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季匪陆岑溪小说(季匪陆岑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匪陆岑溪最新章节

xiaoyang 2023-12-07 07:15:18 24
xiaoyang 2023-12-07 24
点击阅读全文

丝毫面不改色的说:“请先别激动,你们这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他们这才稍微冷静了下来。

韩洁又说:“我们会事先了解情况,再跟你们商量。”

“我没有害人!”没有说话的陆岑溪突然开了口,她重新找回勇气,从韩洁身后站出来,无畏的落在他们身上。

会议室里安静了几秒钟。

陆岑溪重复:“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害人,我也是受害者。”

她摘掉手上的纱布,露出还未愈合手上狰狞的伤疤,从手腕的位置,一直到大拇指的位置,足足缝了七八针,“那天我回去的路上,是叶宏拿着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还有我那些受伤的朋友,他也中了一刀。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找他来跟你们对峙。”

陆岑溪不知道父亲跟季匪是怎么将事情解决的。

这些事,她根本就插不上手。

“叶宏妈妈的事,我也很抱歉,我没想到自己转班的事,会给你们造成伤害。可是…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

“不能因为你们的事,就将罪名按在我的头上。”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站起来,凶神恶煞的拍着桌子站起来,“你什么意思!就是说我妹妹死了活该?”

“那么我呢?我受的伤,是我活该?我不该维权?还有被叶宏捅了一刀的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也是活该吗?”陆岑溪也不是没有脾气的,更不是说,谁死了,那一方就有理,也不是她不尊重死者,她只是在陈述事实。

他们生在六七十年代,教育资源缺乏,加上又生活在农村,法律意识浅薄,事情跟他们根本就讲不通。

陆岑溪这么想,也不是一杆子打死所有人,她奶奶也是生活在农村,在他们的年代,温饱都是个问题,也不识字,爷爷一袋大米,就把奶奶娶回了家。

十六岁跟着爷爷成家,爷爷年轻是村里的混混,不务正业,因为惹上了一些人,三四十岁的时候,被人打死了。

哪怕她早年的不幸运,也没有哀怨过任何一个人,甚至她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去帮助了其他人。

“如果那天晚上,没有他们来救我,可能现在死的就是我!”

“不是谁死了,谁就是对的。”

韩洁点点头:“我觉得我的学生说的没错,叶宏的几位家长,我们已经联系了警察局的人,待会儿,他们会带叶宏过来,医院那边的受害人不方便出面,待会儿他的朋友会过来,当晚的情况他们也是目击证人。”

季匪陆岑溪小说(季匪陆岑溪)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季匪陆岑溪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一旁的妇人将刚刚发火的男人,拉到了一边,不知道他们在商量什么。

几分钟后,男人忽然开口说:“其实我们也不想将事情闹大,毕竟是条人命,五万块钱,这件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

“追不追究,不是你们说了算。”

凛冽的声音响起。

陆岑溪后背变得僵硬,季匪单手抄兜走来,身上散发着一股强大的威慑力,齐成跟在身后。

叶宏的亲戚见到前来的男人,那双阴鸷透着狠戾的眸光,被吓住了。

季匪扫视了周围一圈所有人。

冠中天:“战先生。”

季匪微微颔首回应。

“齐成,先把诗涵带出去。”

齐成点头:“是。”

陆岑溪抿了抿唇,她没想过让他过来的。

是谁通知的季匪?

陆岑溪出去后,齐成关上会议室的门,陆岑溪转过身看着拉着凳子坐下的季匪。

原本这件事可以很好的解决。

如果季匪来了。

事情就会变的不一样。

陆岑溪害怕,他对叶宏出手不够,还会在对他家里人出手。

男人翘着腿,双手搭着膝盖上,难掩身上那股狠厉的气息“有什么事可以跟我商量…”

季匪来了没多久,冠中天又收到了消息。

江氏总裁也来人了。

这下所有人是真的坐不住了…

来了个活阎王不够,现在又来一个。

这一家子,真是犯了天条。

江氏集团插手这件事,可就没有这么简单。

第119章谈的不是顺利?

