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无法抗拒的成为坟头霸主的第N年,我被新来的捉鬼师给收了之作:小故事最新完整版,不容错过!

小雪 2024-06-11 19:36:12 5
小雪 2024-06-11 5
点击阅读全文

跟连天纵走的那天,坟冢里的鬼门夹道相送。

倒不是我鬼缘好,而是我走了,以后就没鬼抢他们祭品吃了。

没办法,我在这三河镇的坟冢里等了太久了,久到没人再来祭奠我。

久到我忘记了那个要等的人是什么模样。

现在我不想等了,入轮回也好,下九渊也罢,总之想做点别的事情。

我不知道自己的姓名,也忘记了时间。

在三河镇的坟冢里游荡,看着新的鬼来,旧的鬼去。

我只记得,我在等一个人,看他一眼,便可入轮回。

可我等的太久了,久到没人再来祭奠我,只能在坟冢间觊觎别人坟头的祭品。

如今这个年代,会带吃食来祭奠死者的已经不多了。

我初见连天纵那天,正好有个新死的鬼。

他家人带着不错的点心,我实在饿的难受,于是给那只鬼挤走了,打算霸占他的祭品。

可点心还没放进嘴里,我就被捆了。

彼时的连天纵年纪尚轻,二十郎当岁,长得十分俊朗,以我飘荡三千年的眼光来看,能长成这样的算是罕见。

可我不明白,这个年代怎么还有捉鬼师?

大家不都是信仰科学了吗?

“饿鬼休要伤人,待我收了你,渡你入轮回。”他口中振振有词。

“我没伤人,我伤的是鬼。”我开口辩解。

无法抗拒的成为坟头霸主的第N年,我被新来的捉鬼师给收了之作:小故事最新完整版,不容错过!

我在他眼睛里看见了惊讶,“还是只有道行的,竟修炼的能说人话了。”

不等我再辩驳,捆我的绳子就开了。

倒也不是连天纵体谅我这只鬼肚饿,只是这个年代人家祭祀,他在坟头做法,惹人生厌。

我看着他左躲右闪,被祭祀的人给赶走,赶紧把点心塞进嘴里。

我其实不会修炼,记忆回想到头,我就是会说话的。

这些年来,也有不少散修要渡我去修炼,可我只等着那个人。

晚上,他又回来,见我竟然没跑,于是又要收我。

“你能渡我入轮回?”我有些期待。

“你要入轮回?”连天纵很诧异。

我等的太久了,久到忘记了那个要等的人是什么模样。

这样的等待似乎没意义,我想离开这里,入轮回也好,下九渊也罢,总之想做点别的事情。

我对他说:“你渡我入轮回,我便不伤人……哦,不伤鬼了。”

连天纵模样高深,“你既然有这等觉悟,我便助你。”

离开三河镇的那天,坟冢里的鬼门夹道相送。

我头一次见他笑,他弯着嘴角,“看不出,你人缘……不是,鬼缘还挺好的。”

我也噙着笑,但没回应。

鬼有鬼话,他听不懂,我能。

他们是欢送我这个坟头霸主。

我走了,以后就少一只鬼抢祭品吃了。

连天纵带着我走了很久。

这个时代的道观不多,他似乎是个苦修,遇不到道观就风餐露宿。

索幸我是只鬼,寄宿在他法器中,过的比他好多了。

“我饿了。”

这是这段时间,我对他说过最多的话。

连天纵起初很诧异,他以为鬼是不吃东西的。

到如今已经习以为常。

“我没钱了。”

我没想到,有一天他会这么回答我。

看着这张好看的脸在叹气,我实在没立场怪他什么。

“那……我帮你捉鬼?”我有点犹豫。

但口腹之欲战胜了理智,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说出这么坑害同胞的话。

可连天纵很开心,“好!捉一只鬼入轮回,就能领一百块钱!”

我对钱没什么概念,只是看他开心,我似乎也有了情绪。

那天晚上,连天纵带我去了一处烂尾楼。

天黑无月,冷风习习。

说句不争气的,我有点害怕。

我想回法器里,可他不让。

于是,我只能伏在他肩头。

“鬼也怕鬼?”他开我玩笑。

“害,那不都是从人过来的吗。”我企图缓和一下气氛。

然而,话刚说完,一个鬼影子就从眼前飘了过去。

“啊——”我鬼嚎了起来。

连天纵抄起家伙追了过去,我死死抓着他肩膀,顺风飘荡。

画面过于诡异。

以至于那只鬼被我们堵在墙脚的时候,十分生气。

“嘎嘎,嘎嘎嘎……”鬼声凄厉。

人鬼语言不通,我担任起了翻译的角色,“他骂你。”

连天纵抬手要收他。

那只鬼奋起大骂,言辞有些难以启齿。

我都听不下去了,“别骂了,不就是入轮回么。”

现在的鬼可真奇怪,活着的时候感叹人间不值得,死了又贪恋凡尘不肯走。

那鬼被我开口说话吓到了,整只鬼僵住。

我附在他耳边,“好机会,快收了他!”

