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心碎的妥协(安萌沈宴昭)免费观看-热点小说心碎的妥协(安萌沈宴昭)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

2023-11-28 17:13:02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沈宴昭喜欢陈柏安,尽人皆知。
只是众人不知,订婚五年,他却从未碰过她。
“柏安,今天是我们订婚五周年的纪念日,你什么时候过来?”
酒店顶楼包厢内,气球点缀,玫瑰灯串铺满墙壁,电话接通时,沈宴昭已经从约好的七点,等到九点多。
“我在忙。”
“忙什么?”沈宴昭话刚问出,电话那边就响起一道柔柔的嗓音。
“柏安,我好疼。”
沈宴昭心脏一抽,试探着问了句,“你是不是和陆芯羽在一起?”
“她出了点事。”
“她出事,为什么必须要你去处理?”沈宴昭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打着颤,“还是你觉得,她比我重要?”
“你非要这时候跟我闹是吧?!”
一瞬间,好似有什么东西在沈宴昭脑子里轰然炸开,她的眼眶微红,心也跟着一寸寸沉入海底,一股寒意笼罩全身。
她张了张嘴,半晌才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解除婚约吧。”
原以为他至少会安抚她几句。
却不想那头直接挂断了电话。
沈宴昭嗤笑一声,红了眼眶,自己究竟在期待什么。
拿起开封的红酒,瓶口对嘴猛灌。
……
离开包厢,已是晚上十一点多。
沈宴昭进入电梯后,转身就看到外面站着一个男人。
黑色西装,身长鹤立,面部轮廓深刻分明,内敛着眉眼,让他本就压人的气场显得更有压迫感。
男人也在打量她:
一身鸦青色的旗袍,面色酡红,好似灼灼桃花,杏眼细眉,腰肢娇软,旗袍的衩开到大腿中部位置,随着她的动作,细长的腿,白生生的勾人。
清艳中透着妩媚,占尽风情。
只是满身酒气,他眸子沉了沉,没有进入电梯,却没想到里面的人却忽然往前两步。
伸手,勾住了他的领带。
将他拽进电梯。
下一秒,
滚烫的身体投入他的怀中,这忽如其来的变故,让他浑身的肌肉都在刹那间紧绷起来,整个人都僵住了。
也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怀中的人已经踮着脚,吻住了他。
她的唇,软而热。
只是身子却趔趄着无法站稳,当她即将从他怀中滑落的瞬间。
他伸手,箍住了她的腰。
身体紧贴,沈宴昭身体一阵悸动。
她再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男人压在了电梯壁上,后侧是冰凉的电梯,身前的人却在她身上点火,肆意索吻,霸道又强势。
一凉一热,她承受不了,只能如同小猫儿般,低低哼唧着。
声音娇嗔,更加勾人。
电梯在缓缓下沉,她整个人也好似被他拉入了欲望的深渊。
“叮——”电梯抵达一楼。
亲密停止。
沈宴昭的手指还勾缠着他的领带,低声说:“带我走。”
身前的女人,身子绵软,靠在他身上,她呼出的气息,尽数喷在他脸上。
是招惹,是诱惑。
惹得男人眸子暗了几分,喉结轻轻滑动了下。
成年人之间,有些事就算不说,一个眼神也能心领神会,况且她还如此主动。
心碎的妥协(安萌沈宴昭)免费观看-热点小说心碎的妥协(安萌沈宴昭)已完结全集大结局小说
进入酒店房间后,男人将她抵在墙上,腰间的金属皮带扣抵在她腹部,凉得让人心悸发麻,男人低哑着嗓子,热切的呼吸吻着她的耳朵,“帮我。”
房间没开灯,沈宴昭颤着手,轻轻摸到皮带扣上。
只是她没经验,又喝了酒,脑袋昏昏沉沉,手脚不麻利,怎么都解不开。
抬头向他求救:“我弄不开。”
声音娇嗔,像是撒娇,挠得人心痒。
男人只低低笑着,“我教你。”
一句话,暧意滋长。
他伸手,手心覆盖在她手背的一瞬间,就停下了动作。
“唔?怎么了?”她仰着小脸,满脸潮红。
他抓住她的手,细细摩挲,她右手中指上戴着一枚钻戒,他微皱着眉问,“你订婚了?”
“嗯。”
“出来寻乐子?”他挑眉,紧盯着她。
“怎么,不行吗?”沈宴昭低笑着,一脸无所谓。
陈柏安能背着她,勾搭陆芯羽。
她何必为他守身如玉?
男人目光如刃,将她抵在墙上,气息不若方才那般热切,反而凉薄得让人心寒,“已经有了未婚夫,就别招惹我,我怕你玩不起!”
“不试试看,你怎么知道?”那表情,放肆中略带挑衅。
就好像在问他:是不是玩不起?
