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谢玉渊李锦夜小说结局完整版_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每章节内容概括_(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最新章节

小婉 2024-01-05 06:56:46 26
小婉 2024-01-05 26
点击阅读全文

很多朋友很喜欢《 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 》这部穿越重生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怡然”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内容概括:”三人来到后山。因为是冬天,后山除了枯叶,就是枯草,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爹,咱们开垦了,这地就算咱们的吗?村上人不会眼红吗?”孙老大憨笑,“这荒山不是什么好地,也种不了好东西,费的事儿又多,谁来和咱们抢。”原来是这样,谢玉渊心里盘算开来...

第二十七章

引人入胜的人物设定,《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中的每个角色都有着独特的个性和动人的故事,为谢玉渊的旅程注入了无限魅力。目前该小说已连载至第七百二十章番外 李锦夜(八),总字数已超过1467634字,古代言情、宫斗宅斗、重生、读者一定会喜欢它的!

书名:谢玉渊李锦夜小说结局完整版_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每章节内容概括_(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最新章节列表

书友评论

这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书,无词形容,随着情节笑,随着情节哭,爱一个人就深爱,不掺功名利禄,只要你安,只要你安, !至死不渝。

快意人生从何而来?我只看到了听天由命,憋屈的人生,看不下去了,重生了人生轨迹基本不变重生何意?看得气人不看了

这是我看过西子情的《纨绔世子妃》之后,反复多遍爱看的又一本书!也是唯一的一本书,因为别的书开个头儿就看不下去了[捂脸]

章节推荐

第五百三十四章 一荣俱荣

第五百三十五章下狱

第五百三十六章 他会不会那么蠢

第五百三十七章我想退婚

第五百三十八章我很正经

作品阅读

刘氏被骂得一声不吭。

孙老娘嘴里却还忍不住骂了一句:“孙老大这个死杂种,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当初把人捡回来时掐死他。”

孙老爹听了这话,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

孙兰花却只觉得一口气噎在她的喉咙里,能将她活活给憋死。

谢玉渊从前不过是个拖油瓶,孙家人想打她就打,想骂她就骂,根本没有把她当人看。

哪知道短短半个月,她不仅攀上了张郎中,还和孙家分了家,连带着说话都趾高气扬起来。

现在自己却成了孙家人眼中赔钱货,整天挨打挨骂。

孙兰花跺跺脚,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还是谢玉渊在的时候好啊……

事情办妥,谢玉渊身轻如燕的回到家,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孙老大听。

孙老大听完,眼神有些发直,好像不太相信自己就这么和孙家一点干系都没了。

谢玉渊怕他想太多,扯了扯他的衣角,“爹,咱们去后山瞧瞧吧。”得给他找点事情做做。

孙老大打了个激灵,“好,我去叫你娘。”

三人来到后山。

因为是冬天,后山除了枯叶,就是枯草,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爹,咱们开垦了,这地就算咱们的吗?村上人不会眼红吗?”

孙老大憨笑,“这荒山不是什么好地,也种不了好东西,费的事儿又多,谁来和咱们抢。”

原来是这样,谢玉渊心里盘算开来。

她们在孙家庄不得再住个一年半,一年半后肯定要挪地方,荒山土质不好,草药就算种成了,也没啥药效,卖不上价格。

“爹,也不要种太多,一两亩地就够了,供咱们一家三口吃喝就行。”

“要不咱们也去买几亩水田,反正银子……银子是够的。”孙老大搓搓手,脸上有些跃跃欲试。

谢玉渊怔了下,幽幽叹了口气,“爹,昨儿我做了个梦,梦到谢家人找来了。”

孙老大一听,脸色霎时大变。

六年前的一个黑夜,他从镇上挑河泥回来,路过乱坟岗,看到一个满脸血污的小女孩。

她坐在死人堆里,睁着两只黑亮的眼睛,一动不动,小手死死的拽着一只大人的手。

他顺着那只手看过去,从死人堆里挖出一个女人,那女人穿着他这辈子都没见过的锦锻,一双手又白又嫩,像没有骨头似的。

当时他心里就很清楚,这女人一定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爹,谢家是狼窝虎穴,我不想回去,就想和你和娘好好过日子,等我在张郎中那边多学点本事,咱们就搬走吧。”

孙老大听到这里,不由轻轻打了个寒噤。

都说梦是反的,但他这辈子所有的好日子,都是在有了这对母女以后,他不想有一点点的闪失。

“阿渊,爹都听你的。”

谢玉渊微微一笑,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爹,外头怪冷的,咱们回吧,咦,娘呢?”

