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贺芙枝侍君临无弹窗免费阅读_侍君临贺芙枝小说免费读

小妍 2024-04-03 08:17:17 12
小妍 2024-04-03 12
点击阅读全文

贺芙枝侍君临 的小说名字是 侍君临贺芙枝 ,这是一本非常精彩的现代言情书籍,由作者贺芙枝编写,这本书文笔极佳,跌宕起伏,贺芙枝侍君临主要介绍的是:王府大门处落针可闻。侍君临面色依旧冷淡,可眼里的怒意几乎要化为实质。他走到贺芙枝面前,凉薄开口:“又想逼本王?”轻飘飘的五个字落下,贺芙枝身体猛地一颤。下一刻,她下巴上措不及防传来骨裂般的剧痛。

封面

《侍君临贺芙枝》精彩章节试读

王府大门处落针可闻。

侍君临面色依旧冷淡,可眼里的怒意几乎要化为实质。

他走到贺芙枝面前,凉薄开口:“又想逼本王?”

轻飘飘的五个字落下,贺芙枝身体猛地一颤。

下一刻,她下巴上措不及防传来骨裂般的剧痛。

侍君临扣住她下巴,冷冷与她对视:“今时今日,你以为本王还会再被你贺家人胁迫?”

他眼里的厌憎如同尖刺,狠狠扎进贺芙枝心底。

在王府门口下跪,她确有逼侍君临的意思,可为了姐姐,她只能如此!

侍君临甩开她的脸,转而扣住她手腕,生生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

贺芙枝如同提线木偶一般,毫无反抗之力。

侍君临眉心微皱,贺芙枝何时这般轻了?

这念头不过一瞬,侍君临满身怒意,毫不顾忌扯着贺芙枝进了府。

贺芙枝只能跌跌撞撞的跟着他,一直到王妃院,侍君临将贺芙枝狠狠推进院子。

“从今日起,你老实呆在这里,少给本王在外面丢人现眼!”

贺芙枝浑身一颤,眼见侍君临要走,还未站稳便扑上前拉住了侍君临的衣袖。

侍君临用力甩开她的手,神色是不加掩饰的憎恶。

贺芙枝心尖生疼,却仍不肯松手。

“王爷,我知道你恨我,你恨我逼你娶我,恨我贺家逼走了林雪舞。”

“我求你你恨我一人便好,我姐姐已有身孕,求您高抬贵手,放过我姐夫!只要您愿意,我什么都可以做,给林雪舞赔礼道歉,甚至为奴为婢,我都可以!”

贺芙枝喉间陡然涌上腥甜,可她死死忍了下去,哀求的看着侍君临。

侍君临微顿,眼神讥诮。

“贺家女的骨气,不过如此。”

他冷眼看着贺芙枝,讽声道:“若是贺家人都像你,也不至于到这个地步。”

贺芙枝指甲骤然掐进掌心,疼痛直刺心脏。

侍君临看着她这幅样子,径直转身,冷冷的丢下两个字:“跟上。”

沉香阁。

贺芙枝看着眼前斗拱交错的院子,不由失神。

成婚四年,她从未踏进过侍君临的住处,也从未想过,原来他院里,是这般模样。

原本冷肃的院墙下花团锦簇,不和谐却生机勃勃,侧方放置着一架秋千,秋千上,林雪舞衣袂飘飘。

看见侍君临,她立时笑着迎上前:“阿临,你回来了?”

侍君临快步走过去,牵住林雪舞的手:“大夫不是说了让你卧床静养?”

贺芙枝心里一抽。

这样寻常亲昵的模样,是她从未见过的侍君临。

林雪舞柔柔一笑,看向贺芙枝:“姐姐这是?”

侍君临淡道:“她说有愧于你,从今天起,甘愿给你为奴为婢。”

他淡薄的语气,林雪舞诧异的目光,交织化作利刃,将贺芙枝扎的千疮百孔。

侍君临见贺芙枝不动,斥道:“还不过来,给夫人请安!”

