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洛诗涵战寒爵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完整版_(洛诗涵战寒爵)的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洛诗涵战寒爵)全文阅读

小兰 2024-02-29 07:48:42 22
小兰 2024-02-29 22
点击阅读全文

洛诗涵战寒爵 的主要出场人物是洛诗涵战寒爵,是网络作家洛诗涵创作的总裁豪门小说,这本书笔下生花,内容丰富多彩,洛诗涵战寒爵的详情概要:海天一色。不过洛诗涵很快回过神来,战寒爵回家的原因是为了给战夙做饭!她有些动容,无所不能的战寒爵,却还是要纡尊降贵的伺候儿子。忽然,洛诗涵的目光移到战寒爵脸上,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道,“战爷,你别告诉他这饭菜是我做的。

封面

《幸孕宠妻:战爷,晚安!》精彩章节试读

海天一色。

不过洛诗涵很快回过神来,战寒爵回家的原因是为了给战夙做饭!

她有些动容,无所不能的战寒爵,却还是要纡尊降贵的伺候儿子。

忽然,洛诗涵的目光移到战寒爵脸上,带着一丝哀求的意味,道,“战爷,你别告诉他这饭菜是我做的。”

战寒爵恶趣味的捉弄道,“我做的饭菜,你有资格吃吗?”

洛诗涵咬唇,“只要你让战夙吃我做的饭菜,我......不吃中午饭。”

战寒爵满意的点点头,朝楼上喊道,“战夙,下来吃饭。”

很久后,战夙才开门走下来。

站在楼梯口,瞄到那些奇怪的菜品后,便猜到这些菜品并非爹地的杰作,赌气道,“我不吃。”

战寒爵道,“我给你带回来的外卖,你将就着吃点。今天爹地太忙了,没有时间给你做饭。”

战夙便绷着一张脸走下来,坐到饭桌边,拿起筷子勉为其难的吃起来。

战寒爵坐在战夙对面,拿起原本属于洛诗涵的那份筷子,随便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嘴里。

战寒爵的吃相非常迷人,他那张宛若冰雕似的脸颊似乎有世界上比例最完美的咬肌。伴随着每次吞咽动作,他那性感的喉结绝对蛊惑人心。

五年了,洛诗涵以为自己对这个男人所有的爱都被飞逝时光的带走。现在才明白,逃避不见,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办法。

这个男人,她只要多看他几眼,就会彻底沦陷。

两世的深情,不论她怎么逃怎么躲,兜兜转转最后还是与他相见相遇。这是老天对她的救赎还是惩罚?

战寒爵吃了一块红烧肉,那肉软糯稀烂,几乎入口即化。而且淡淡的麻辣味很适合孩子的口味。对于他这种有胃病不能吃辣的人来说也算是一道开胃菜。

对面的战夙,一开始眉头紧紧蹙起,一脸嫌弃的模样,勉为其难的扒了几口饭菜后,眼底绽放出惊喜。

“外卖哪里买的?”战夙忽然问。

洛诗涵心虚的望着战寒爵,看他怎么圆谎。

战寒爵丝毫没有一丝丝慌乱,淡定如斯的对战夙道,“食不言寝不语。”

洛诗涵:“......”

洛诗涵丝毫没有因为战寒爵机智的圆场感到窃喜,反而有些隐隐的心酸。

战夙已经十分沉默寡言了,战寒爵偏偏还用豪门这些教条规则约束他。战夙就好像囚笼的鸟儿,会被束缚的踹不过气来。

那他还怎么释放孩子的天性?

直到午餐吃完后,洛诗涵麻利的收拾了碗筷,战寒爵和战夙简单交流了几句,“战夙,和阿姨相处得愉快吗?”

