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夜寒笙宋君含今日书单最新更新-夜寒笙宋君含全文在线观看

xiaor 2023-12-10 14:18:29 11
xiaor 2023-12-10 11
点击阅读全文

君含“嘶”的一声叫出来,可只叫了一声,却咬着下唇,死死忍着。

谢容钰动作一顿,仰头看向她:“我轻点。”

他用刚拿来的上好的雪山膏帮她揉着红肿的脚腕。

谢容钰敏锐的感知到宋君含的情绪不好,便提起另一件事:“我找了医术高超的大夫,为你诊治身体。”

宋君含身体一僵,压下心底的酸楚淡淡道:“只是白费心思罢了。”

无论如何,孩子依旧是她心中的痛。

可现在想来,没有孩子,也许是幸运的。

谢容钰动作轻柔,这句话像是从喉咙里发出来的:“相信我。”

宋君含心底忍不住自嘲,他要如何值得她相信?

如今,她已经是谁都无法完全相信了。

今夜,谢容钰自觉的没有留下来。

宋君含独自一人,终于有时间整理这一整天的思绪。

太子不一定值得相信,可若是一直待在谢府,她只会一直被蒙在鼓里。

她告诉自己,不管用什么手段,她一定要离开。

翌日。

宋君含下定决心,便写了一封信,让素霜交与太子。

至于其中用什么手段,上次传信时,她就知道,府中有太子的眼线。

此时,谢容钰下朝回到府门口,云一便迎了上来:“大人,云二传信来说,小公子想见您。”

谢容钰第一次拒绝:“等我忙完便去。”

说完,就走进畅映阁。

夜寒笙宋君含今日书单最新更新-夜寒笙宋君含全文在线观看

突然,他停住脚步。

谢容钰看了庭院另一边匆匆离开素霜一眼:“她要去做什么?”

宋君含正好出来听见,只感觉心漏了一拍。

面上却强壮平静道:“我让素霜去准备祭拜父亲的东西。”

谢容钰顿了一瞬,语气沉稳:“我陪你去。”

宋君含看向他,目光染上一分讥讽。

这么多年来,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陪她去祭拜父亲。

“好。”

宋君含答应下来。

待到素霜回来,两人便要启程去皇觉寺。

此时有一辆豪华的马车向谢府驶来,里面坐着瑾儿和云二。

瑾儿拉着云二,仰头问道:“云叔叔,爹爹知道瑾儿偷偷跑出来,会不会生气啊?”

云二摸着他的头,嗓音不同于以往冷硬,温柔至极:“不会的,大人最疼你了。”

瑾儿掀开帘子,睁着一双溜黑的眼眸望着外面,却瞥见府门口,谢容钰牵着一个女人出来。

他的期待顿时转变为愤怒,还有对谢容钰身边的女人的厌恶。

他记得这个女人。

他喊过娘亲。

他也记得,娘亲说过,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所以爹爹才会不来看他。

“停车。”

马车停下后,瑾儿小小的身子灵活的跳下马车,蹬蹬的朝着两人跑去。

宋君含刚出府门,忽然看见一个小孩朝她冲来!

她毫无防备,而对方拉起她的右手腕,便咬了上去:“你这个抢走我爹爹的坏女人,我讨厌你!”

第三十八章

宋君含只觉手腕一疼,连忙将手抽回。

瑾儿跌落在地,一下就爆发,大声哭了出来。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

在场的丫鬟和家丁看着宋君含的目光都带着异样。

云二连忙上前,想要将瑾儿扶起,可谢容钰却一个冷漠的眼神扫过来,制止了他。

他停在原地。

谢容钰看向瑾儿,一脸严厉:“自己站起来。”

瑾儿委屈的看着谢容钰,随后便边哭边自己爬了起来,然后站在原地,继续哭。

云二心疼的奔上前,半跪在地上,安慰瑾儿道:“别哭。”

说完,便看向宋君含,指责道:“少夫人,瑾公子只是小孩子,你为什么要下手这么重?”

宋君含顺便变成了一个坑害庶子的恶毒嫡母。

引得过路的百姓频繁侧目,议论纷纷。

谢容钰扫了一眼众人,转身进屋:“先进府。”

众人又进了屋。

大厅。

谢容钰牵起宋君含的右手,看着她手腕处的牙印,黑眸看不清情绪:“疼吗?”

宋君含将手收回来,将伤口用袖子遮住:“不疼。”

云二见状,心底升起一股怒意,只觉得谢容钰是被宋君含迷住了。

平日里大人是多么紧张小公子,现在郡主当着他的面欺负小公子,他都无动于衷。

云二满脸不忿。

谢容钰充满压迫感的视线扫向他:“谁让你带他出来的?”

