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人气小说宫墙柳:许天下为聘创在线阅读-正版小说《宫墙柳:许天下为聘》宫墙柳:许天下为聘全文阅读

2023-11-28 17:19:44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为一个人已经下葬了四个多月,怎么可能还不腐烂呢,何况就算棺材钉的再好,也不可能完全没有味道。

又不是砖石砌成的,只是普通的木材,“将棺材打开。”

司徒白冷冷的说着,棺材打开,司徒白没有看到,舒婧容的尸体,只有一些衣物和首饰在里面。

脸色越来越凝重,许久,司徒白才淡淡的开口说着,“今天的事情一个人也不许传出去,否则本王格杀勿论。”

说完这句话之后,司徒白又让人将棺材给埋了起来。

来的时候,司徒白的心里是沉重的,而回去的时候,司徒白的心里隐隐有些高兴。

棺材里没有容儿的尸体,是不是容儿真的没有死呢?

想到金钗的事情,聚宝斋的老板说,金钗容儿死之前送去了聚宝斋,在容儿死又突然出现在容儿的房里,这是不是容儿给我的提示呢?

司徒白皱着眉头,好多事情都想不清楚,不管怎么样,舒相国一定是那个知道真相的人,本王一定要问清楚。

“快点,务必要天亮之前赶回王府。”司徒白催促着,现在他的心里有太多的疑惑。

他不想错过一丝一毫的时间,来弄清真相,一想到舒婧容没有死,司徒白的心里就高兴了起来。

车夫赶紧加快了速度,终于在天亮之前赶回了王府。

司徒白匆匆的洗漱了一番,换上了衣物就赶紧去了相府。

时间还早,司徒白在相府的门前等了近一个时辰,门口的小厮才请司徒白进去。

“不知王爷大清早来,我这里有何贵干?”舒相国冷冷的问着,没有丝毫的好语气。

对于一个多月前,靖王府大张旗鼓的迎娶侧妃,舒相国对于这件事心知肚明。

在舒婧容死了三个月之后,司徒白又大张旗鼓的迎娶别人,这让身为父亲的舒相国如何能够高兴呢?

司徒白没有在意舒相国语气里的讽刺之意,“岳父大人,小婿已经知道容儿并没有死。”司徒白不卑不亢的说这句没有辱没皇室名声,也给足了舒相国面子。

舒相国的心里闪过一丝的紧张,但是很快又消失不见。

“王爷当初亲自下令,用毒酒赐死容儿,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现在王爷又说容儿没有死,真当我们相府没人吗?”

“岳父大人,小婿已经知道错了,当年救我的是容儿,不是舒馨容。”

“自从容儿死后,小婿也是愧疚难当,对容儿万分怀念。”

“若是老天能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对待蓉儿,绝不再让她受任何的委屈。”

司徒白弯下了腰,语气恳切,没有半分王爷的架子,这让舒相国的心里微微动容。

曾经的战神王爷,多么的尊贵无比,除了皇上以外,就是这天下最尊贵的男人。

现在竟然会弯腰低头,舒相国的心里有再多的气也消了不少。

只是舒相国,也不会因为司徒白的三言两语,就告诉司徒白,舒婧容的下落。

第35章 生产

“王爷既然已知晓容儿没有死,那我也就不打哑谜了。”

“当初,我将容儿嫁进王府,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容儿告诉我,她对王爷倾心许久,若是能嫁与王爷,她便心满意足。”

“但是我没有想到,容儿嫁进王府,得来的不是幸福美满的生活,而是堪比地狱般的折磨。”

“老夫虽然这辈子有两个女儿,但是容儿才是我心里的宝,看着她这样被折磨,我却无能为力。”

“后来我派死士潜入王府,带话给容儿,若是她想走,我会助她一臂之力。”

“我原以为容儿不会答应的,但是那次她答应了,我就派人将假死药带给了容儿,王爷赐下毒酒,容儿也服下了假死药,后来王府的人将容儿的尸体丢到了乱葬岗,我们这才派人将她救了回来。”

