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同床异梦五年,还不让我提离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畅读_同床异梦五年,还不让我提离婚?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广告(同床异梦五年,还不让我提离婚?)

小瑶 2024-03-09 21:05:43 20
小瑶 2024-03-09 20
点击阅读全文

同床异梦五年还不让我提离婚? 》小说主要是围绕着 许迎陈敬洲 的故事展开,是作者陈敬洲精心打磨的现代言情书籍,它的内容结构层次分明,剧情紧凑,推荐给大家。全文主要讲的是:但一同陈敬洲相比,周焰显然就没有那么的适合许迎了。许迎偏过头看他。他那双眼睛出奇的亮,定定望着她的时候,一如从前……脑海中瞬间浮现了无数记忆,一想起来,心就柔软了。许迎没说话,只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不介意。周焰松了口气的样子,这才发动车子。

封面

《同床异梦五年,还不让我提离婚?》精彩章节试读

但一同陈敬洲相比,周焰显然就没有那么的适合许迎了。

许迎偏过头看他。

他那双眼睛出奇的亮,定定望着她的时候,一如从前……脑海中瞬间浮现了无数记忆,一想起来,心就柔软了。

许迎没说话,只摇了摇头,表明自己不介意。

周焰松了口气的样子,这才发动车子。

路上,他找话题闲聊起来:“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川渝菜,所以就选了个合你口味的餐厅。”

说着,有意顿了一下,像别有深意道:“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你的喜好有没有变?”

成年人的一语双关,许迎听得明白。

她想了一下才回答:“没有,我还是喜欢川渝菜。”

她的语气轻松,不像周焰那样另有深意。

但他还是很高兴,脸上的笑容都显得更愉悦了,说:“那就好。”

周焰选的这间餐厅,之前许迎和苏乔来过一次。

菜品确实精致,味道也好。不过定位偏高端,价格贵、还需要提前预约。

许迎嫌麻烦,再没来过。

自小一起长大的人,周焰对她的喜好很了解,点的几个菜都是她爱吃的。

可不知怎么的,许迎莫名就想到:这些菜陈敬洲肯定不爱吃。

“迎迎,你也知道,我刚接任华阳的CEO。在公司里的处境,其实也挺难的……”

周焰给她夹菜,先开口聊起了公事。

许迎认认真真的听着,尤其是他对项目的一些要求。在恰当的时机,又提起了汪萱萱那个ide。

周焰却没表现出多大的兴趣,只说让她来做决定。

依许迎对他的了解,这么一看,他似乎还是更倾向于传统的设计风格。

她没再说什么了。

两人的聊天话题,也渐渐的从工作谈到了生活。

中途,许迎起身去了趟洗手间。

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周焰挂在脸上的笑意一点点的冷了。

他何等了解许迎。刚才他有意无意提起了陈敬洲,许迎便岔开话题,显然不想多聊,更不想离婚。

这整整五年的朝夕相对,那男人已在她心中占据了不一样的份量。

周焰想着,双手不禁握成了拳头,暗暗地、又恨恨地咬着牙!

这时,许迎放在桌上的手机正好响了。有来电进来。

他往屏幕上瞟了一眼,看清了备注:陈先生。

周焰的呼吸便沉了沉,立刻猜到了这是谁。心上的嫉妒之火,转眼就烧的更加旺!

手机叮叮咚咚的响着,他往洗手间的方向看了一眼。

片刻之后,在来电自动切断以前,迅速地划下了接听。

“又在加班?”

手机拿到耳边,周焰听到了男人那富有辨识度的声音。比从前更多了几分清冷,语气里却又藏着无尽的包容与耐心。

想来这些年,许迎就是被他这样的一面欺骗了。

没有人会对自己的情敌和颜悦色,纵使他们曾经是兄弟也不例外。

周焰笑了声,清了清嗓,把语调拖的懒洋洋的:“应该也算不上加班吧,迎迎在陪我吃饭。”

话落,手机那头瞬间陷入了死寂。

周焰的言辞间更带了挑衅:“敬洲,要不要过来一起,我把地址发给你?”

顿了顿,又惋惜道:“不过很可惜,是我喜欢的川渝菜,恐怕不合你的口味。”

“……”

他一个人说的尽兴,陈敬洲却再没开口,手机那端也静的可怕。

分明还在通话中的。

周焰还想再说些什么,陈敬洲却终于挂断了电话。

远远的又瞧见许迎回来了……他连忙放回了手机,装着无事发生。

接着又拿起自己的手机,默默地把地址定位发给了陈敬洲。

……

吃过饭从餐厅出来,时间刚过八点半。

滨海市每到这时,外面便华灯初上。

两旁的路灯把她和周焰的影子,照的格外颀长。

两人并肩而行,走的很慢,距离停车坪也只有短短的几步路。

想说的话,刚才都已经说尽了。这样双双的沉默下来,就凸显的他们之间,似乎格外陌生。

许迎心情复杂的攥着肩包背带,小心地藏着诸多他看不见的小动作。

周焰这时忽然把臂弯里的西装,披到了她肩上。

许迎脚步一顿,抬眼看向他。

他笑了笑,温柔的关心道:“今晚气温低,当心感冒。”

不知怎么的,许迎的脑海中首先闪过的,是那晚在遵义路上,陈敬洲也做了同样的事……

肩膀上沉沉的重量,仍传递着属于他的体温。

她心中竟本能的抗拒同他这样亲密,总觉得这是不应该的,不被允许的。

许迎抿了抿唇,道了声:“谢谢。”又说:“就这么几步路,没关系的,还是你穿……”

“迎迎!”周焰一把按住了她想要拿下衣服的手!

突然的举动,有些吓到了她。

“周焰……”

“我和你之间,有必要这么生分吗?”

周焰的眼眶微红,眼神有几分可怜,像极了被人抛弃、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许迎的声音哽住,顿时说不出话了。

她鼻尖儿泛酸,无奈的低下了头。

周焰苦笑了一声:“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离婚,即使你心里有我,也不可能去违背道德。”

“我不会强迫你,也不会逼你,我愿意等你。”

“这么多年我都等了,也不急在这一两天。”

许迎心上沉甸甸的,像有一颗石头,重重地压了下来。又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左右拉扯着她这个人。

她紧锁起眉头,有些痛苦:“周焰,我……”

话还没说,男人忽然紧紧地抱住了她!

“你!”许迎顿时一惊。被迫踮起了脚尖,身形摇晃不稳。

周焰用自己所有的力量,强行把她禁锢在怀中。

同时,抬眼看向了远处。

男人刚从车上下来,一身昂贵的定制西装,剪裁服贴有型。举手投足间,皆是金钱堆砌出的清贵与松弛感。

他当然看到了这一幕,可步伐仍是不急不缓,身上的淡漠与疏离竟更胜从前。

周焰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偏了偏头,把脸埋在许迎颈边,用他最为伤感的语气,牢牢地攥住了她心底最柔软的部分:“迎迎,我想听到你亲口说,你心里还有我。”

第22章仅你可见

许迎静静的望着路灯倾泻到地面上的那束光影,身体笔直的僵硬着。

心上泛起的酸涩让她的视线也模糊起来,无数记忆在这短短数秒里,不停歇的纷沓而至。

不过片刻,就填满了她心中所有的空洞与失意。

“我,我心里……”

许迎声音哽咽,本能驱使着她回应周焰的拥抱……

可双手刚刚抬起,一道熟悉的声音就冷冷的打破了这一切——

“许迎。”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