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小说宁为相思意最新更新章节免费阅读_(宁为相思意)全文全本阅读目录(古风微小说)

小媚 2024-06-11 11:28:59 10
小媚 2024-06-11 10
点击阅读全文

思宁至今都记得,他看到她干干净净的模样,那眼睛里细腻的温柔与延展的笑意。

“宁为相思意,你就叫思宁吧。”

初春时节,天气总是阴晴不定。

思宁扒拉着算盘,百无聊赖的一个人在那叹气。

未几时,店里总算进了一个客人,约摸十六七岁的少年,一身青灰色粗布衣服,眉清目秀,左眼角有颗泪痣,格外惹人注目。

少年脸色有几分苍白,肩膀上落了雨。

他也不甚在意,冲思宁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

“姐姐,我来当个东西,你给看看,值什么价。”

少年面色从容,从怀里掏出一块灰蓝色的绒布口袋,小心翼翼的将自己小心宝贝的东西捧上前,隔着木质栅栏,递给思宁看。

思宁眼睛一亮。

她眼尖的第一眼便看出是块上好的羊脂白玉做成的龙凤乾坤佩。

玉色通透,光泽圆润。

那上面清晰的纹路,样式老旧,佩上垂下的流苏色泽极好。

想来,是被人好好珍藏着。

“姐姐给估个价吧,我家里急等着用钱,若不然,也不会当了这家传的宝贝。”

少年见思宁双眼发亮,嘴角上扬,便知道遇到个识货的主儿,忙不迭说道。

“当多久?”思宁眯起眼睛,指尖在玉身摩挲着,半晌,问道。

“三个月。”少年弯了唇角,抬眉,看向她。

“这样吧,一百块大洋,月利百分之二十五。”

思宁说着,开始写当票,将名称、数量、金额以及特点等等,一一写在当票上,核对过之后,递给少年。

“我等着你三个月后来取。”

思宁垂眸,拨弄算盘,似笑非笑的看着手中的玉佩。

私心想着,这玉佩,怕是他再也赎不回去了。

少年笑着点点头,一转身,却被匆忙跑来的人撞个满怀。

“你他妈没长眼睛啊!滚!”

阿石低头看着被他撞翻在地的少年,皱眉,踢了一脚,骂道。

思宁眸子一沉,抿唇,没有开口。

“思宁姑娘,少爷今晨突然上吐下泄,二奶奶正在那骂人呢!”

阿石原本是这苏记当铺里写当票的。

只是最近,越发犯懒了,总是迟到。

“今天少爷本该是去见沈小姐的,唉!”

思宁沉了脸,眉头一跳:“你整理下帐本,我先回去。”

思宁小心将玉佩放进贴身的口袋里,拍拍身上的灰土,走了出来。

那少年起身,冲他微微一笑,上前握着她的手,说道:“谢谢姐姐了。”

思宁弯腰拍拍他腿上的薄灰,语笑嫣然。

“快些回去吧,你家里不是急等着用钱么?”

少年点点头,转身跑了出去。

阿石仍旧在不停的骂着,思宁冷冷的回头看他一眼,他一哆嗦,低着闭起嘴巴。

思宁刚跨进宋家大门,迎面便招来一记闷棍,疼得她眼冒金星。

接着,便是二奶奶一阵拳打脚踢,揪头发抓脸,撕扯衣服。

凡是泼妇能做的,她都做出来了。

“娘,别打思宁,又不是她的错,是我自己吃坏了肚子,不怪她。”

宋池头疼的扶额,兴许是腹泄太厉害了。

脸色苍白,眼窝发黑,整个人也没什么精神,三四步走到二奶奶跟前,夺过她手中的棍子。

“哼,要不是少爷宠你,夸你有一双好眼睛,宋家,是断然留不得你这样的仆人的!”

二奶奶胸部剧烈起伏,两眼恨恨的盯着思宁,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一般。

“是思宁照顾不周,全凭二奶奶责罚。”

思宁跪着,嘴角淌着血,脸上的抓痕清晰可见,只是眉眼,仍是顺从的表情。

“哼,以后当铺你不用去了,打发到柴房做杂役去吧,别再碍我的眼。”

二奶奶指着思宁的脑袋,有些刻薄的模样,冷笑着。

“不要,二奶奶,思宁知道错了,思宁以后会好好照顾少爷,但是,请让我继续为当铺做工吧,我可以不要工钱,请您,饶了思宁吧!”

思宁一下又一下的磕着头,面色惨白,片刻,头上便一片乌紫。

“好了好了,娘,我说多少遍了,当铺的事你不要管,我的人也用不着你管!”

