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我捡了一只小狗,他把我救出了泥潭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小故事言情小说免费赏阅(我捡了一只小狗,他把我救出了泥潭)

小瑶 2024-06-11 18:24:35 10
小瑶 2024-06-11 10
点击阅读全文

我捡到了一个干净的男生,把他像大狗狗一样收留了一晚上。

一个屋檐下,孤男寡女,我感受到了躁动的荷尔蒙。

可我没想到,他一把抓住了我想拉他堕落的手,「快去吹头发,不然会感冒的。」

一个人走在路上被抢劫的几率有多大?

抢劫过程中又被一个身高直逼一米九盘靓条顺的帅哥英雄救美的几率又有多大?

我不知道,但我都遇到了。

只是出来买个晚饭的功夫,经历了被小混混撞飞手机——摔倒——破口大骂的流程后,身边冲过去了一个运动风的高质量男学生,三两下就抢回了我的手机。

嗯。脊背线条很挺直。

不过那个扫堂腿的架势越看越像学校里教的防身术。

「给,你的手机。」他回身将手机递给我,剧烈运动后的胸膛微微起伏。

嗯,隐约能看见漂亮的胸肌走向。

「谢谢。」没等我抬起头好好端详一下这位好心的人类高质量男性长得什么样,他就已经默不作声地回到了原位。

不远处的一个门廊前面,他蹲在那里刷手机,缩着肩膀。

落魄的样子像条小狗崽。

软乎乎的。

立体的鼻梁,薄嘴唇,肤色像是长年累月锻炼出来的健康的轻小麦色。

不知为什么,我站在了他的面前,问他,「喂,不回家?跟家里闹别扭了?」

他抬起头看我,稍微一愣,没有说话。

别别扭扭的。

「喂。」我玩心突然上来了,就着车流鸣笛的声音问他,「要不要去我家?」

这是他第二次被我说的话弄得愣了神,只是一个反应的功夫,他忍不住笑出了声,「你作为一个女孩子,一点防备人的心思都没有的吗?」

我也笑了,「怎么没有。主要是看你长得帅。」

于是我就看到了先前微微向下抿的唇角舒缓开来,带得他整张脸都明亮起来。

「那我真的会相信,」他笑道,「尤其是长得漂亮的小姑娘的话。」

正值下班高峰期,此起彼伏的喇叭声吵得我神经震痛。

熟稔地掏出打火机和烟,点上,深吸一口。

我瞥见了他微微皱眉的神情。

「怎么,看不顺眼?」我将烟圈缓缓吐出,转头看他,「人贩子抽烟不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盯着我的烟,随后又把目光转开去,「女孩子还是少抽烟,对……皮肤不好。」

那张俊俏的脸透出一点扭捏的可爱。

我将脸向他靠近,距离他几乎是鼻尖贴鼻尖的距离。

「你觉得我需要担心吗?」我问他。

他像只受惊的兔子,立刻拉开了距离。

我哈哈大笑。

傍晚的雨是悄然而至,声势滂沱。

他还是跟着我回了家。

「季昂。」他跟在我身后,自我介绍道,「谢谢你。」

有点耳熟,但记不起来是谁。

「柳意莎,不用谢。反正你刚才也帮了我一次。」

季昂是个挺有礼貌的男生,看得出来家教很好。

帮我挡电梯的门,还默默地阻隔开那些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男人。

我在玄关踢掉了鞋,光着脚就往客厅走,把包甩在沙发上。「鞋柜里有一次性拖鞋,自己拿。随意就好,这里只有我一个人住。」

「那你父母呢?」季昂一边脱鞋一边问道,我看见他正在把我的鞋摆放整齐。

于是我把自己丢进了沙发,似笑非笑地望着他,

「在他们该在的地方。反正不是我家里。」

「抱歉。」季昂的手顿了顿。

「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我问他,「有没有爹妈没什么区别,我照样能够长这么大。」

我觉得季昂一定非常难熬,和一个脾气古怪的人共处一室。

但是对我来说,他的出现就像是一阵凉风,总之就是为我平平无奇的一天增添了一点独特的光彩。好久没有和人交流过了。

由于他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湿了,这个人也死犟着不肯坐下来,觉得弄湿了沙发不太好,我便回房间找了一套男式睡衣,递给他,让他洗个澡。