陆岑溪坐在休息室里,手里捧着一杯热的白开水,她问齐成,“叶宏的事,季匪到底是怎么处理的?”

齐成走到门口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停下了脚步:“大小姐,还是不知道的为好。战总自有自己的处理方式,事情一定会解决干净。”

不知过了多久,门口突然引起一阵骚动。

好像是谁来了。

陆岑溪,想要走出去看看,想想还是算了,别再给他添麻烦!

突然下一秒休息室的门被打开。

看到面前出现的人,陆岑溪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一身烟灰色西装,气质矜贵的江裕树,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

跟在身后的王赴解释说:“江氏是学校最大的投资股东,听闻出事就赶来了,不过更多的原因是诗涵小姐。”

江裕树:“王叔,你话多了。”

“抱歉,大少爷。”

陆岑溪收回视线,局促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身侧的双手不安的抓紧了裙摆两侧,“抱歉,给你添麻烦了。这件事情,战…哥哥会处理好,不会给学校添麻烦。”

“诗涵,我们之间无需这般客气,你的事早已经是我的事了。你的手受了伤?让我看看…”

江裕树朝他伸着手,陆岑溪将手往后藏了藏,“我没事,已经好很多了。”

王赴:“诗涵小姐还是让大少爷看看吧!这些天大少爷一直很担心你。”

这别有深意的话,在外人听来,像是他们之间有着难以描述的关系,幸好着里没有其他人。

陆岑溪慢吞吞的将自己手伸了出来。

下一秒,江裕树拉着她坐到了一边,王赴见状识相的走了出去,将门关上。

陆岑溪向来敏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肢体略微的僵硬,浑身不自在。

“诗涵?你在害怕我?”江裕树察觉到了她眼底的神色,每次单独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警惕,好像害怕着他会对她做什么。

“没有…”

是她的问题。

前生她被赶出门后,一个人曾想找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可是没想到有人将她骗到了小屋子里,对她实行侵犯,幸好最后她还是逃脱了。

对此她心里还是有些不可磨灭的阴影。

不管跟谁…

陆岑溪很快的转变话题说,“你的面色怎么这么差?生病了?。”

江裕树浅浅勾起了唇,“受了点风寒,无事。”

“那你记得多喝热水…对了,这里刚好有,我给你去倒一杯。”说着陆岑溪抽回手,站起身来,走到饮水机前给他接了杯开水,“可能会有点烫,小心点。”

江裕树目光一直落在她身上不曾离开,眼神炽热,思念,贪婪,却又不得不小心翼翼,控制他们之间的距离。

“好。”

江裕树将水放在桌上,又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过来。”

陆岑溪:“这是什么?”

“药。”

江裕树坐近到她的身边,他知道这个小姑娘提防警惕的心思很重,但是他不介意,这样到也挺好的。

以后…她只有他就可以了。

“这是我带的金疮药,能够对你的伤口有帮助。”江裕树小心翼翼的拆开她纱布,看到伤口,目露着心疼,“还疼吗?”

她如实的回答:“还好,一点点…”

“一开始可能会有点刺疼,忍着点。”

陆岑溪点头。

其实他真的是个很温柔的人,放下公司事物来给她解决麻烦,陆岑溪清楚他在帝都的地位,这种事根本就用不着他出面,可他还是来了…

他越是越这样,对她越好…

陆岑溪心里就会有心理负担,她不能回应去报答他的这份感情。

她现在年纪还太小,他也还年轻,未来还有很多可能。

谁也都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接近他自荐枕席的女人很多,江裕树根本就不缺她一个。

如果仅仅是因为那次她的举动将他从地狱拉了回来,救了他的命,这份恩情也早就还清了。

那次的生日礼物,为她准备的一切,是她两辈子以来,收到过最大的惊喜…

陆岑溪从一开始并没有打算从他身上得到什么。

江裕树…也是在她计划之外的人,她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江裕树对她也有很深的执念。

哪怕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a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