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肖凡应小霞免费读正版_东莞:再遇初恋全新篇阅览

小晴 2024-03-23 07:24:46 13
小晴 2024-03-23 13
点击阅读全文

肖凡应小霞 的书名是什么?肖凡应小霞的书名是 东莞:再遇初恋 ,是一本都市类型的优质好文,这本书的作者情感丰富,艺术感染力强,实力推荐。《东莞:再遇初恋》小说章节内容介绍:“是啊,来了快20天,还没有找到厂。”“就怪你,厂里过了关门时间,谁都不可以进出厂门,”看了肖凡一眼,故作生气,嘟起嘴,在他上臂上拧了一下。看到应小霞撒娇的样子,肖凡轻轻拧了一下她的脸,揽过她的肩,“没事,租屋的床那么宽,我们睡觉都不脱衣服,将就一晚就好了。”想到同住,应小霞心里有些尴尬为难,也有丝丝懵懂的喜悦。

封面

《东莞:再遇初恋》精彩章节试读

“是啊,来了快20天,还没有找到厂。”

“就怪你,厂里过了关门时间,谁都不可以进出厂门,”看了肖凡一眼,故作生气,嘟起嘴,在他上臂上拧了一下。

看到应小霞撒娇的样子,肖凡轻轻拧了一下她的脸,揽过她的肩,“没事,租屋的床那么宽,我们睡觉都不脱衣服,将就一晚就好了。”

想到同住,应小霞心里有些尴尬为难,也有丝丝懵懂的喜悦。

回到租屋,肖凡和衣躺下,应小霞有些犹豫的站在床边。

看到应小霞局促,有些娇羞的样子,肖凡起身,坐在床边握住她的手,“放心睡吧,我保证自己不是流氓,绝对不动你。”说完,却厚颜无耻的拉着她坐到了自己腿上。

看到自己已经坐到了肖凡腿上,应小霞还是有些尴尬,想起身,结果肖凡直接搂住她的腰,把她拥进怀里。

孤男寡女在一个房间,荷尔蒙烧脑,这一刻,肖凡在试探应小霞的底线。

女孩的害羞,矜持,应小霞心里想拒绝,也有想迎合矛盾的心理。在肖凡怀里轻微挣扎了几下,看肖凡没有松手。

“晚上只能抱,不能乱动,更不可以做那事哦!”

“我向你保证,绝对不做那事。”肖凡抱着应小霞仰后倒下,厚颜无耻的直接吻上。

被吻上,应小霞有些惊恐,紧紧的闭着嘴唇,感觉应小霞有些不愿,肖凡移开嘴唇。

“对不起,看到你太激动了,没有控制住,我再也不亲了。”

肖凡移开了嘴唇,应小霞紧张的心稍微沉静下来,安静的躺在肖凡怀里。

沉默了两分钟,应小霞伸出双手,也紧紧搂住了肖凡的腰,“这算是恋爱吗?”

听到应小霞傻傻的问题,肖凡欣喜若狂,“都趟我怀里了,肯定是恋爱哦。”

在肖凡身边,一直闻到他衣服的汗臭味,很不舒服,知道他穿在身上也难受。先不好意思说,已经挑明是男女朋友,没那么多顾虑。

“你衣服那么汗,还是脱了舒服点。但是你保证不能做那事哦!”应小霞迎合了肖凡,划定了自己的底线。

“我保证,绝对不强迫你做那事,其他的不算越界吧!”听到应小霞关心中还有些暧昧的亲昵,肖凡起身脱掉了上衣,躺下又把应小霞搂进怀里,

“只要保证不做那事,其他的可以吧!”应小霞想了想,有些害羞。

“你睡觉穿着衣服也难受,你也外衣脱了吧,那样舒些。”肖

凡有些无耻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

“流氓”应小霞娇羞的往肖凡的怀里拱了拱。

“这样出力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应小霞羞得楞着不动,肖凡脸比猪钩子还厚,成功得逞。