听着舒相国寥寥几语,司徒白的心里却惊涛骇浪起来。

司徒白无比庆幸,也万分感谢舒相国会让舒婧容服下假死药。

“现在我也知道错了,请岳父大人准许我可以见容儿一面。”司徒白的语气里带着一丝的激动和难以言喻的喜悦。

舒相国轻叹了一口气,“王爷怕是来晚了一步了。”

“什么意思?”司徒白的眼中闪过一丝的错愕。

“若已经在数月之前就离开了相府,至于去处我也不得而知。”舒相国幽幽的开口道。

看着舒相国的样子不似作假,“今日是小婿打扰了,若是岳父大人日后有容儿的消息一定要派人告诉我。”

司徒白说完就离开了相府,走在街上,司徒白的心里真是悲喜交加。

原以为知道了容儿没有死的消息,他就可以重新和容儿在一起,没想到容儿早已离开。

不知不觉,深秋已去,寒冬已到,这几个月司徒白一直一个人睡在书房。

每天在王府里呆的最多的两个地方,就是舒婧容的院子,还有他自己的书房了。

舒婧容的院子还保持着当时的模样,即使快一年过去,也没有丝毫的改变。

司徒白坐在椅子上,那张舒婧容经常坐着的椅子,看着手里的金钗,司徒白陷入了回忆。

这几个月来,王府没有再进新人,而司徒白也没有去任何一个女人那里。

莲心虽然心有不甘,但是好歹也算是有了孩子,一心思扑在孩子的身上,时不时的去柴房和温若颜说说话,折磨折磨温若颜,日子倒也不是万分无趣。

“小姐,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莲东和莲北站在舒婧容的后面,手里都拿着各种生产用的工具。

“找到接生婆了吗?”舒婧容咬着牙,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现在的舒婧容已经是隐忍到了极点,她真怕下一秒她自己就会疼晕过去。

“小姐已经找到了,就在屋外候着呢。”莲东和莲北紧张的看着舒婧容。

“请稳婆进来吧,我怕是要生产了。”舒婧容气若游丝,但是还是强撑着开口说着。

现在正值深冬,外面大雪纷飞,屋内也是很冷很冷,虽然加了不少的炭火,但是也掩盖不了寒冬的冷意。

第36章 双生子

“夫人,用力啊!”稳婆的声音传进舒婧容的耳朵里,身下撕裂般的疼痛,让舒婧容都痛得要晕死过去。

但是心中有一个信念在支撑着舒婧容,这是司徒白的孩子,是我和司徒白两个人的孩子,我一定要将他给生下来。

舒婧容狠狠的咬着牙,撕心裂肺的喊叫声,生产的过程无疑是漫长的,痛苦的。

当最后一句嘶吼声落下的时候,伴随着的是一阵孩子的啼哭。

舒婧容的唇角勾起了一抹会心的笑容,“夫人,再支撑一会儿,还有一个呢。”

稳婆的话还没有说完,肚子里又是一阵下坠感,舒婧容死死地捏着床单。

虽然是第一次生产,但是舒婧容好歹还是懂点医术,她知道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

一鼓作气,舒婧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第二个孩子成功落地的时候,舒婧容晕了过去。

等醒过来的时候,两个小小的人儿就已经包裹好了。

舒婧容看着自己的一对儿女,心中充满了喜悦和激动。

“小姐,您刚刚生产完,吃点东西吧。”莲东端来了一碗鸡蛋羹。

舒婧容喝下之后,觉得自己有了一点力气,“司徒雪,司徒忆。”轻轻的说了六个字之后,舒婧容满脸慈爱的看着两个孩子。

时间如同潮水一般,过去得很快,“忆儿,雪儿,跑慢点。”

舒婧容跟在两个孩子的后面,虽然跑的有些累,额头上也布满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