小说宁为相思意最新更新章节免费阅读_(宁为相思意)全文全本阅读目录(古风微小说)

宋池皱眉,面色青白,低头唤着思宁,“思宁,随我到房里来。”

“是。”

思宁起身,低着头,一瘸一拐的跟着宋池走去。

宋池坐在红木圈椅上,左手撑着额,面色疲惫。

其实他长得很好看,眼睛很大,瞳孔琉璃色,睫毛特别长。

鼻子挺拨,皮肤是浅浅的小麦色,温柔细腻,整张脸看起来棱角分明,宛如雕刻。

“你给我的饭菜里下了药,对不对?”

他皱着眉头,看着思宁不言不语的跪在地上,低着头,看着像顺服,其实,只有他知道她有多倔强。

“我没有。”

思宁没有抬头看他,双手搁置在双膝上,头发被扯乱了,衣领微微敞开,看起来,有些狼狈。

“思宁,我还不了解你么?你想帮我,对不对?”

宋池叹口气,眼睛里,全是疼惜。

他扯了扯米白色的西装,松了口气,看着她一身凌乱,温和了语气。

“瞧你,衣服又湿又脏,别再跪着了,去换件衣服吧,我不怪你就是。”

“谢谢少爷,只是,”思宁咬牙,银月般的眼睛里氤氲着雾气,“只是,药真的不是我下的。”

她说完,转了身,退出去。

思宁是十岁的时候,来到宋家的。

那时候,宋池也不过才九岁。

兵荒马乱的年代,思宁家破人亡,漂泊无依。

那天她饿昏在路上,是被宋宅的管家从街上捡回来的。

思宁跟着管家进宋宅的时候,宋池刚刚跟宋老爷在郊外骑马回来。

他在马上,英姿飒爽,眉目如画,眼睛里涌动着的风采。

那么多年来,一直是思宁心底是温暖的记忆。

他轻松的从马上跳下来,笑容满面的叫住愣愣的盯着他的思宁,孩子般的口气:“你来我家做工么?”

那个时候,思宁连个名字都没有。

一双大眼睛雾霭沉沉,楚楚可怜的站在那里.

衣服破烂不堪,脏兮兮的小脸面有菜色.

那是极度的营养不良,连她自己都不记得,有多少天没有完整的吃过一顿饭了。

宋池吩咐家丁领着她去洗个澡,然后给她一身换洗的粗布衣服。

思宁至今都记得,他看到她干干净净的模样,那眼睛里细腻的温柔与延展的笑意。

“宁为相思意,你就叫思宁吧。”

宋池笑咪咪的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这名字,便成了思宁永生的印记。她没有姓,有的,只是宋池恩赐给她的两个字。

宋家的当铺在当时的上海南汇有许多分铺,离宋家最近的,便是苏记。

思宁偶尔也从宋池那里打探,问他为什么宋家的当铺要叫苏记呢?

彼时宋池正一笔一划的教她写字,听完她的疑问,只是笑笑.

云淡风轻的说:“大抵是以前的主人姓苏吧,被宋家买下了,怕大家不习惯,所以,就一直沿用苏记这名字了。”

思宁手中的笔一划,好好的一个宁字,划出长长一道,看起来,格外丑陋。

宋池发现思宁有一双识珠惠眼,是那日,宋宅的家丁私底下喝酒赌博.

思宁原本也是不想管的,却一眼看到阿石手里拿着一颗蜜黄色的半透明猫眼.

猫眼线细而窄,界限清晰,显活光,一看就知道是猫眼中的上品.

却被阿石当做玻璃珠一样滚来滚去。

思宁上前,一把揪起阿石的耳朵,将他扭送到宋池面前,面色冷得吓人。

原来阿石误把它当作普通的玻璃珠子来玩儿,还好被思宁及时发现了。

打那以后,宋老爷经常带着她和宋池去铺子里学做生意.

思宁也极聪明,不出半月,就已经能坐柜了。

原本思宁是宋池房里的丫头,后来,宋老爷便特许她可以去铺子里上工.

只是宋池那里不肯放她,于是思宁只好两边跑,虽然累,倒也不曾说过什么。

这一呆,便是十年。

思宁出落得越发标致,婷婷玉立,宛然已经是宋宅里的一道风景。

二奶奶瞧着宋老爷每次看着思宁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儿,恨意也油然而升.

看着思宁,也越来越不顺眼.

每日里的事就是挑思宁的刺儿,逮着一丁点的过失就不肯撒手。

思宁除了忍,别无他法。

就像今天,明显是借着宋池生病的事想要打死她。

思宁换好了衣服出来,宋池已经站在那里等她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