眼睛,不满。

贺胤怎么能不分青红皂白维护别人?

我辩驳:「是她先欺负我的。」

贺胤不会我的解释,态度强硬。

「林笑,道歉。」

「我不!」

有史以来第一次我反抗了贺胤。

似乎没想到我会不听话,贺胤脸上染上恼怒。

「要是不道歉,今后就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我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以往有人欺负我,他都会为我撑腰。

而如今,他变成了头号欺负我的人。

我转头愤愤地看了一眼孙楚和孙月。

孙楚有些歉疚,她看向贺胤。

「贺胤,女孩子之间的小打闹,不用这么严肃。

「只是,下次能不能别动手别打脸?女孩子都爱美的。」

看似为我求情,实则指责我伤了孙月的脸。

果然贺胤眉宇之间的皱褶更深了,看着我的目光没有丝毫妥协。

我算是明白了,他是要给孙楚一个交代。

否则,会影响他追孙楚的进度。

我的眼眶里盈满泪水,面上全是委屈。

僵持几分钟,不情不愿道歉。

「对不起。」

孙月一听见我道歉,立马止住哭泣,抬起头。

「把我害得这么惨,一句道歉就够了吗?」

5

我这才看见孙月鼻青脸肿,像猪头一般。

我错愕,我打她打了这么狠?

「你的脸——」

「啪——」

我正要发出疑问,孙月一巴掌呼在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痛。

我顿时气血上涌,抬手还回去,却被贺胤捏住了手腕。

我挣脱不开,目眦欲裂,控诉。

「贺胤,她打我。」

「正好,扯平了。」

我愣怔地看着从小一起长大,对我呵护有加的贺胤。

此刻感觉如此陌生。

贺胤眉宇蹙着,看着我的眼里满是不认同。

最后,我狠狠地甩开贺胤的手,失望地跑开。

我跟贺胤陷入了冷战。

去学校时,他不再等我,我出门就只能看见他的汽车尾气。

在学校里,贺胤也刻意避开我,生怕我黏了上去。

我索性就自己清静清静。

爸爸见我这几周周末都在家。

忧心忡忡。

终于,他按捺不住。

「笑笑,你是不是跟贺少闹矛盾了?」

我闷闷地,不吭声。

爸爸在旁边语重心长。

「从一个月前,林家的生意就屡次受阻。

「谈好的单子,客户都莫名其妙毁约。

「再这样下去,林家可能连表面风光都维持不住了。

「你要不,去探探贺少的口风?」

看着爸爸花白的头发,满是沟壑的忧心面庞,我心里难受。

爸爸接手的时候,林家就是个烂摊子。

可为了家族荣耀,他必须得死死硬撑。

这么多年,我之所以一直愿意当贺胤的狗腿子,是因为每每看见爸爸对着那些权贵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的样子,心里难受。

如果讨好贺胤能够换来全家安宁,换来爸爸挺直背脊,那我受点委屈又何妨?

我不主动找贺胤,他是不会找我的。

从来都是我低头。

他何曾主动找过我。

唯一的一次,却是为了别人来指责我。

周一。

我回到学校。

在贺胤的教研室外面来回踱步。

这几个星期,贺胤和孙楚频繁约会,新闻报道满天飞。

我不知道以什么样的身份去找他。

「哟,这不是林大小姐吗?」

这满满的揶揄语气,不是夏岚是谁?

她最近很风光,贺家对夏家照顾有加,夏家的生意更上一层楼,整个夏家都被抬了一阶。

6

以前,欺负过我的都会被贺胤拉进黑名单。

他现在,真的变了。

「怎么?你来找贺少啊?

「哎呀,有些人啊,就是没有自知之明。

「一个跟屁虫小保姆还妄想爬上枝头当凤凰。

「可惜呀,王子终究是要配公主的。」

她聒噪的小嘴叭叭叭。

我冷冷地看着她。

「那你呢?是山鸡还是乌鸦?」

我当不成凤凰,难道她就能?

我配不上王子,她就能配上了?

恶心谁呢?

「你——」

被我一噎,夏岚顿时怒不可遏。

转念,她又笑了。

「可是,我能跟太子妃做朋友。

「而有些人啊,注定是炮灰。

「等着吧,你一定会被逐出京城的。」

她说完,抄着手迈着妖娆的步伐离开。

被逐出京城?

我吗?

夏岚跟太子妃是朋友?

突然联想到孙月的话。

肯定是夏岚对孙楚说了什么。

我最终没有见到贺胤,他跟孙楚一起去港城了。

没关系,贺太太五十大寿,他一定在。

周末。

各路政、企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参加贺太太的五十大寿。

我看了一圈没看见贺胤和孙楚。

贺老爷和贺太太致辞之后,进入开场舞环节。

明亮的灯光熄灭。

斑斓的彩灯五光十色地打在会场。

一对璧人骤然出现在舞池中央。

音乐起,舞蹈动。

郎才女貌,舞姿绰约。

一舞下来,掌声雷动。

二人谢礼离开,众人惬意。

我跟在二人的后面,想要寻个机会问问贺胤,是否有针对林家的生意。

我循着阁楼上去,入眼的便是贺胤与孙楚吻得难舍难分的画面。

我瞪大眼睛,石化在原地。

反应过来,立马躲进旁边的板门后面。

二人唇齿纠缠的声音清晰可闻。

不知多久之后终于停了下来。

贺胤寻来一杯红酒递给孙楚。

二人吹着凉风,温情脉脉。

「你的那个男发小,什么时候能离你远点?」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