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励志美文 >> 浏览内容

清歌木夕小说免费_落日不再星河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目录(清歌木夕)

小丽 2024-03-02 18:24:20 15
小丽 2024-03-02 15
点击阅读全文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 落日不再星河清 》,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 清歌木夕 ,故事精彩剧情为:最终,清歌弹了一首钢琴曲《欢乐颂》,听着下方传来的掌声,可她并不开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弹这首歌曲,好像是因为她需要宣泄,又好像不是她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总是强迫她弹奏这首曲子,每次弹不好就会被打手心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操控的木偶,没有自由,没有自我现在的她想要挣脱束缚,寻找真正的自己,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她记得在她读初一的时候,她试图挣脱过,可是以失败而告终那是个暑假,天...

【全文阅读】清歌木夕小说免费_落日不再星河清全文免费阅读目录(清歌木夕)

落日不再星河清第 2 章无助的清歌在线免费阅读

最终,清歌弹了一首钢琴曲《欢乐颂》,听着下方传来的掌声,可她并不开心,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弹这首歌曲,好像是因为她需要宣泄,又好像不是。

她想起了小时候,妈妈总是强迫她弹奏这首曲子,每次弹不好就会被打手心。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被操控的木偶,没有自由,没有自我。

现在的她想要挣脱束缚,寻找真正的自己,可是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她记得在她读初一的时候,她试图挣脱过,可是以失败而告终。

那是个暑假,天气很热,中午的太阳很是毒辣。

每天中午的时候,都有人来清歌家跟她父母打牌,清歌也见怪不怪了,反正没她的事情。

可这次,清歌却摊上了点霉运,

“歌儿,中午的碗筷还没有洗,你去洗下。”

清歌闻言刚要答应,可她看见自己的姐姐也在,所以她当作没有听到,继续自己的事情。

妈妈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在妈妈不停唠唠叨叨的话语中,清歌终于受不了了,她放下手中的书本去了厨房。

她没有经常做过这类活计,所以清洗时碗筷被碰撞的声音有些大。突然,一只碗被她碰到了地上,她也吓了一跳。

此时的清歌觉得没有什么,收拾一下就好了。

她弯腰刚要伸出手去捡起碎片,却不想妈妈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你怎么回事,就洗个碗,老远就听到叮叮咚咚的声音,你这是什么意思,在这摔碗砸锅的?”

妈妈的声音有些大,陡然吓的清歌手瞬间被地上的碎片划破了一道口子。

清歌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指在流血,她也没有时间注意自己,她正忙着解释,

“不,妈妈,我没有,这碗它是不小心碰到的,我不是……”。

清歌的解释还没有说完,姐姐幸灾乐祸的声音就突然响了起来,

“你还说你不是故意的,碗都碎在了地上,你还狡辩?”

清歌顺着姐姐的话,低头看着地上的碎片,她忽然不想解释了,因为好像没有人能听她的解释。

“歌儿,你怎么回事,不知道家里有客人吗?你发出那么的大的声音,还有礼貌吗?赶紧把地上收拾了”。爸爸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清歌从里到外的劈头说了一遍。

他们都走了,只留下清歌一个人蹲在那,清歌的眼泪很不值钱的掉了下来。

顺着泪水的滑落,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指受伤了,鲜血正在不停地往外冒,就连地板上也有好多。

也许是处于青春期,有些叛逆吧!清歌再也忍受不了自己所受的那份委屈。

她无声的哭泣着,低语呢喃着,

“我那是不小心的,我没错。”

“而且我的手指流血了,流了好多的血,为什么没有人发现呢?”

“我就这么不受你们的待见吗?”

远处传来他们的阵阵欢笑声,这笑声此时十分的刺激清歌的耳膜。

清歌愤然的起身,快速的朝那间充满欢笑的打牌室奔了过去,她就这样带着那正在流血的手指跑了过去。

她猛的推开了门,不管里面那些人的脸色是如何的惊讶还是怎么的不好,她哭着咆哮着:

“你们这些大人在这打牌,而且姐姐也在,为什么偏偏使唤我呢?我不是最小的吗?我就这么不受你们待见吗?你们看看,我的手指在流血,你们没看见吗?你们把我当作什么?为什么如此对待我?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生出来?”