孙老大心漏一拍,四下看看,果然没有高氏的影子。

两人赶紧分头去找,最后在一块大石前找到了高氏。

高氏蹲在地上,目光直勾勾地看着地上一朵不知名的小花,那花半开半残,然而在这萧瑟的冬日里,却异常的动人。

谢玉渊的心,像被什么重重的敲了一下。

娘喜花,最喜荼蘼。

荼蘼是春天的最后一种花。

娘曾对她说过--开到荼蘼花事了,尘烟过,知多少,一切都是虚影,是幻境,是凉风无信,是风月无心,是镜花水月,是一枕黄梁。

“阿渊,你看这是什么?”

孙老大的惊叫声,打断了谢玉渊的回忆,她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株野山参,被耗子啃去了半个头。

“爹,是野山参,你快挖出来,这个能卖钱。”

孙老大一听能卖钱,直接用手去扒,

谢玉渊在附近仔细看了一圈,竟然又找到两株叶子一模一样的。

挖出来,竟然完好无损,难得的是品相不错。

谢玉渊开心的恨不得在娘脸上亲一口。

娘看个花,都能看出银子来,老天爷一定是知道前世她们母女俩活得太苦,这一世才频频眷顾。

……

回到家,谢玉渊叮嘱爹把野山参收好了,便去了张郎中家。

张郎中下午去邻村出诊,谢玉渊依旧抢着背药箱颠颠的跟在他身后。

这一去,又是忙到了傍晚才回来。

谢玉渊放下药箱便生火做饭,等饭做好,天已经黑了。

她侍候张郎中和他侄儿用过晚饭,利索地刷了锅,临回家前想着那三个野山参,咬咬牙凑到张郎中面前。

“郎中哪天去镇上?能不能带上我?”

张郎中吃饱喝足心情不错,笑眯眯道:“去镇上做什么?”

谢玉渊叹息一声,“家里要啥没啥,被孙家赶出来娘连个替换衣裳都没有,我想给她添几身衣裳。”

张郎中想到那个娴静幽然的女子,摸了一把胡子,“两天后,我要去药店进些草药,你跟着吧。”

“谢谢张郎中。”

谢玉渊冲他鞠了个躬,飞奔进夜色里。

张郎中走到院中央,朝着东厢房一抬下巴,“那谁……有没有发现我最近心肠很软啊?”

片刻后,东厢房冷冷传出两个字:“没有。”

张郎中气得胡子翘翘,又回敬过去两个字:眼瞎!

回到家,谢玉渊惊奇的发现西厢房里亮着灯。

走进去一看,房间清扫的干干净净,一张还没有成形的木床摆在中央,爹正在用锯子锯木头。

“回来了,你和你娘先睡,爹再做会活。下午我去山里砍了棵树回来, 等这床做好了,我再帮你娘做个浴桶。”

孙老大头也没抬。

寒冬里他的额头满是汗水,在烛火下闪着光亮。

……

两日后。

谢玉渊跟着张郎中一块去了镇上。

张郎中看了眼谢玉渊抱一路的布包,勾勾唇道:“什么宝贝玩意,抱得手都不肯撒?”

谢玉渊笑笑,似真似假的回答了他两个字:“宝贝。”

张郎中无声的翻了个白眼,心想,连脖子里挂的传家宝都卖了,还能有什么宝贝。

说话间,两人进了药材铺。

小说《嫡女惊华:王妃暴躁不好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