连天纵眼疾手快,不等那鬼反应过来,就进了法器。

从那天开始,我多了不少邻居。

无一例外,入住的第一天都在骂我。

我把法器里的空间隔了隔,给我自己留个大房间。

我们配合的越来越默契,连天纵的财富肉眼可见的增长。

他还是风餐露宿,我却大鱼大肉。

本来,我还是有些愧疚的。

直到那天,他带我去了一处公墓。

把我从法器里召唤出来,就扔我自己在墓地中央。

好家伙!

我这个农村坟冢鬼,鬼生第一次见到了大型城市群居鬼啊!

地下祭品不多,天上乌泱泱黑压压都是鬼!

“妈呀!”

我大叫着转圈疯跑,身后一群追着我的鬼。

我低头,就看见连天纵笑的前仰后合。

那一瞬间,我不愧疚了。

我大概是上辈子欠了他吧,这辈子要给他当饵,钓鬼。

那天晚上,我看见那个少年一直笑着的。

像是我可以不惧怕的太阳,让我深有暖意,却不灼热。

俗话说,有人的地方就有阶级。

原来的我还不懂,现在却明白了,做阶级敌人可太舒服了。

法器里越来越拥挤,先进来的鬼要给后进来的鬼腾地方。

眼看有限的空间被划分殆尽,而我的空间却丝毫没有变小,他们这些鬼不乐意了。

小鬼们一边日夜嘶嚎的骂我,一边开始打架。

我,作为法器领地的原住民,连天纵的御用捉鬼引子,十分负责任把情况汇报给他了。

他的态度很严肃,明确的告诉我,鬼要整个的卖了才值钱,缺魂少魄的买不上价钱。

一心惦记美食的我深刻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们打架没关系,打坏了可不行,都是我的伙食费啊!

于是,我在每天连天纵给我买的吃食里,分出了一点点。

表现优异的,有吃的。

打架的,只能看着别的鬼吃。

鬼生在世,这些不乐意投胎,在人间游荡的孤鬼哪里吃过什么好东西。

看见热乎包子都馋的流口水。

美食攻势收效甚好,然而并没维持几天。

这些鬼有些太思进取了。

刚一解决温饱问题,就又惦记住房问题……

我实在没办法,只好再次求助连天纵。

连天纵的解决办法,实在出乎我的意料。

他把我从法器里拿出来,给法器施了个禁制。

我在外面听的真切,里面的小鬼骂我骂的甚是难听。

我不必住在法器里,他允我附在他肩头。

一路春风日暖,看尽长安花。

到达道观的那日,他小心翼翼将我放在了怀里,好生看护了起来。

法器里的小鬼尽数被他倒给了道观,收入颇丰。

老道长的目光一直注视着他怀中,缓缓开口,“小道士只抓到这些吗?”

连天纵默默点头,拿了钱,飞也似地跑了。

我在他怀里巅的七荤八素,“你怕他做什么?还能强买强卖不成?”

他难得向我科普,如今的道观都有kpi,这样规模的大道观,每年要渡百余只孤鬼入轮回才行。

我在人间的年头多,一只就顶的上千只。

若是能直接入酆都渡我这样的老鬼入轮回,便能在道界声名鹊起。

最重要的,我这样的老鬼在行内有价无市,十分难得。

好家伙!我鬼生第一次得知了自己竟然身价不菲。

对连天纵的愧疚,被事实消磨的半点不剩。

自从知道了我自己的身价,膨胀的我连法器都不爱住了。

附在他肩头上,颐指气使的要这要那。

连天纵好脾气的纵容我,我要什么他便买什么。

我调侃他,他也不反驳,总是笑着看我。

出现变故的那天晚上,他照例把我扔在了一处墓地。

我已经能从容应对被十数个鬼追的小场面了,只是我没想到,我会被捉住。

印象里,我生来就会讲人话。

夺人口粮时,跑的也比其他鬼快上不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