清歌咆哮完了以后,房间里的所有人面色都有些不好看。清歌也看见了,也知道他们为什么?因为她打扰了他们打牌的情绪。

其中一位阿姨脸色阴沉的很黑,清歌认识她,平时清歌见到都会甜甜的跟她打声招呼。

“歌儿,是不是因为我们经常来你家打牌,你觉得厌烦了啊?那阿姨这就走,以后阿姨就不来了。”这位阿姨说着就要把手中的牌放下。

哭泣的清歌听着阿姨这阴阳怪气的话语,她心里有些震惊,她没有想到,一贯和蔼可亲的阿姨会第一个反驳她。

“难道平时的和蔼都是装的吗?”

“一触碰到自己的利益,就会露出她那锋利的爪牙。”

“人性还真是丑陋的很啊!”

“就连我自己也是如此。”

阿姨的话语,让清歌的父母感觉失去了面子。妈妈挂着牵强的笑容劝说着,

“她姨真是的,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干嘛,快把牌拿起来,等会我肯定让你一张。”

在妈妈非常给面子的情况下,阿姨笑了笑,但此时大家都把目光投在清歌的身上。

“你还有没有礼貌了,不就叫你洗个碗,那么大的脾气,出去站着去?”妈妈朝清歌生气的吼道。

清歌的目光一个一个的落在每一个人的脸上,结果发现,她刚刚的哭诉果然是一场笑的不能再笑的笑话。

她心里很是不甘心,

“原来,我在妈妈的心里还没有一个外人来的重要。”

同时她心里的那股犟脾气也涌了出来。

“不就是站着吗?我站就是了。”

中午毒辣的太阳之下,清歌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就算被太阳晒的汗流浃背,身上的皮肤也是被晒的通红。

她还是一动不动的站着。

“妈妈,你没听到歌儿刚刚怎么说的吗?”

“你们看看,我的手指在流血呢……”,

“噗嗤”一声,“哈哈哈……这,………这听起来得多委屈啊!”大笑的声音从那房间传到了清歌的耳朵里。

清歌听出来了,这是姐姐清莞在学着她说话的声音。

她感受到了讥讽。

她低头看着那根受伤的手指。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它好像不再流血了。

清歌心里不禁悲伤的一笑。

“是啊,的确够讽刺的!就连这伤口都取笑我,又何谈人呢!”

清歌生气的使劲的按着那处伤口,即使很痛,她也依然觉得无所谓,终于伤口再次流出了鲜血,清歌也终于放过了它。

而清歌也终于昏倒了在那个让她悲伤的中午。

她从医院醒来时,面对的不是关心,而是辱骂,

“哟,这是醒了,你怎么不去死的呢?还醒来干嘛?”

清歌问自己,“是啊!我怎么不干脆死了呢?还活着干嘛!”

“你还没有教养的问我,怎么把你生出来的,你知不知道廉耻啊,这是你一个小姑娘能问的吗?”妈妈站在清歌的面前不停的数落着她。

清歌不明白?她问这句话怎么就不知廉耻了?

后来护士的到来,打断了妈妈的愤怒不堪入耳的话语。

一曲作罢,台下雷动的掌声打断了清歌的思绪。清歌回过神来,脸上勉强的挂着一丝笑容,因为她此刻的心,好像在不停地哭泣,她的灵魂也在不停颤抖咆哮着。

“清歌,你妈妈好严厉啊!幸好我没有在这样的家庭里生活。”木夕有些担心的说道。

“没事,都习惯了。”清歌故作轻松的说道。

“清歌,你妈妈好过分啊!如果你以后有什么不开心的,就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木夕有些气愤的说道。

“嗯,谢谢你。”清歌重重的点了点头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开学季。

清歌看着那扇多少人趋之若鹜的大门,她第一次由衷的呼出一口气。

她,自由了!

可是,会吗?

本通过自己不懈努力就读于 x 市的985 大学的清歌,应该会大大的松掉一口气。

可是上天却总是喜欢跟她开玩笑,只是这次开的玩笑有些大啊!