“神经!”战夙蹦出两个字。

战寒爵反应了一会,才明白儿子在骂洛诗涵。偷偷瞄了一眼厨房里的洛诗涵,看到她站在水槽边认真刷碗,那动作娴熟。

与五年前笨拙的那个女人判若两人。

这五年,这女人倒是学会做女人了。脑海里忽然想起洛诗涵那个“小情人”,战寒爵性感迷人的唇角讥讽的勾起。

“喜欢她吗?”战寒爵忍不住问。

洛诗涵和战夙目前看来倒是相处得很融洽嘛,这个让他有点失落。

战夙摇头。

战寒爵满意的点点头。

战寒爵又来到厨房门旁,颀长的身躯瞬间带来一股子不可忽略的威压。

洛诗涵转头望着他。“战爷有事?”

战寒爵幽邃的目光落到碗柜底层,那里装着的每样瓷器都是战夙的逆鳞,如果让洛诗涵帮忙收拾一下,保不齐会发生点意外的惊喜。

“能帮忙把碗柜底层的厨具清洗一下吗?或许我最近用得上。”

洛诗涵爽朗的应道,“没问题。”

战寒爵眼底闪过一抹冷光。也许是心情大好,难得发了善心,“如果饥饿难耐的话,那里有许多乐高,你可以尝试着拼一拼,应该可以帮助你度过漫长的一天。”语毕转身离去。

洛诗涵微怔——

拼乐高?

这三个字触碰到她心底某处脆弱的地方。

战寒爵富有磁性的嗓音与记忆深处的那道嗓音重叠在一起。

第17章

那一年,她十岁。

随着爷爷一起从燕城来到帝都拜访他的好友——战庭海。

那时候的战寒爵已经是名满帝都的风云人物。惊才绝艳,俊美非凡,而且是全球赫赫有名的顶尖黑客。

初见时,他把她当做了外室的堂妹,怕她打扰他学习,找出许多他从前玩的乐高,抱到她面前,道,“这些玩具,应该够你拼一天了。希望你不要打扰到我。”

可是她很快就拼完了乐高,拿着乐高拼图去找他时,战寒爵望着她惊呆极了。这小家伙拼凑乐高的速度可与当年的他平分秋色啊?

他免不得多看了几眼这个很有天赋的妹妹,她长得清纯娇美,就好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一双潋滟秋瞳澄澈如海,望着战寒爵可怜巴巴的哀求道,“哥哥,你陪我玩,好吗?”

战寒爵对她好感度倍增,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叫什么名字?”

不怪他记不得堂妹的名字,实在是因为两位叔叔风流韵事多,外面的女人多得数不清,一到重要节日。那些女人就会带着战家的私生子们粉墨登场。

战寒爵万万没想到,他认错了人,她告诉他,“我叫严铮翎。”

他惊异了半天,俊美如希腊雕塑的完美脸庞不知为何忽然笑了。

原来是从燕城来拜访爷爷的严家人!

“哥哥你笑起来真好看?”她花痴的夸他。

战寒爵打量着这个十岁的小丫头,早就听长辈们夸过她,聪慧过人,不输男儿。他没想到,这么聪明的女孩子却长得这般软萌。

“那你长大后愿意嫁给我吗?”战寒爵也不知道当初的他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说出这句话来。

更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点头如捣蒜。

她对他的爱情,应该就是在那时候萌芽的吧?

哐——

一不留神,手里的碗,忽然滑落。

一声脆响将洛诗涵的思绪拉回,看到地上的一滩碎渣,洛诗涵欲哭无泪。

“啊——”战家的碗,那可是价格不菲啊。

战寒爵置办家居生活用品的习惯。那真正是奇葩得让人掉一地鸡毛。

不求好看,不求实用,只求最贵。

战寒爵给出的由也十分符合他的霸道人设:一分钱一分货。

而且,以战家这两父子奇葩的强迫症来看,有可能因为这只碗的破损而让他们放弃整套碗。

那她岂不是要支付巨额赔款?

战夙听到厨房里传来女人杀猪般的声音,好奇心促使他推开了厨房的门。看到地上的粉红色碎渣,战夙的俊脸漫出惊恐万状。

“战夙,我是不小心的。”洛诗涵朝战夙挤出一抹干巴巴的笑。

战夙发狂般冲过来,伸手就要去捡那破碎成渣的碗。

洛诗涵怕刺伤他的手,身手阻拦他。“战夙,你别捡——”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