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揭秘武清秋沈逸昭昭的武清秋沈逸昭昭杜如烟之谜:武清秋沈逸昭昭杜如烟最新完整版,现在阅读免费!

小静 2024-01-05 02:08:20 111
小静 2024-01-05 111
点击阅读全文

武清秋沈逸昭昭 杜如烟》大结局晚几天所知,本书的主角是武清秋沈逸昭昭,它是武清秋被打磨的古代言情书籍。这本书的作者妙语连珠,笔走龙蛇,实力推荐。武清秋沈逸昭昭小说章节内容能介绍:「如今真相却是这样,武家女娃,走,你随老夫一起去御书房面圣,老夫倒要去问问圣上他又为什么要骗我们。」面圣自然是要面的,但并非是现在。「白伯伯你先一步去御书房,我想问一问夫君怎地在我为国征战厮杀这十年,极为苛待我女儿。

大胜归来我杀了渣男全家 》精彩章节重生之甜妻超旺夫

「如今真相亦是那样,武家女娃,走,你随老夫一起去御书房面圣,老夫倒要问一问圣上他怎地要骗我们。」

面圣自然是要面的,但绝不现在。

「白伯伯你先行去御书房,我打算问一问夫君又为何在我为国征伐这十年,会如此虐待我女儿。」

我这话一出,白忠不好再说吧什么,急忙吩咐驻扎的士兵让道,只对我说道:

「武家女娃莫伤皇嗣,若天家给不出交代,到时武家女娃想要如何做,老夫都绝对不会拦着,况且这江山肯定是你武家打过去的,就是你袭承祖业守在的。

「任何人都不能不能愧疚了你,和天子。」

我弑君的的最阻碍也瓦解了,接下来的事情老祖我武清秋的主场了。

白忠说得没错,这天下是我武家祖辈打过来的,当年若非我武家老祖宗被李氏老祖宗蒙骗,自愿来奉他为王,这天下该姓武。

现在就由我拨乱反正。

刚入东宫,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呼声传遍我的耳中。

我见着两道熟悉的人影在门房外到处走动。

他们不约而同地看着远处房门,并没有发现自己我的到来。

等他我站在沈逸身后,手中匕首抵上他的后腰。

沈逸身子一僵,语气一如既往地冷若冰霜:

「武清秋你放肆,这里乃皇宫重地,岂是容你撤野的地方,还不快去将武器收出声。」

杜如烟此时也回过了头,江南女子独有的娇柔在她身上展露出得淋漓尽致。

一张娟秀的小脸上一闪而逝一抹冷厉。

「姐姐这是做的?可是是因为夫君坐在一边妹妹来东宫陪在柔儿生产,没在府里等候姐姐,惹了姐姐的不喜。

「是妹妹的不是,但柔儿她是太子妃,腹中孩儿又是太子的第一个孩子,将来的太孙,妹妹是怕柔儿会出什么东西事儿,因为才喊着夫君一同前来拜访。

15

「姐姐要怪就责罚妹妹吧,可莫伤了你们二人之间的夫妻情分。」

杜如烟话刚说完,眼中的泪珠子止禁不住地哗啦啦往外随即掉落。

可是我只站在这儿,都未曾见过开口说,她就巳经不高兴得不行,好似我被人欺负了她做贼一样。

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她上次被直接连接府邸的时候,那时我和沈逸还未是因为她闹僵,那时我心中还入迷着沈逸。

在她一次又一次的无声留下眼泪、意极大指下,沈逸同我一日又一日地毕竟她吵嘴,至使最后我慢慢的对沈逸熄了爱意。

「武清秋你有什么呢冲我来,谁再敢别人欺负紫烟。」沈逸被我用匕首抵着,根本就不可能难以扭身,即使看不到沈逸的神情,我也很清楚沈逸现在必定是黑着脸的。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我只问你为何要冷待昭昭,又为什么要将昭昭送给那个 lǎo chù sheng ?」

「武清秋你岂能蛮横无礼,沈家不曾冷待过沈昭。」

「忠义侯是圣上亲封,惧怕忠义侯就是看不起圣上,他是如烟的父亲,柔儿的外祖父……是沈昭她错既已真对不起柔儿,还同人勾搭成奸有辱沈家门楣,又是她自个儿设计什么爬上了了忠义侯的床,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