若是露水姻缘,纵情一夜,也未尝不可。
只是……
他不碰有主的人。
嫌麻烦。
只是此时,“咔嚓——”一声,皮带扣被她解开,她的手指勾着皮带,湿漉漉的杏眼,紧盯着她。
是撩拨,也是诱惑。
他从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将她一把抱起压在了床上。
她的吻,很热,却很青涩。
沈宴昭虽喝了酒,胆子大,却多多少少有些紧张无措,手指紧紧攥着他领口的衣服,紧咬着唇,身子更是颤得一塌糊涂。
他伸手,轻轻安抚着她,声音低哑:
“别忍着,叫出来。”
之后的一切,就好似枯柴遇火星,一发不可收拾。
室内昏暗,只有月光从窗口漫入室内,随着两人的呼吸,沉沉浮浮。
……
事后,男人起身,帮她擦了身子,余光瞥见床单上的一抹红,眉头轻皱。
他不碰有主的女人,也不碰雏儿。
怕被缠上。
今晚,却接连破例。
借着月光,他点了根烟,目光却一直落在床上早已熟睡的女人身上。
她生了一张清纯无害的脸,杏眼微醺,穿着旗袍,一截细腰,勾魂夺魄。
是他喜欢的类型。
偶尔破个例也没什么。
**
翌日一早
沈宴昭醒来时,就是酸软,身子软,头也疼,昨晚的记忆突然涌上来,还有男人那张陌生又禁欲的脸。
她昨晚居然真的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
她是医生,身体的感觉实实在在,根本不需要其他证明。
被撕碎的旗袍足以证明昨晚多疯狂,而昨夜的男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明明昨晚还抵死缠绵,跑得还真快。
沈宴昭深吸一口气,在床头,看到了一身崭新的衣服及内衣裤,以及……
一张百万的支票。
和一盒避孕药。
沈宴昭简单冲了个澡,穿上崭新的衣服,吞下避孕药,又瞥了眼支票,没矫情,直接揣进了口袋。
回家途中,给科室主任打电话请假,没去医院上班。
当她到家时,刚打开门,眼前一晃,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前。
“啪——”左脸已经挨了一巴掌。
“振宏,你打孩子干嘛?”李淑英上前阻止。
徐振宏冷笑,“我们徐家养了她二十多年,她和陈柏安订婚,也是自己愿意的,现在居然不经过我的同意,就想和他解除婚约,我看你是翅膀硬了!”
“叔叔,我不想和他结婚了。”沈宴昭抬头,迎上他的目光。
“当年你爹妈死了,要不是我们收养你,你能有今天?你马上去找柏安赔礼道歉,他不原谅你,你也别回来了!”
徐振宏说完,甩手离开。
沈宴昭生的白,皮子又薄,一巴掌下去,脸已经红肿起来。
“宁宁,你叔叔不是故意的,他就是太着急了。”李淑英用毛巾裹着冰袋,帮她敷脸。
“他今早打电话过来,说是退婚的话,就要从公司撤资,你也知道,这两年公司不景气,多亏他帮忙。”
“听婶婶的话,去找柏安服个软,好不好?”
徐振宏待她不好,但李淑英很疼爱她。
沈宴昭禁不住她的哀求,点头同意。
**
沈宴昭找陈柏安,不是服软,只希望两人好聚好散。
给他打电话,没人接。
还是在朋友圈看到有人拍照:【偶遇陈少和陆大小姐,郎才女貌,真登对。】
定位:湖玺度假村。
沈宴昭找到陈柏安时,他在马场,正帮一个女孩牵着马。
女孩生得娇俏可人,看到她后,正眼不瞧,一身傲气,这就是京城陆家的大小姐——陆芯羽。
陈柏安脸上的笑容,是她从未见过的。
盛夏时节,阳光刺眼,强烈得让人眼睛发酸。
陈柏安看到她后,小跑过来,一脸阴沉:“你怎么来了?”
“我想和你谈谈。”
“你没看到,我正在忙吗?”
“忙着给别人牵马?”
“有什么事,回头再说,我警告你,别在这里惹事。”
就在这时,远处有个骑马的男人回来了。
他一手拽着缰绳,控制着马,面色寡情而冷淡,黑色的骑马装,优雅而充满ᴊsɢ张力,目光相遇,沈宴昭愣在原地。
这不是……
他翻身下马,陆芯羽急忙下马跑过去,讨好地笑着,“小叔。”
他淡淡应了声,沈宴昭却如遭雷劈。
他就是晟世老总——
安萌?
外面人称一声二爷。
盛名在外,诸恶不敢犯。
他摘着手套,目光从沈宴昭身上淡淡扫过,骄矜而冷漠,“这位是……”
“她是我一个朋友。”陈柏安急忙介绍。
一句话,让沈宴昭的心沉到谷底。
为了讨好陆家,他竟连自己的身份都不敢说。
“既然是朋友,换身衣服,一起玩吧。”安萌淡声说道。
他手握权柄,陈柏安不敢拒绝,让沈宴昭去换衣服。
**
更衣室外
沈宴昭换好衣服出来后,她摘下戒指,又伸手准备将脖子上的项链取下来。
为了防止饰品在骑马时被东西勾缠,一律禁止佩戴。
只是看不到项链暗扣,怎么都解不开,她心下有些着急,就在此时,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还没反应过来,有一双手碰到了她的后颈。
她本能想回头,却被人呵止住了,“别动。”
是安萌。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