大的她想明白了一个道理:世界生来就是不公平的,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歌儿,你能不能去你干妈家一趟,跟她好好说说,让她调点资金过来。”

本是周末回家休息放松的清歌,刚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她以为自己存在了幻听,

“妈,你刚刚在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你这孩子,耳朵长着是留着干嘛的?话都听不清。”

妈妈坐在清歌的床边,伸出手很温柔的理了理清歌耳边散落的头发。

可能是不习惯妈妈跟她说话的语气,清歌偏头躲了过去。

妈妈的手落在空中,显得有些尴尬不自在。

为了缓解这微妙的气氛,清歌再次问了一遍,

“妈,你刚才到底在说什么?什么干妈,什么资金?”

“哎!歌儿,就是家里生意出现了点问题,你爸爸他私自抽掉了大量的资金,现在有些周转不灵了,你能不能去你干妈家问问啊?”

清歌听着妈妈的话语皱起了她的眉头,她心里只听见了家里生意出现了问题,至于那什么“干妈”,清歌压根没往心里去。

“那叫我爸把资金调回来一些不就行了?不行再叫姐夫拿点”。

“你这孩子,怎么每次叫你做点事情,你都推三阻四的,就没有一次痛快过的。你别睡了,赶紧起来去你干妈家一趟,求求她再投点周转资金。”

妈妈一边不满的唠叨说着,一边就伸出手想把清歌拉起来。

清歌这次是彻底被弄清醒了,她看着妈妈眼神里的那些慌乱,脸上是实实在在的紧张。

“妈,你先别急着拉我,你先告诉我,谁是干妈?我们家到底怎么了?”

清歌的声音大了起来,她紧紧的盯着妈妈,希望妈妈能给她一个解释。

“就是你干妈啊。你爸最近有些糊涂,非要把资金全部抽走,现在我们需要点钱周转一下。”

清歌听着妈妈的话,她有些发懵,那人是她的干妈?

清歌有些接受不了的从床上起身,她在房间来回的走来走去,有些烦躁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最后清歌干脆抓起手机拨通了爸爸的电话,

“爸,你到底在干什么啊?妈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们家真的周转不灵吗?妈说的干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清歌说了一大堆之后,实际上电话拨通了好半晌都没有人接听,最后只传来了一声声忙音。

“你爸怕是又去应酬了,他的胆子越来越大了,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你那干妈最看重,最喜欢的就是你,只要你开口,没有什么是求不来的。歌儿,你快起来,妈去给你拿衣服,你起床吧。”

妈妈说着,便要去打开清歌的衣柜。

清歌上前一把推开了妈妈的手,不耐烦的喊道,

“我不去,那是你们大人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我又不认得她,我凭什么要去那所谓的干妈家?再说了,我见过她吗?我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呢?你都十八岁了,也该懂点人情世故了。你不记得了吗?你干妈在你小时候来过我们家啊,而且现在也是你爸爸的生意合作伙伴啊!”

“再说,我可是你妈,你帮妈妈分担一点事情怎么了?一点都没有小时候懂事了。”

妈妈说着就伸出手把清歌拉开。

清歌暴怒的再次推开了妈妈的手,

“我本来就不懂事,你找懂事的人去啊!干嘛找我?”

“你这孩子,怎么越大越不懂事了呢?哎!真是气死我了。”

“你老说我不懂事,你每次叫我做的事情,都是要叫我去做一些我不愿意的事情。再说,那什么干妈是你们认得,不是我。我只见过她一次,而且那时候我还那么小,我只是被你们逼着不情愿的喊了她一声,只有一声而已。”

清歌愤怒不甘的咆哮着,仿佛是想把这多年所受的委屈统统的发泄出来。

她想起来了,那还是她上小学六年级的事情了。

那不是一句玩笑话吗?