一旁的杜如烟只压低声音地潸然,似有似无的哭声更彰显她的委屈,让沈逸心痛到接近疯狂。

不等我开口说说什么,沈逸又开了口:

「武清秋,柔儿即将诞下皇太孙,今日你又在城门口落太子脸面,目的是柔儿母子着想和向太子赔罪,为夫只希望你一条道正妻的位置给紫烟,放心好了,为夫绝对不会休弃你,会允你一个贵妾的身份。」

我冷冷一笑一声,盯着杜如烟眼中一划而过的得意,沈逸还在自顾自自地话一说完:「如烟不是什么你,她端庄大度,的确应该不会与你担忧,今日趁着你也入了宫,便亲自向圣上禀告,你要降为妾侍的请求。」

沈逸还想再说吧什么,我怀中的昭昭又有了动静,她像刚才一一样用手撩披风。

恰巧对上杜如烟还未已经来不及收起去的笑意。

「昭昭……」杜如烟略为慌张地喊了一声。

这一声让沈逸一边沉声训斥,一边不顾一切地想往前转身:「武清秋你嚣张,你怎么敢将沈昭带入宫,你你们知不知道两年前她给柔儿和太子下了药,陷害太子和柔儿无媒密约,毁他们二人名声,太子如今最是鄙夷她,你还敢让她会出现在东宫,你是想让她死……」

16

我手中的匕首深深地埋进沈逸的腹部,他话还未落下来,一脸敢相信地看着远处我,又孱弱头看向刺入他腹部的匕首。

「武清秋,你真有敢伤我……为什么不?」

他怎末敢问为什么的,他对昭昭做的每一件事儿,都根本无法让我将他千刀万刮。

一旁的杜如烟赶忙扶上沈逸,气红了一张脸:「姐姐这是不做?怎可将战场上的一身戾气带到京都,姐姐会不会认为是柔儿抢了昭昭的太子妃之位,是不是我以为是是大人和妾身将昭昭带到妾身父亲的府上?

「姐姐,妾身和柔儿有通天的胆子也敢有动昭昭的心思,姐姐寻府里任何一点一个人都可以不问,这些年妾身和柔儿在昭昭手下全是咋营生的。」

说着,杜如烟的泪珠子又结束止不住地地落下,一旁还在忍住剧痛的沈逸戚戚然地将她搂入怀中。

一脸最不喜地看着远处昭昭,命令道:「还不快向你母亲那就证明真相,为父为人正直,你娘又是护国大将军,怎会生起你这么说一个心思深沉、心肠狠毒的畜生,现在更是在你娘面前嚼舌根。」

「啪」的一声,我狠狠的甩在沈逸脸上,这一巴掌比打沈玉娇也要重上两分,直接将沈逸扇翻在地,连同扶着他的杜如烟同样的摔倒在地。

「武清秋你不明真相,只偏听偏信沈昭的三言两语就敢打我,你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府里的这些年,她都转成了什么呢样儿,做了多少恶,口中还没有一句实言。」沈逸怒极,第一次失了他一直保留的君子风度,已经不会顾及脸面破口对我大声叫嚷。

我一脚踩在沈逸的脸上,用鞋底堵上了他的臭嘴。\昭昭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衫:「娘你不会相信女儿吗?」

我当然完全相信昭昭,这世间谁人我都肯定怀疑,应该是不会怀疑昭昭。

她是我拼了命生下来的,是我盯着从粉扑扑的小肉团子长到六岁软香软香的小姑娘。

她是什么好性子我再明白但是。

「信,娘会指责天下人,唯独爱应该不会赞同昭昭。」

沈逸在我脚底下拚命死命挣扎,我又看了看他气红的双眼阴毒地盯着我,恨肯定不能立时杀了我。

17

只可惜被杀的只能是他。

一旁的杜如烟这才想下来嘶喊侍卫和宫人,可根本不理会她喊破了喉咙,也肯定不会有一人敢应她敢上前一步。

我身后的将士们全副武装,手中的大刀可惜沾染到过无数敌军性命的,个个一身煞气,是这些人不能不能比的。

何况我武清秋站在这儿,谁人敢杀他。\昭昭此时拽了拽我的衣袖,对我说:「娘将女儿放下吧,女儿不能不能沉重的枷锁莫须有的骂名。」

我小心翼翼地将昭昭放了过来,昭昭被我放下了的那一刻,身子晃了几晃,我当即上前将她扶住。\昭昭将手放进我手上,与我手指紧攥。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