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句子大全 >> 浏览内容

温舒白陈彦迟(温舒白陈彦迟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舒白陈彦迟最新章节(温舒白陈彦迟无弹窗)

xiaoy 2023-12-04 17:45:15 14
xiaoy 2023-12-04 14
点击阅读全文

温舒白一愣:“那实验……”

“延后到明天。”

“……好。”温舒白艰涩开口,转身离开实验室。

次日。

温舒白来到实验室,却见沈颜正等在门口。

她正要出声打招呼,只听得沈颜淡淡开口:“你喜欢陈彦迟吧?”

温舒白猛然一怔。

沈颜眼中满是嘲意:“为他还不惜放弃前程,真是深情。”

温舒白艰涩道:“不全是这样的……”

“难道你是为了做全人类的救世主?”

温舒白浑身一震。

为什么她会知道?实验不是秘密进行的吗?

看着温舒白逐渐褪去血色的脸,沈颜轻笑一声:“如果我告诉你,智宇做这个实验,都是为了给我治病呢?”

======第四章======

温舒白瞳孔一震:“什么意思……”

话说出口,温舒白才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已然沙哑。

“你对智宇而言,只不过是给我续命的药罢了。”

沈颜的话犹如一盆凉水兜头浇下。

温舒白攥紧手心,试图将最后一丝体温留住。

所以陈彦迟一直在骗她吗?

温舒白陈彦迟(温舒白陈彦迟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温舒白陈彦迟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温舒白陈彦迟无弹窗)

想到他为她的基因命名时所说的话,温舒白的脖颈仿佛被人扼住,痛到窒息。

温舒白眼含着泪:“你告诉我这些,不怕我不配合做实验吗?”

沈颜面露不屑,语气中尽是傲慢:“我有的是办法让你配合。”

温舒白这才想起,沈颜到底是谁。

黎城首富沈家的唯一继承人。

温舒白在门口呆立了很久,直到身后响起陈彦迟的声音。

“为什么不进去?”

见温舒白良久不回应,陈彦迟眉间染上冷色:“实验要开始了,你知道我不喜欢等。”

温舒白终于有了反应,她缓缓抬头去看陈彦迟的眼睛。

“宋博士,我们做这个实验的目的,真的是为了造福全人类吗?”

陈彦迟拧眉:“不然呢?”

温舒白艰涩开口:“也为了救沈颜吗?”

陈彦迟皱了皱眉,漠声道:“没有沈颜,就不会有这个实验室。”

闻言,温舒白眸中最后一点希翼也消散了。

她原以为陈彦迟至少会为了暂时稳住她而找一个借口。

温舒白自嘲地笑笑:“我会配合你继续完成这个实验的。”

等到陈彦迟研究出救治沈颜的方案她就离开,算是了结了自己和他少年时在绑匪手中过命的情分吧。

温舒白黯然低头,绕过陈彦迟走进实验室。

陈彦迟看着她瘦弱却挺直的背影,眸中划过一丝晦暗。

黎城沈家。

手机嗡嗡作响,沈颜拿起来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

她按下接听,语气天真:“智宇,你想我了吗?”

陈彦迟默了一瞬:“你上午找温舒白聊了什么。”

“我才知道她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个罕见基因,当然是去感谢她呀,我还给了她一笔钱,请她继续帮助你完成实验。”

闻言,陈彦迟不由回想起温舒白说的话:“我会配合你继续完成这个实验的。”

他看着面前摆放着的一堆文件,心中无端升起一阵烦躁。

“好,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陈彦迟将手机扔在一旁,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温舒白走进办公室,看着面容清冷的陈彦迟,不由得紧张地抿了抿唇:“宋博士,沈颜……是你的女朋友吗?”

陈彦迟淡声回答:“不是。”

温舒白闻言,悄然松了一口气:“可是你对她好像很不同……”

陈彦迟目光幽深:“我没有爱过人,所以我不知道想对她好,这算不算爱情。”

温舒白一怔,心口传来阵阵钝痛,艰涩开口道:“那就要弄清楚,你为什么想要对她好……”

闻言,陈彦迟微微拧眉,似是不想再跟她继续这种无意义的话题。

就在温舒白以为不会有答案时,身后忽然传来沈颜的声音——

“因为十三年前,我在绑匪手里救过智宇。”

======第五章======

陈彦迟对着沈颜浅笑:“要不是当年你带我逃离了那座仓库,我今天也不能站在这里。”

他话音刚落,温舒白却似被电击般,怔住了。

十三年前,她偶然间闯入了一座仓库,在那里,她见到了被绑架的陈彦迟。

那是他们第一次的相遇。

温舒白报警后想要为他松绑,发出的动静却吸引了绑匪的注意……

明明当年过命的是他们,可陈彦迟却说,是沈颜救了他?