云二连忙跪下来请罪:“请大人责罚。”

瑾儿见状,边哭边来到谢容钰身边,抱着他的大腿,哭得更伤心:“爹爹,你不要罚云叔叔,是我求他的……”

谢容钰神色难辨。

云二的额头沁着冷汗。

谢容钰低头,看着自己腿边的小人,目光幽深,问他:“谁教你咬人的?”

瑾儿听着他严厉的语气,瘦小的身子一颤,忘记了哭。

宋君含忍不住看过去,便看到瑾儿眼眸水汪汪的,硕大的泪珠还挂在上面,看起来十分可怜。

她心神一动,难以控制的厌烦和难受上涌,起身道:“这里你处理,我先去寺庙了。”

谢容钰见她要走,心中越发烦躁。

“瑾儿,我教过你的,都忘了吗,罚你抄写一百遍《孝经》。”

瑾儿咬着下唇,仰头惨兮兮的看着谢容钰,想哭却憋着,要哭不哭的模样。

“云一,把小公子带下去。”

谢容钰直接下令,让云一将瑾儿带走。

随后又发落了云二:“官降三级,罚俸一年。”

说罢,便追上宋君含,语气温和:“我们走吧。”

宋君含没有搭理,甚至没有看他一眼,只是任由他跟着。

皇觉寺,长生殿。

香火冉冉。

宋君含轻车熟路来到了父王的牌位前,点燃三柱清香:“父王,我来看您了。”

谢容钰也上了两炷香。

蓦然,宋君含开口:“楚然说,我父王和母后之死和你有关。”

谢容钰身影一僵,良久,才看着她说道:“当年之事很复杂,等时机成熟,我会告诉你一切。”

宋君含早就预料到他不会说,指向荣亲王的牌位冷冷道:“那你就当着我父王的牌位发誓,我父王和娘亲之死与你无关。”

第三十九章

谢容钰怔了许久,转头直直看了宋君含半晌。

才举起手,直接立誓。

“我发誓,他们二人之死,与我无关。”

谢容钰说完,一阵风吹过,一瞬间,将屋内的烛火都吹灭了!

长生殿暗下来。

谢容钰也是一惊,转过身来,两人四目相对。

这一眼,包含了太多。

宋君含什么也没说,信和不信,真与假,此刻说出来连神佛都觉可笑。

祭拜完,又回了谢府。

回去时,谢容钰先下马车,和往常一样伸手去扶着宋君含。

良久,宋君含都没有动静。

就在谢容钰失望之际,宋君含突然伸出手,搭在他的手上。

谢容钰心蓦然一松。

牵上了她的手,他就舍不得放开。

两人刚回到谢府,便见到了等候在府内的常德公公,说是陛下召见。

谢容钰交代了宋君含两句,便进了宫。

宋君含看着谢容钰离开的背影,目光一片冷意,问一旁的素霜:“事情办好了吗?”

素霜答道:“办好了。”

宋君含回了畅音阁,往日都要入偏殿拜一拜,可今日却径直进了内室。

另一边,镇国候府。

封玉一袭钰色长袍,镂空金冠束着长发,整个人高冷不可侵犯。

这时,一个身穿劲装的男子持剑进屋禀报道:“侯爷,黑衣人的尸体已被我收回来了。”

男子便是封玉的副手,齐铭。

他和封玉一起回京。

只是封玉向来都不按规矩来,独自离开大部队,骑马先行回京。

封玉没说什么,转身看向他:“这几年,我不在京城,京中发生了何事?”

“先太子被废黜后便一直呆在五台山,二皇子许君宸已经成为新太子,近两年来陛下寻仙问道,宠信国师,朝政尽数被谢首辅掌握,而新太子正试图从首辅手中夺权。”

封玉冷笑一声。

齐铭又道:“暂时还未发现老侯爷之死与两人有关。”

封玉看向窗外那棵光秃秃的梅花树,突然问道:“那荣阳郡主呢?”

齐铭一直跟在封玉身边,早就预料到主子会问起这件事情。

“当初郡主嫁人不过半年,荣王便自杀了,荣王妃也疯了,郡主之名实存名亡,这些年来,因为无所出,被婆母嫌弃。”

“就在前些日子,荣王妃又死得不明不白。”

齐铭说完,便发现封玉沉默下来。

谢府。

傍晚,谢容钰回府,还带回了无垢。

宋君含却看着谢容钰带回的这个紫衣男子愣住了。

饶是她见过很多美男子,却依旧回被眼前之人的容貌所震慑。

直到谢容钰突然出现在她面前,阻隔了她的视线。

他语气森寒为两人介绍道:“这位是我夫人,这位是国师无垢。”

宋君含回过神来。

国师深受当今皇帝的宠信,但自从出现在皇宫后,便一直居住在摘星楼,深居简出,鲜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外面传说,国师是一个假道士,专门用邪门歪道迷惑皇上。

可没想到,他是如此……仙人之姿。

谢容钰扶着宋君含到一旁落座,说道:“无垢医术高超,我请他来为你医治。”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r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