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最新热搜段言光田琦芸免费阅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田琦芸段言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段言光田琦芸)

小悦 2024-03-09 03:36:29 15
小悦 2024-03-09 15
点击阅读全文

段言光田琦芸 的主角是 田琦芸段言光 ,这是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是网络畅销大神田琦芸的作品,这本书层次分明,字字珠玑,本文的内容概括是:我的脚步瞬间钉在原地,再也无法往前半步。他这态度……就是不会管奶奶的事了。我默默转身,眼泪决了堤一般往下落。我只怪自己,让段言光这么厌烦,连自己身边的家人也跟着被讨厌。以段言光的性格,就算是陌生人他也愿意搭把手,要不是因为自己,他怎么会态度这么冷漠……我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脑子里各种思绪纷乱如麻。

封面

《田琦芸段言光》精彩章节试读

我的脚步瞬间钉在原地,再也无法往前半步。

他这态度……就是不会管奶奶的事了。

我默默转身,眼泪决了堤一般往下落。

我只怪自己,让段言光这么厌烦,连自己身边的家人也跟着被讨厌。

以段言光的性格,就算是陌生人他也愿意搭把手,要不是因为自己,他怎么会态度这么冷漠……

我失魂落魄地走在大街上,脑子里各种思绪纷乱如麻。

不知不觉,我走到一家发店的门口。

看见旁边牌子上写着“收头发”的字样,我下意识捏住了自己的辫子。

我虽然身材胖,但是一头乌黑浓密的秀丽长发却是人人都夸,我自己也宝贝得不得了。

但想起还躺在医院的奶奶,我只犹豫了一瞬,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我走进发店,对坐在墙边的发师说:“您好,我想卖头发。”

安安静静的发店内。

我坐在发椅上,看着镜子里短发齐耳的自己,渐渐红了眼圈。

“你明明答应了给我剪到齐肩的,为什么要剪这么短?!”

发师不以为意说:“收头发都是这么收的,舍不得就别卖啊!”

我欲哭无泪,顶着一头狗啃的短发,捏着三十块钱出了发店。

我的心里空得厉害,不禁想:或许我所珍视的,注定都无法留住……

我拿着钱去交了住院费,但钱还是远远不够。

我不敢耽搁,出了医院,打算再去找一份工作。

黄昏。

我已经在街上走了一天,碰了无数壁,早已饥肠辘辘,心里更是难受。

要是我不能尽快找到工作,那奶奶……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拦住了我:“想找工作?打拳能干么?”

我怔住:“我、我不会打拳……”

看我这一身肉就知道,我根本就不运动,这女人怎么会找上我?

正疑惑时,女人又说:“不会不要紧,抗揍就行,打一场二十。”

二十?!

我震惊地瞪大了眼。

这个年代普通工人一个月的薪水才不过三四十,一场就能有二十,这简直是天价了。

来不及多想,我连忙点头:“我可以,只要不打脸,怎么都行!”

我只怕自己错过了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大不了就是挨一顿打,和奶奶的健康比起来,这都不算什么……

我这样想着,跟着女人去到一个地下拳场。

擂台上,两个上身赤裸的大汉正在搏斗,汗水和鲜血随着肉体碰撞而迸发。

我下意识后退了一步:“要、要不还是算了,我……”

话音未落,女人紧紧攥住了我的胳膊,眼里透出一股狠劲:“你不想赚钱了?”

我怎会不想?可是眼前这场面实在……太过狂热,让我心里直发憷。

更何况,我从没练过拳击。

不等我回答,女人直接往我手里塞了十块钱:“你只要在台上待个把小时,下来还有十块给你。”

“一句话,做不做?”

拍在我手心的纸币仿佛千斤重,将我心里最后的犹豫彻底击碎。

想到奶奶,我不禁捏紧了钱,不过片刻就下定决心:“好,我做。”

十多分钟后。

我换了衣服站上擂台。

那一刻,欢呼从四面涌来,像是嗅到血腥味的鲨群。

对上对手带着杀意的凶狠眼神,我的心跳瞬间急促至极。

我深吸一口气,才刚学着对方端起拳头。

就被横扫过来的一拳猛地击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好——!!”欢呼声瞬间爆发,险些掀翻屋顶!

我只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铁锈味瞬间蔓延了整个鼻腔和喉咙。

第5章

而对手根本不会给我喘息的机会,几乎压在我身上,拳头不住地砸下来。

我浑浑噩噩地抱着头,记不清自己挨了多少打。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死在台上的时候,这场拳击赛终于结束。

我被两个大汉拖下擂台,直接丢到后台地上。

女人踩着高跟鞋走到我面前,丢下十块钱,居高临下地说:“表现不错,下次再来。”

我艰难地摸索过去,捡起钱,咧开满是血沫的嘴,说了句:“谢谢……”

缓了很久,我拖着被车碾过一般的身体离开。

刚回到大院,就被两个坐在外面聊天的妇人注意到了。

“啊呀,这不是段营长家的吗?怎么成这副样子咧?这是昨天闹得太狠,被段营长打啦?”

“看不出来哇,段营长还打老婆?这是家暴呀,下手也太狠啦……”

我听得心头一紧,停下脚步正要解释:“这不是……”

话刚开口,我就瞥见一旁笔直高大的身影。

段言光正站在不远处,神情冷厉地看着我。

我心头一慌,下意识朝他走去:“言光……”

段言光皱着眉头,凌厉的视线扫过我的脸,严肃地开口:“田女士,我从未对你实施任何暴力行为,请你不要在外传播谣言,污蔑军人!”

“否则,我有权利追究你的责任!”

话落,他径直自我身前走过,没再多说一句话。

我呆呆地站在原处,满脑子都是那一声生疏至极的“田女士”。

我知道,段言光这是铁了心要和我划清界限……

段言光很快又下了楼,手上多了一个袋子,目不斜视地离开,没再看我一眼。

我站在夜风中,心里也像豁了一个大口,又冷又空。

如果不是以为我在外面污蔑他,恐怕他从头到尾只会当我是个透明人。

更不会在意我的伤是怎么来的,头发又为什么变成这样……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只知道身上的痛叫嚣了一整晚,却都比不过心里的痛。

接下来几天,我都在医院照顾奶奶。

等身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也到了要继续缴费的日子。

我又一次去了地下拳场。

上一次打拳让我觉得自己去了半条命,心里始终害怕,但为了奶奶,我别无选择。

我想,等赚够了给奶奶治病的钱,就再也不做了……

这次女人给我的价格翻了倍,打得也比上一次更狠。

我很快就倒在了擂台上,拳头如雨点般朝她砸下来。

每一下,都直冲要害,都让现场的气氛更加火热……

我护着头,下意识呢喃:“段言光……”

就在我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拳场大门忽然被人猛地踢开!

“所有人不许动!”

随着一声大喝,两队装备齐全的军警冲了进来,迅速将现场的人控制了起来!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我懵了一瞬,我艰难地掀起眼皮。

就看见段言光那高大挺拔的身影,正一步步朝我走来。

我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