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姜卓宁沈听肆第一章试读_姜卓宁沈听肆无删减全文

小菁 2024-02-28 06:16:36 18
小菁 2024-02-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姜卓宁沈听肆 的主人公是姜卓宁沈听肆,是作者姜卓宁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书意味悠长,行云流水,姜卓宁沈听肆主要讲述了:可在姜卓宁和他擦身而过之际,谢南州拽住了她的手腕。只是他的面容依旧隐匿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也摸不透。但以姜卓宁对他的了解,他现在必定是神色冷厉的。不过不是因为妒忌,也无关乎感情,只是单纯男人的胜负欲在作祟。

封面

《姜卓宁沈听肆》精彩章节试读

可在姜卓宁和他擦身而过之际,谢南州拽住了她的手腕。

只是他的面容依旧隐匿在黑暗中,让人看不清也摸不透。

但以姜卓宁对他的了解,他现在必定是神色冷厉的。

不过不是因为妒忌,也无关乎感情,只是单纯男人的胜负欲在作祟。

“宁宝这张嘴本是挺甜的,但咱们男人不都好这一口么?”

沈听肆没察觉到谢南州的不对劲,还别有暗示地盯着姜卓宁的嘴巴调侃着。

末了,还不忘掐了下姜卓宁的脸颊。

“事情我都会安排好,今晚就跟我回去,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千万别和那个姓王的老秃驴出去。”

姜卓宁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

除了那辆车,姜卓宁今儿个更想要沈听肆这承诺。

如今沈听肆已经给了承诺,姜卓宁见好就收,去准备登台表演。

姜卓宁回来了,今晚舞蹈的C位依旧是她。

她踩着细高跟,穿着超短银色裙,在舞台上大肆显摆白得发光的长腿时,台下的男人目光都忍不住被吸引了过去。

沈听肆更是找来了崔媛,让崔媛准备了一份协议,准备把姜卓宁领回去。

崔媛猜到今晚玩这么一通,沈听肆肯定想把姜卓宁领回去一段时间,协议早就准备好了。

沈听肆刚提协议,崔媛就退出包厢,准备取来。

只是崔媛没想到,她还没抵达办公室,半路就被人拦了道。

“谢少?”崔媛有些诧异地看着立于跟前的修长身影。

他正背靠在过道墙壁上抽烟。

烟气笼罩之下,他的身影变得虚虚实实。

但那双烟气下的眼眸,阴鸷和犀利半点没有锐减。

“沈听肆开价多少?”

“什么?”

“他包姜卓宁,开价多少?”

谢南州的眼神顿时又冷了几分。

崔媛这才明白,谢南州想梅开二度截胡,和沈听肆抢人。

但崔媛也纳闷,谢南州也尝过鲜了。

现在闹截胡这一出,又是什么意思?

崔媛一脸疑惑之际,就听到谢南州说:

“不管沈听肆开价多少,我出他的两倍。”

第10章

姜卓宁正在后台卸妆。

她料定晚上会被沈听肆带走,而沈听肆又喜欢她素颜的样子。

所以她打算投其所好,晚上也免得折腾完还要卸妆。

但妆刚卸了一半,风铃暴躁地闯了进来。

“你以为让陈总把我甩了,我就会放过你吗? jian ren !”

风铃上前就去拽姜卓宁的头发。

姜卓宁也没有落下风,很快腾出手去扯风铃的。

“别血口喷人,我这两天都待在医院。”

“除了你,不会有别人。”风铃还试图抓花姜卓宁的脸。

可脸是他们这一行吃饭的工具。

“疯狗咬人也要有个度。”

姜卓宁断不可能让风铃威胁到她的生路,反手就是猛扇了风铃一巴掌。

前几天刚做的美甲尖得吓人,刚好在风铃脸上留下了一道划痕,疼得她顾不上其他,捂着脸歇斯底里地尖叫。

姜卓宁乘胜追击,又是一脚踹在风铃的身上。

“我之前不打你,只是担心把你打出毛病来。你以为我真的怕你?”

风铃痛得跪在地上。

崔媛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

“这又是怎么了?”

崔媛深知风铃容不下姜卓宁,但她故作迷糊,时常安排两人一起登台,其实就是两边都不愿意得罪。

“你们都是我最器重的女孩,怎么能在后台打成这样?这要是传出去,只会让别人看了我们的笑话。”

姜卓宁知道,崔媛又想息事宁人。

她冷瞥了崔媛一眼:“以前我的确想息事宁人,但后来我发现啊,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

崔媛笑容一僵,知道姜卓宁不愿再忍气吞声。

要是寻常,崔媛也不想舍弃一方,还会再继续劝说。

但今晚,谢南州又打算在沈听肆和姜卓宁之间横插一杠,让崔媛觉得姜卓宁潜力无限。

姜卓宁才入行多久,就能让两大鱼暗中较劲。

假以时日多多栽培,恐怕真能成为她的一大摇钱树。

于是,崔媛扭头呵斥了风铃一番,让她不要再滋事。

风铃格外恼火:“崔媛,我给你赚了多少钱,你竟然偏袒她?”

“你哪天要是能同时给我钓上两个公子爷,我也偏袒你。”

崔媛非常直白。

风铃眯起眼睛:“两个公子爷?除了沈听肆,还有谁?”

姜卓宁听到两个公子爷的时候,也懵了下。

可回过神来,她脑子里即刻浮现了谢南州的身影。

“这不是你该打探的。先出去,我要和宁宝好好谈谈。”

感情对崔媛而言并不值钱,她只看谁给她赚钱多,谁就是她的宝。

风铃气不过,狠狠地瞪了姜卓宁一眼,“给我等着!”

这意思是,姜卓宁算计她,还有今天这一顿打,她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姜卓宁也没有丝毫客气的回敬:“要是不怕再挨打,尽管再来!”

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的道,姜卓宁算是彻底领悟了。

否则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风铃见姜卓宁这般不饶人,气得又骂骂咧咧了一顿,才转身离开。

风铃一走,崔媛就小声道:“她心眼小,你招惹她做什么?”

姜卓宁冷嘲:“我不招惹她,她就能给我活路?再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是我主动招惹她了?”

分明就是风铃先来扯她头发!

崔媛知道劝下去,也是两边不讨好,索性直接跳过这话题。

“沈少让我拿合同,想把你带出去半年。”

沈听肆性格浮躁,再喜欢的女人都是日抛,极少会包女人。

基本上都是看上哪个,就约出去吃宵夜。

姜卓宁能让他动心思,包上一年半载,已经实属不易了。

姜卓宁追问:“你刚才说两个公子爷,另一个是谢南州?”

“是。你之前不是和谢少闹得很不愉快吗?他今天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当初姜卓宁被谢南州的人丢回会所的一幕,崔媛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那天的姜卓宁像是灵魂被抽走的行尸走肉那样,不吃不喝了整整一周,才缓过来的。

现在,谢南州这一招截胡,像极了对当初姜卓宁动感情的回应,虽然晚了点。

“我哪知道啊。许是空虚寂寞冷,也可能单纯的想要和沈少较劲。”

姜卓宁见识过了谢南州的无情冷血,又怎么可能会犯傻以为,谢南州爱上她?

“也是,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不过,谢南州私下找我,开了双倍价钱,你要不要还跟他?”

姜卓宁挺喜欢这双倍价格的,但就是不想对着谢南州那张脸。

“你把有人要双倍价格截胡的消息,透露给沈少。”

崔媛:“……”

崔媛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第11章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