她的目光落向沈颜,沈颜也看向了她,扬起了胜利者的笑脸。

沈颜骗了陈彦迟!

温舒白的脸色已然变得苍白,她张了张唇,急切地想要告诉陈彦迟真相。

却见沈颜忽然捂着心口惊呼一声。

“姜小姐,麻烦你出去倒杯水。”

陈彦迟飞快从白大褂中掏出药瓶,眉宇慌乱而急切。

看着眼前紧张的氛围,温舒白也无暇顾及别的,连忙跑出去倒水。

然而等她端着水杯回到办公室时,却被眼前一幕深深刺痛。

只见沈颜正依偎在陈彦迟的胸口,凝着他虚弱开口:“智宇,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陈彦迟的手一僵,并未回答。

沈颜面上写满失望:“不可以吗?”

看着陈彦迟的表情有所动容,温舒白猛地推开房门——

“十三年前,在仓库遇到你的人是我。”

她嗓音哑得不成样子,却掷地有声。

沈颜与陈彦迟俱是一愣。

“姜小姐,你在说什么?”

沈颜皱眉看着温舒白,好似不理解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温舒白只默默攥紧了手,认真盯着陈彦迟,希望他能相信她……

可陈彦迟的眉眼却覆上不耐——

“姜小姐,之前没看出来,你也会玩这些挑拨离间的手段。”

温舒白面色一白,几乎快要站不住:“当年……”

她正要开口说些细节来佐证,沈颜忽然两眼一闭,整个人昏死过去。

“沈颜……沈颜!”

陈彦迟打横将沈颜抱起夺门而出。

途径温舒白身边时,不忘冷冷瞪了她一眼:“你明知道沈颜心脏不好,还故意扭曲事实来气她,这下你得逞了。”

温舒白心头涌上一阵难以言说的苦涩与凄凉。

在陈彦迟的责备下,她没勇气再说一句话,或迈出一步。

时针嘀嘀哒哒走着。

陈彦迟终于从医院回到实验室。

不等温舒白询问,他就率先沉声开口道:“沈颜进了重症监护室,实验进度要加快了。”

温舒白无法反驳,因为其中的确有她的原因。

良久才艰涩开口道:“好,我会配合……”

冰冷的实验室内。

温舒白躺在手术台上,感受着全身肌肉撕裂般的痛楚,身体痛苦地蜷缩成一团。

她忍不住侧眸去看陈彦迟,想寻求他的帮助,话没出口,就被那双冰冷的眸子堵在喉头。

终于,温舒白咬牙挺过,满头汗水已经模糊了双眼。

视线朦胧之际,却见那道白色的挺拔身影再次拿着注射器朝她走来……

温舒白顿时感到脊背一阵刺骨寒凉。

“宋博士,能不能……让我缓一缓……”

她虚弱的语不成句,可陈彦迟手上动作未停,语气淡漠不耐——

“你知道沈颜等不了,忍忍就过去了。”

======第六章======

温舒白呼吸一窒。

身上更痛远不及心里的痛。

她攥紧拳头,任由陈彦迟将冰冷的不明液体注入自己体内。

等到温舒白醒过来,外面已经一片漆黑。

“宋博士……”

温舒白只觉得骨头剧痛无比,每动一下都像是在上刑。

她忍着疼痛,踉跄走出实验室去找陈彦迟。

只听得陈信有些犹豫地开口道:“宋博士,温舒白的身体已经不能再继续实验了,否则会造成不可逆的损伤……”

温舒白瞳孔一震,下意识停住脚步。

陈彦迟默了一瞬,随即沉声开口——

“沈颜病情加重,实验必须继续,这件事不要告诉温舒白。”

温舒白怔怔凝着那道挺拔的身影,心痛到无法呼吸,眼前也渐渐模糊。

再睁眼时,陈彦迟清冽的嗓音在身旁响起:“你醒了。”

温舒白苦涩地看向陈彦迟,刚想开口询问自己的身体情况,就见他递过来一杯温水。

“你身体负荷过大,所以才会晕过去,平时要注意休息,饮食方面也要多吃营养清淡的。”

听着陈彦迟关心的叮嘱,温舒白心头一暖。

她接过还散发着雾气的水,轻轻抿了一口,是甜的。

陈彦迟特意为她加了糖吗?

温舒白抬眸望向陈彦迟,再次心生希冀。

却听得他漠声道:“一旦你的身体出了问题,会拖延实验进程。”

温舒白手猛地一颤,里面的水差点溅出来。

犹如一盆冷水迎头浇灭心火。

温舒白苦笑一声:“我知道了……”

陈彦迟拧了拧眉:“天色不早了,你休息一下就快点回去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xiaoy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