拥着羞涩的应小霞,肖凡手也开始不老实。

没恋爱,没有***的男女,短暂相识的爱情亲吻。分开时,两人的脸滚烫。拥吻后彼此环抱的手没有松开,注视着彼此,害羞,初吻的兴奋,更有满足。

这一吻,应小霞害羞的心里也得到了释放,两人脸上都洋溢中喜悦。

两人亲热,应小霞感应到肖凡激动,再次重点提醒,“绝对不可以做哦”

“绝对听从老婆定下的规章制度,绝不越界。”

肖凡的咸猪手有开始又不老实。

“砰砰砰...砰砰砰”不远处其他租房,急速粗野的敲门声响起,和抗战时鬼子进村差不多情景。

肖凡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应小霞已有些担心,赶紧起身,让肖凡起身让开,掀开简易床最里的床板,“赶紧藏到下面,“鬼子”进村了,“土匪”要查暂住证。”

治安队查房,他听谢燕说过,治安队抓住没有暂住证或非法同居,直接送去樟木头收容所,然后一批批遣送送回家,自己本身就是逃亡,遣送回家彻底完了。

欲望的小鸟瞬间吓得萎缩了,赶紧从掀开的床板缝隙钻进床下。应小霞穿上衣服,检查了一下,顺手还把肖凡刚脱下的上衣也扔进了床下。

敲开门,五个查暂住的“土匪”身边,已经铐了7个男女。

“土匪”看见只有一个女孩,女孩也有厂牌作为暂住凭证,就走了。

那个年代,说查暂住证的治安员是“土匪”“鬼子”一点不为过,只要查到没有暂住证的,不问青红道白,50元一个人,男女同居没有结婚证的100元一个人,不给钱,男的马上剃成癞子头,送樟木头,女的不剃头,也送樟木头。然后遣送回家,遣送途中,免费做几天事情够路费了,再送到下一站,一站站遣送直到回家。

第11章

等待周围都安静了,应小霞掀起床板,肖凡才从床下爬出来,头上,脸上,身上全是灰,应小霞看到肖凡***的上身,全是灰尘,脸也成了花猫,止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应小霞笑话自己,肖凡用自己满灰的手,在她脸上抹了一下。

气得应小霞赶紧起身洗脸。

应小霞洗完脸,才想到肖凡肯定又要冲凉起来,现在治安队刚查房,自己也不可能单独站去门外,心里又尴尬起来。

肖凡没有顾及这些,走到水龙头边,***自己,把身上全部清洗了一遍,冲完故意把身前裸到应小霞眼前,应小霞赶紧捂住被褥,“流氓,赶紧穿上。”

应小霞的确抗拒,肖凡穿上裤衩钻进了被窝,搂住了应小霞。

应小霞也娇俏的拥着他,乖巧的把头靠在他胸口。

治安队查房,吓得肖凡刚燃气的欲望荡然无存。

第二天清晨8点醒来,肖凡看到床头留有一把钥匙,有一张纸条:

流氓:我去上班了,走时记得锁好门,中午12点,到正龙鞋厂大门等我,我们去买衣服,顺便商量一下工作和住宿的事情。

起身锁好门,肖凡决定自己也多跑几个厂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厂。

走到桥头与厚街分界的龙宝玩具厂,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转身看到背后一个180以上,身材粗壮的男人。

“你是谁?”肖凡有些疑惑。

“你不记得我?男子做出玩世不恭的样子,点上一支烟,嘴角微微翘起。

“我们认识吗?”肖凡疑惑,真不记得认识这个人。

“昨天晚上,桥头公园。”男子提醒道。

昨夜公园内灯光不亮,事发地还是公园一角,灯光更暗,当时更关注男子手中的刀而不是人。事发突然,肖凡从走到男子身边,说话到结束战斗,不过两分钟,当时他连应小霞都没有看清,更没有记住两个抢劫男子的样子,对方现在却认出了他。

“你想做什么?”肖凡看了看周围,确定他一个人。

“昨天你坏了我们的好事,你说怎么办?”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