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书迷狂欢,《华浓陆敬安》主角华浓陆敬安的神秘故事为何引起如此轰动?

小妍 2024-03-02 07:24:43 20
小妍 2024-03-02 20
点击阅读全文

华浓陆敬安 》内容章节分享,此书的主要人物有华浓陆敬安,是由华浓倾力编写。本书人物形象饱满,拍案叫绝,妙趣横生,引人入胜。华浓陆敬安全文主要讲的内容是:“华小姐穿的是越来越少了。”“还不是想让陆律师方便,”陆敬安不言语,呵了声,华浓可真是什么虎狼之词都说的出来。绕过华浓时目光落在她身前的食盒上。“爱心早餐。

封面

《华浓陆敬安》精彩章节试读

“华小姐穿的是越来越少了。”

“还不是想让陆律师方便,”

陆敬安不言语,呵了声,华浓可真是什么虎狼之词都说的出来。

绕过华浓时目光落在她身前的食盒上。

“爱心早餐。”

陆敬安不以为意:“楼下的记者也是爱心早餐?”

“清晨的喜鹊,陆先生不觉得他们的叫声很优美吗?在娱乐圈里,能让记者一早就开始蹲的,可都是大人物呢!”华浓拖着下巴望着陆敬安,目光悠哉悠哉的。

陆敬安睨了眼华浓,脱了西装外套,挽着袖子朝着办公桌而去。

华浓识相换了个位置:“领带摘了呗。”

陆敬安:.......

“你不带领带的时候有一种衣冠禽兽的禁欲风。”

“衣冠禽兽还会禁欲?华小姐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

华浓早年有一段时间成绩不好,读书的时候每每都能让华老爷子头疼,几度因为成绩不好要被退学,华老爷子这种时候往往就会使用金钱的魔力来摆平这件事情。

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这一路走来,华老爷子捐了不少楼。

还给华浓取了个四小姐的外号,四个阶段,段段捐楼。平底起高楼的一把好手。

这在京港已经是广为流传的事情了。

陆敬安这话,戳肺管子、

华浓坐在他对面,玩弄着陆律师的钢笔,漫不经心的姿态有些吊儿郎当的。

“前几天那个洒水车司机的事情,陆律师还没给我反馈呢!”

陆敬安清冷回应:“华小姐找错人了,我不是你的律师。”

“哦、那陆律师是谁的律师啊?”

“华安的?”

陆敬安睨了她一眼:“你这么守着我,是怕我接了华安的代理权?”

华浓望着他,眨了眨眼:“除了我之外,华家的任何人都不能请到你。”

“要是请了呢?”

“哦、那就试试呀!”

华浓可不是什么仁慈之人。

“陆律师以前有过女朋友吗?”

“跟华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好奇呀!”

陆敬安:......“华小姐是失业了吗?”

“嫌我烦啊?那我去找何烛他们玩儿,”华浓说着,作势要起身。

却被陆敬安喝止:“这里不是你的娱乐圈,你要是真闲就回家睡觉去。”

“凶我?”华浓望着陆敬安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陆总,林董来了,”秘书推门进来,话说完了才注意到办公室的气氛。

办公室门被人推开,陆敬安一扬手,丢了条毯子盖在华浓身上:“披着出去,我一办公室的实习生,你注意点影响。”

是一大清早的,那白花花的沟晃的他头疼。

华浓知道男人的弱点在哪里。

见陆敬安要走,华浓勾着唇拦住他的去路:“陆律师一大早浴火膨胀,难道是因为只能看不能吃?”

“你要想吃,我也不是不能成全啊!”

助理:.....目瞪狗呆。

华小姐也太勇了吧?真上啊?

陆敬安在律政圈子里出了名的铁血无情,多少大佬为了讨好他给他送女人他都纹丝不动,还能让人家穿好衣服滚回去。

可今儿、却被华浓那双软若无骨的手连摸带碰的擦出了火。

“华浓,”陆敬安一把握住华浓的手腕,腔调轻颤:“你知不知道这种时候我砍了你的爪子,也有办法把赔偿金控制在四位数以内。”

“哦~”华浓不以为意。

仰头望着陆敬安,一脸魅惑:“那陆律师砍之前,能不能脱光了让我摸一摸?”

站在门口呆若木鸡的助理:..........

是真不要脸啊!

他有点喜欢是怎么回事?

突然能理解何烛说的那句话了,华浓这种娇艳小妖精,倒贴陆律师这种一心只想挣资本家钱的老神仙————是浪费。

浪费啊!!!!

这换成别的男人,不得跪舔?

陆敬安脸色寡黑,将手中的文件丢在地上,伸手抓住华浓的手别在她身后。

咬牙切齿警告:“华浓,你别太过分。”

华浓歪着脑袋笑了,弯弯的眉眼比那白花花的沟还光彩夺目,她被抓着双手,踮起脚尖吻住了陆敬安的唇。

“看不出来啊!陆律师喜欢重口味的。”

助理:....擦!...在看下去要付费了。

陆敬安拿华浓没办法,她那种死缠烂打的精神陆敬安至今都难以理解。

几十年如一日的没变过。

华浓看着陆敬安震惊而逃,心情大好。

养了只正儿八经的小狼狗,圈着他,一点点的磨搓。

这种感觉,可真是太快乐了。

华浓很嫌弃的丢了身上的披肩,提着包下楼。

.....

“姐、你刚刚干嘛了?口红都花了。”

夏木一见她就看见了她嘴唇上糊的到处都是的口红。

华浓拿出镜子补妆:“干了些少儿不宜的事情。”

“你又扑陆律师啦?”

“姐你到底是要找人打官司,还是对他有意思啊?”

华浓盖上镜子:“夏木,陆律师现在是姐的平安福,财产没搞到手之前,陆律师可不能丢。”

“华家那么多人盯着我,我不找个厉害的律师在边儿上稳着,你觉得他们会怎么样?十二个私生子,这才出来了两个没头脑的,那些藏拙隐风的,才是难对付的。”

“还是姐有头脑,”但陆律师也是真可怜。

“夏木,你说这事儿过去之后,打断陆律师的腿将他养在身边,怎么样?”

夏木开车的手一抖,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华浓:“法治社会,姐。”

“啧、真可惜。”

华浓托着腮帮子做春梦:“陆律师那种人,别看他平时人模狗样的,脱了衣服绝对是个衣冠禽兽。”

夏木:.........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夏木,高鼻子的男人都很强你知不知道?”

夏木:.........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晚上.....

华浓换了身低调的衣服,去了清吧一条街。

她住的地方,走过来也就十来分钟。

刚路过巷口,就听见女人的嘤咛声,和一声声的华总传来。

华浓第一反应是她爹又出来瞎搞了。

朝着巷子望过去。

擦!!!

第13章你跟陆律师进展到哪一步了?

还是华安会玩儿啊!

要不怎么说老东西那么多儿子,就独独喜欢华安呢?还不是因为华安得了他的真传,

年纪轻轻的,身边女人不断。

一个接一个地无缝连接。

人不风流罔少年这句话在华安的身上体验的淋漓尽致。

不搞他,不痛快。

华浓走到巷子口。

找了几个喝醉酒的小青年,丢了叠毛爷爷给她们。

三五分钟后,一群小年轻吊儿郎当地站在巷子口看着正在进行肉体撞击动作的男女吹起了口哨。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