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哇塞,太新奇了!姜淮江早早的心灵奇遇,《江早早》必读章节深度剖析

小柔 2024-01-03 20:12:22 19
小柔 2024-01-03 19
点击阅读全文

热门网文大神“骑着猫的小鱼干”的新书《被赶出家门,玄学大佬她大杀四方!》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因为冲力过大,江蕊蕊踉跄一步跌坐在地,下意识抬头,却见逆光下,只见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如松竹一般,周身却仿佛散发着冷意。再看清对方的容貌,江蕊蕊只觉得心脏几乎漏跳了好几拍。如刀刻般的英俊五官,比起 姜淮 那样的俊美,更显冷冽霸气,那墨色的深瞳冷冷淡淡朝她看来时,仿佛能将她整个人吸进去一般。江蕊蕊就那样坐...

哇塞,太新奇了!姜淮江早早的心灵奇遇,《江早早》必读章节深度剖析

第34章


话说到这个份上,谁还不清楚江家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家,原本的同情和热切瞬间化作鄙夷和不屑。
江保成和江蕊蕊在旁边就差吐血了,根本不知道自家老婆(妈妈)突然发的什么疯。
江蕊蕊一时眼泪都掉了下来,还在试图解释,
“不是这样的,我妈妈都是胡说,我们没有那样对姐姐……”
然而话未说完,便听人群一声嗤笑,却是最开始嘲笑她把自己当公主的那个黑色礼服的少女,
“行了,你们江家的算盘打得京市那头都听见了,还在这儿装呢?”
旁边又是几道哄笑,笑声里不乏嘲讽和鄙夷,江蕊蕊从小到大哪里受过这样的委屈,当下也顾不得白淑琴和江保成两人,捂着脸推开人群便往外跑了出去。
却不想刚跑出几步,却猛地撞上一人。
因为冲力过大,江蕊蕊踉跄一步跌坐在地,下意识抬头,却见逆光下,只见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如松竹一般,周身却仿佛散发着冷意。
再看清对方的容貌,江蕊蕊只觉得心脏几乎漏跳了好几拍。
如刀刻般的英俊五官,比起姜淮那样的俊美,更显冷冽霸气,那墨色的深瞳冷冷淡淡朝她看来时,仿佛能将她整个人吸进去一般。
江蕊蕊就那样坐在地上,看呆了眼,耳边同时听到周围的小声诧异。
“那不是褚少吗?是他吧,气势好吓人啊。”
“不是说褚少最烦参加这种宴会场合么?他怎么也来了?”
“糟了,我今天穿的这个裙子没问题吧?褚少最讨厌人穿得花哨,可别让他看到了。”
江蕊蕊这才知道,眼前的竟是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另一家褚家的少爷褚云深。
传言褚家少爷为人神秘,不喜拍照,网络社交上关于他的照片信息极少。
江蕊蕊第一次见到本人,只觉得裴远珵和眼前的褚少比起来简直连对方一片衣袖都比不过。
又觉得眼前的场景好似偶像剧中男女主相遇的瞬间。
宾客如云的宴会厅中,她如小白兔般柔弱无助,而他高大伟岸,逆光站在她的面前,好似会随时俯身,将她打横抱起。
江蕊蕊想象着那样的场景,瞬间忘了自己刚刚羞愤得想要夺路而逃的狼狈,反而有些羞怯又无助地看着对方,眼见对方终于抬手,江蕊蕊心下一阵激颤,立即朝对方伸出了手。
褚云深看着那只手,只狠狠拧了拧眉心。
若不是场合不对,他甚至想直接脱下刚才被她蹭到的西装外套。
忍着内心的不适,刚抬手准备拿出手帕擦擦被蹭上味道的西装,就见对方径自朝他伸了手。
这是摔一跤还把腿摔瘸了?
还想要他拉她起来?
一双深邃的黑眸冷冷扫过对方那手上镶着钻石的美甲,褚云深眉心蹙得更深,扭头看向一旁候着的服务员,半点没有绅士的自觉,径自开口,
“还不把人扶起来?”
服务员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忙不迭上前,左右一个,直接就把还坐在地上等着霸总公主抱的江蕊蕊给架了起来。
江蕊蕊:???
这剧情不对!
一直在旁边观望的路雪溪眼眸微动,显然也没想到褚云深会亲自过来。
但一想褚云深和姜淮的关系又冷静了下来。
褚云深应该是冲着姜淮的面子。
就见,褚云深径自绕过被架起来的江蕊蕊,走到姜早早跟前,言简意赅地开口,
“恭喜姜小姐,来迟了。”
虽然只有寥寥几个字,但一句姜小姐,便是当众承认了姜早早姜家大小姐的身份。
褚云深代表的是褚家,他这一表态,今夜过后,不管宾客里还有什么人对这位姜家大小姐有其他的想法,海市顶层社交圈,都必须承认姜早早的身份。
姜早早看着金光闪闪的大佬,只微微一笑,
“不迟,褚少来得正好。”
说着,她又重新转向一旁的江保成,笑容微敛,声音轻淡,
“江家养我十八年,满打满算不超过五百万,在这之前我已经将五百万抚养费打到你卡上。”
江保成眼眸一冷,旁边的宾客却是不可置信。
五百万养一个孩子,放在普通人家尚且说得过去。
但放在他们这群人眼里,五百万实在是少得不能再少,以江家的家底,只用五百万养一个孩子,可见这些年怎么亏待人家,一时看向江保成的目光又是鄙夷。
又听姜早早接着开口,杏眸紧盯江保成,缓声从容,
“另外,我替江蕊蕊死过一回,养恩已还,以后,我再不欠你江家一分一毫。”
江保成瞳孔猛地一缩,脸颊肌肉微抖,已全然维持不住虚伪的假象。
姜禹城更是心口微痛,只觉得女儿在江家真是遭了大罪,直到这会儿才跟着姜早早的话,似宣告般冷声开口,
“从今天起,我姜家的孩子和江家再没有任何关系,看在你们抚养早早一场,姜家不会对江家做什么,但如果江家以后胆敢打着姜家的名义在外招摇,就不要怪姜家出手。”
说罢,冷声吩咐,“管家送客。”
江保成和白淑琴几乎是狼狈地被请了出去,在经过姜早早面前时,却听她用只有三人能听到的声音道,
“忘了告诉你们,你们换转命格的术法根本没有成功。”
白淑琴倏然扭头,一脸扭曲且不可置信地看向她,眼神里写满了不信。
姜早早却不管她信不信,反正她很快就会相信,
“江蕊蕊先前的大劫很快会重新找上她,你们想要救她,就让江蕊蕊拿着奶奶的镯子亲自来找我。”
江保成目光阴冷看向姜早早,白淑琴眼里更是写满了阴毒之色。
然而不等两人发作,管家已经强硬地将人请了出去。
宴会继续。
姜早早被姜老爷子亲自领着去给几位长辈打了招呼,回来见褚云深居然还没离开,也有些意外。
准确来说,他今晚能来就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
姜早早看得出这位褚少当家不是喜欢搀和这种宴会的人,心里好奇,便直接问了出口。
褚云深似乎早就知道她要问,凤眸冷冷扫过另一边的姜淮,声音淡沉,不徐不疾,只道,
“他说,我应该对你负责。”
姜早早刚从旁边拿起一杯香槟,闻言手上猛地一抖,险些原地洒他一身。
扭头,杏眸微微瞪大,不可置信地看他,似是在问。
负什么责?
我有什么责要你来负??
……

小说《被赶出家门,玄学大佬她大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