贺芙枝浑身冰凉,犹如行尸走肉般上前,从喉间挤出声音。

“奴婢,给林夫人请安。”

寥寥几字,却仿佛抽空了她全身力气。

林雪舞笑意不减,声音放轻:“素闻姐姐琴技了得,不知可否愿意为我和王爷弹一曲‘相思曲’?”

贺芙枝猛然抬眸,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

林雪舞这是要让她,亲自歌颂他们的爱情?

侍君临见她不动,眉心一皱。

“来人,去取古琴,让王妃献技!”

喉间的腥甜再度涌上,贺芙枝忍到身体发颤,才没有失态。

很快,古琴便放置在院中。

贺芙枝缓缓坐下,琴弦被拨动,悦耳琴音从她指间流出。

林雪舞扭头对侍君临道:“王爷,姐姐弹得真好,若是能枕着这琴音入睡,该多幸福。”

侍君临笑了笑:“你喜欢,便让她彻夜为你奏曲。”

说罢,他带着林雪舞去了里屋。

夜幕降下,屋内灯火通明。

侍君临与林雪舞相拥的身影倒映在纸窗上。

贺芙枝慌忙收回视线,眼眶滚烫,指尖的剧痛更让她浑身颤抖。

可她不能停,更不敢停!

很快,她十指指腹都被割出了伤,鲜血几乎要染红整片琴面!

她的血与泪,混着滴滴落在古琴之上,无人能见,更无人能救!

翌日清晨。

侍君临起身时,仍能听见断断续续的琴声。

他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缓步走了出去。

走入院中,他猛然顿住。

只见贺芙枝脸色苍白如纸,脊背却挺直如青松。

而她面前那把古琴血迹斑驳,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

贺芙枝鲜血淋漓的手仍在抚琴,十指连心,她却好像感觉不到疼一般了。

铮!

琴弦骤断,发出最后的绝唱。

贺芙枝望着那断了的弦怔然片刻,抬眸看向侍君临:“王爷,这一夜抚琴,您可还满意?”

她眼底的死寂,让侍君临陡然心里一颤。

下一刻,贺芙枝弯了腰,爆发出剧烈的咳嗽。

她朝前倾倒,猛地吐出一口血来!

第4章

侍君临顿住脚步,眼神沉了沉。

贺芙枝浑身一僵,紧接着,侍君临冰冷的嗓音如惊雷响彻耳畔。

“少在本王面前装模作样!”

贺芙枝心脏像是被拧成一团,止不住的往下滴血。

许久,她眨了眨眼,声音轻的几乎听不清。

“王爷教训的是。”

侍君临抬脚从她面前走过,临出门时,吩咐了一句:“赶紧打扫干净,别让雪舞见了恶心。”

贺芙枝强撑着从地上爬起,走到院内的水井旁。

入冬的水冰寒刺骨,和着手上的伤,疼的贺芙枝止不住的发颤。

她拧了抹布,跪在地上,将自己的血一点点擦净。

就在她擦完的那一刻,一双绣花鞋停在她面前。

贺芙枝动作一顿,抬起头来,便看见林雪舞带着打量的眼。

她笑了笑,声音轻柔:“王妃辛苦了,打扫的很干净,起来给我奉茶吧。”

贺芙枝神情微僵,起身去端了茶来,低声道:“夫人,请喝茶。”

林雪舞看着杯盏上的血迹,用手帕捻着接过,不紧不慢地抿了一口。

贺芙枝怔怔看着林雪舞半响,终是忍不住开口问:“当年你为什么要主动离开?”

林雪舞抿茶的动作一顿,旋即轻声开口:“我当然要离开,这样一来,阿临会永远都记得,是你逼走了我。”

贺芙枝瞳孔一缩,明明眼前的林雪舞是个人,可她却像是看到了蛇蝎一般身上发冷。

林雪舞眼中嫉恨与得意相融,显得诡异至极。

“我除了出身青楼,哪点不比你强?”