「这是……」他的目光有些探寻在里面。

「朋友的,他偶尔会来我这里住两天。」我面不改色地撒谎。

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没必要让无关的人知道。

季昂洗完澡出来,穿着那套正好合身的睡衣。

我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材上。

真丝的灰色睡衣被他撑起了坚实的形状,边角分明的双肩和宽阔的胸膛。

季昂,季昂……

好熟的名字。我可能在哪里见过他。

「你是A大的学生么?」他突然问道,「看你有点眼熟。」

我点点头,突然间就想起了他是谁。

季昂,和我一个学校,国家级的游泳运动员。

是平时训练都会上学校表白墙然后被一群女生追着喊好帅的那种。

柳意莎啊柳意莎,你居然捡了个大明星回来。

城市的夜色逐渐灰沉下来,从二十二层的窗户望出去,天际间的云雾像是翻滚的波涛。

我在洗澡的时候听见了季昂打电话的声音。

隔着水声,不太清楚,只能隐约听见几句提高了音调的话。

片刻后,像是对面的人软下了口气,提出了什么条件,季昂在挂断电话时的语气明显柔和了一些,我听他的最后一句是「晚安,妈」。

真烦。

有人管着的感觉,真烦。

果然,当我裹着睡袍走出来时,季昂的态度已经完全看不出先前犟着的样子。

他在抬眼看我的时候,目光清明了许多,不过当他的视线短暂地掠过我光裸的肩膀时,那张脸突然有些飞红。

「你是在不好意思吗?」我毫无负担地坐在了他的身边。

季昂拘束得像只小鸡仔。

「不会吧?」我失笑,「长这么大还没有过女朋友?没见过这样的?」

他轻咳两声缓解尴尬,眼神却不知道往哪里放,在地板上乱飘,「不是。」

「那这样呢?」我故意凑近了他,和他肩膀贴着肩膀,把头发上的湿意传递到了他的胸膛。

他的身上是和我如出一辙的沐浴露的香气。混合着一点他自己的味道。

我有点贪婪地呼吸,想要攫取这种陌生的感觉。

我的指尖落在他的衣领,顺着空隙一点点钻进去,触碰他形状分明的肌肉。

其实引诱一个人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只需要一点助推力。

比如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比如两个人相同的味道,比如一方的主动靠近。

我不信季昂这个时候还会对我没有感觉。

他会怎么做?接受我的示好?还是不留情面地拒绝?

如果他接受的话,我有让他沉沦的本事。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

爱一个人很难,但是性不一样。一个寻欢作乐的对象什么时候都可以拥有,又何况他拥有这样一副让人沉迷的皮囊,我渴望,我垂涎,我想将他掌握在手里。

我嫉妒。

嫉妒他站在众人仰视的目光里,嫉妒他拥有几乎是正常人无法企及的一切。

我嫉妒他的美好。

凭什么?我明明也有着好皮囊,可为什么他们都只会叫我“狐媚子”,说我天生一张会勾引别人老公的脸,说我看着就不干净怪不得爹妈不要?

毁掉他。毁掉他。我内心的声音在疯狂尖叫。

占有他,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发泄。然后他就成为了和我一样的人。

【全文阅读】我捡了一只小狗,他把我救出了泥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小故事言情小说免费阅读(我捡了一只小狗,他把我救出了泥潭)

在欲望的深海里沉沦的,无法挣脱的人。

可是季昂他既没有接受,也没有直截了当地拒绝。

「快去吹头发,不然会感冒的。」

他的手落在我的发顶,温和地摸了摸。那双眼睛如此澄澈,不掺杂一丝欲望。

我内心中嚣叫的恶魔一下子坍缩成了一股烟尘。

你可真脏,柳意莎。

失败透顶的勾引。

我蔫蔫地丧失了兴致,重新回归了那个冷淡的外表。

无趣至极。

我把客厅让给了季昂,自己回到卧室里待着。

之前互相加了微信,因此他在对话框中和我说了他的情况。

总之就是因为家里不同意出国外训,所以他赌气出走了。由于他并不是住校生,所以也没办法去学校住,又因为手机没电,所以走投无路。

三个所以的陈述完毕,我只短短地回复,「哦。」

片刻后他又发过来,「谢谢你收留我。」

「不谢,反正你明天就走。」我敲打着键盘。

「其实……」他又发过来。

我盯着那两个字看了半天。对方正在输入。

一直是对方正在输入,可就是不见他发出来下文。

其实什么?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