妈妈听着清歌的话,顿时火冒三丈。

“让你做就做,哪来这么多废话。”

妈妈说着就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走到门口的时候又转过了身,

“你赶紧起来收拾一下自己,我送你过去,别到时候去了丢人现眼。”

门“嘭”的一声被关上了。

清歌看着那扇被关上的门,第一次觉得自己跟这个家格格不入。

听着那离去的脚步声,清歌如木偶一般狠狠的摔倒在自己的床上,脑子里乱糟糟的,她什么都没有想,就那样睁着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

上天为什么这么不公平?给了她一个支离破碎的童年还不够,现在还想剥夺她对家的期盼。

明明家是让她感到最亲切最有安全感的地方,现在却成了让她感到最压抑的地方。

为什么她就没有选择父母的权利呢?要是能选择的话,她宁愿自己从未来到这个世界上。

那样就不会有现在的无奈跟痛苦了。

原来干妈是可以硬塞的吗?

那年清歌六年级,十二岁的清歌中午放学回家,原本心情还算不错的她,一进家门,就迎来了姐姐笑着喊她的声音,

“歌儿,快来,你看家里谁来了?”

清歌听着姐姐有些轻笑的声音,年幼的她没想太多,反而充满好奇。

她随着姐姐进去客厅,她看见一个陌生的阿姨正和妈妈聊天。

妈妈看到清歌,脸上顿时浮现出惊喜中带着些许尴尬的笑容。

“歌儿回来了啊!快过来叫人!”

那位阿姨满脸笑容的看着清歌,

“这就是清歌吗?长得真好啊!”

“哈哈……,她大姨你真会说话,不过歌儿确实很好,每次考试都拿第一。”妈妈的脸上堆满了笑容。

“歌儿,这位是李阿姨,她今天来可是专门来收你做她干闺女的,以后啊,她就是你的干妈了。”

清歌也许是因为妈妈在外人面前夸赞了她,她此时脸上不禁爬满了绯红。

“阿姨好!”清歌略带害羞的低声喊了一句。

阿姨高兴应了一声。可是妈妈好像不是很乐意,她一把拉过清歌,来到李阿姨的面前,

“歌儿,不能没有礼貌,要叫干妈。你看那边桌上,都是你干妈给你买的东西”。

“别傻站着了,快叫人”。妈妈说着,在清歌的手臂上稍微用点劲捏了捏。

原本害羞的清歌,瞬间被妈妈的动作惊醒,她回头呆呆的看着妈妈,她知道,那动作是妈妈在警告她,让她听话,不要无理取闹。

李阿姨可能看出了清歌的不愿意,又或者是孩子小害羞的缘故,她忙跟着妈妈说道,

“哎哎,你别逼孩子了,孩子还小,又是第一次见面,这情况难免的。”

阿姨的话不仅没有打消妈妈的执着,相反,却是激起了她那股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

在一定程度上,清歌的犟脾气应该是遗传了她的妈妈。

“这怎么可以的啦!你今天可是专门为她而来,我怎么好让你空手而归。”妈妈笑着跟李阿姨说着,手上却再次加重了力道。

清歌知道,妈妈发怒了,她生气了。

她抬起头看了看眼前的阿姨。

她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干妈。”清歌忍着疼痛,脸色涨得通红小声的喊了一句。

但是妈妈听到了,李阿姨也听到了,她们都很开心。

“哎,好孩子,快去吧!去看看干妈给你买的礼物。”

清歌站在原地没有动,她看着妈妈和李阿姨两人相互聊着往厨房走去。

“歌儿,走,带姐姐去看看你干——妈给你买的礼物。”姐姐从身后走了过来,她故意把“干妈”两个字加重并且延长声音说着。

清歌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

“怎么了,这是有干妈疼了就耍大牌了?”

“果然有了干妈的人就是这不一样啊!”

姐姐说着,就伸出手拉着清歌。刚刚好,姐姐触碰的地方正好是妈妈方才使劲捏住的地方。

清歌有些疼痛,她顿时在姐姐的诧异目光中甩开了姐姐的手。

听着姐姐不知是讥讽还是羡慕的话语,清歌面无表情的淡淡说了一句,

“那些礼物都送给你。”话落,清歌便头也不回的去了洗手间。

她撸起袖子看了一眼手臂,

“它有些青了呢!”

清歌眼角瞬间不争气的落下了泪水,但很快她就用冷水使劲的拍打着自己的脸。

因为等会要出去见人,被妈妈看到,会骂她的。

小说《落日不再星河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