“可你是先帝赐下的王妃,哪怕在王府所有人都叫我夫人,可在皇家玉牒上,我算什么?”

“贺芙枝,是你占了我的位置!”

贺芙枝浑身一颤,竟无力说出一句反驳的话。

入夜,贺芙枝才回到王妃院。

春桃看着她伤痕累累的手,骤然红了眼:“王妃,我去请大夫。”

贺芙枝疲惫的坐下,目光落在桌上那副半成的护膝上。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唇边溢出一抹苦笑。

贺老爷子七十寿诞在即,她本想给祖父做一对护膝当寿礼,可如今却办不到了。

很快,春桃带着顾泽进了院子。

顾泽踏进房门,脚步便是一顿。

桌前的贺芙枝,身形孱弱,面色苍白,一双素手更是惨不忍睹。

顾泽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他认识的贺芙枝,是丞相府惊才绝艳的二小姐。

而不是眼前这个,在王府日渐失去光芒的女子。

他诊脉后,看着贺芙枝,语气微沉:“王妃不曾按时用药?”

贺芙枝淡淡答:“昨日事忙,忘记了。”

顾泽心里蓦的腾起怒意。

“什么事能比命还重要?堂堂王妃活成这幅样子,说出去简直坠了贺家名声!”

“你过得这样惨,还要同那青楼女子相争,不肯和离么?”

贺芙枝愣了愣,随即心里猛地发酸。

顾泽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外头人都怎么传的。

她忍了忍,却终究没忍住。

“顾大夫知道的不少,但你忘了,我只是一介女流。”

“若我是男儿身,若我真能想和离就和离,拼上性命我也不会让贺家落到如此地步!如果可以,我甚至不会选择嫁给侍君临!”

她压下喉间刺痛,字字句句如同泣血。

若不是侍君临当年毁约闹的人尽皆知,她祖父又怎会求先帝赐婚?

贺芙枝剧烈咳嗽起来,鲜血顷刻染湿手帕。

她抬头,苍白脸上血色染唇:“若是自甘堕落能护住贺家,我甘之如饴。”

顾泽彻底怔住。

“你走吧。”贺芙枝站起身来,指向门口。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巨响。

她下意识看去,呼吸骤然一顿。

侍君临站在门口,脸色阴沉至极。

下一刻,他走上前,抬手便给了贺芙枝一耳光!

第5章

贺芙枝的脸偏向一边,瞬间浮起红印。

她耳朵嗡嗡作响,可侍君临的话却再清晰不过:“要不是雪舞心细,本王还想不到你胆子竟大到在王府私会 jian fu !”

他眸色冰冷,字字如刀,划在贺芙枝心上,刹那间鲜血淋漓!

顾泽脸色大变:“王爷慎言!王妃与草民再清白不过,此番前来,只因王妃病重。”

“什么病非得晚上看不可?”侍君临扫他一眼,眼底凉薄尽显。

顾泽还要再说,却被贺芙枝拦住。

“顾大夫,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与你无关,还请你离开。”

顾泽抿紧唇,只得背上药箱离开。

侍君临冷冷一笑:“你倒是想护着他走,但他跑得掉吗?”

话刚落音,门外便传来侍卫的声音:“拿下!”

下一刻,顾泽被人压着重重跪倒在地,不得动弹!

贺芙枝浑身一震,她看着侍君临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声音发颤:“你放了他!我以性命起誓,从未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侍君临上前一步,声音森寒:“你这条命,也配拿来起誓?”

心脏像是被捅开一个大洞,浑身血液都透过它往外涌,手脚瞬间冰冷。

侍君临贺芙枝贺芙枝侍君临完整章节完结全文阅读内容真是跌宕起伏,友友们关注起来吧!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