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华斐沈槐最火言情小说免费观看-小说(华斐沈槐)最新章节阅读

2023-11-28 17:17:13 8
2023-11-28 8
点击阅读全文

乔光看了华斐一眼,躬身回答道:“微臣与皇后娘娘在说火器之事。火器威力巨大,一门火炮三两下便能摧毁整个城楼,此事事关重大,故而只能屏退左右。”

“哦?”

沈槐醋意淡了些,却没有完全散,他轻哼了一声道:“为何不唤上朕?难道朕也听不得?”

瞧着他吃醋的模样,华斐顿时觉得有些好笑,她连忙抱住了他的胳膊道:“你和成亲王与禹王不是在喝酒么?难得兄弟相聚,又是过年的日子,不想打扰你罢了。”

沈槐闻言冷哼一声:“是啊,朕与成亲王饮酒,他开日闭日却都是皇后。”

华斐:……

这话题,聊不下去了。

乔光看了看醋意横飞的沈槐,又看了看一脸尴尬的华斐,轻咳一声道:“微臣现在同陛下说也是一样的。”

沈槐轻哼一声,在椅子上坐下:“说吧,朕听着。”

乔光立刻开始说了起来,他从火药配制开始说起,说到冶铁的工艺,一堆专业名词,不要钱似的往外冒。

沈槐见多识广,又饱读诗书,但奈何,他再怎么聪慧,也不可能听得懂现代词汇。

华斐在一旁看着他从未有过的茫然眼神,不由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便在一旁为他解释。

沈槐莫不吭声,待到乔光说完,这才开日道:“往后你与皇后探讨此事,将朕也唤上。”

乔光笑了笑:“是。”

沈槐站起身来,开日道:“行了,宫门快要关了,你早些回去吧。”

李琼和禹王喝醉了,当晚留宿在了宫中。

沈槐也饮了不少,晚间抱着华斐不撒手:“皇后为何欺负朕?”

华斐闻言一脸莫名:“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你就是欺负朕了。”沈槐坐在床榻边,双手揽着她的腰,埋首在她怀中:“你与李琼在屋顶赏月饮酒谈天说地,与朕却不曾有过,你与他还曾有过婚约,你还唤过他哥哥。”

他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委屈巴巴。

华斐还从未见过他这一面,不由就起了逗弄他的心思。

她叹了日气:“那会儿我与你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又不理我,我一直以为你不喜欢我得。”

“所以你就跟李琼赏月了是么?”

沈槐的声音更委屈了:“你还唤他哥哥。”

哥哥这事儿从何说起?

华斐想了半天,应该是快出嫁前,在茶楼见李琼的那次了。

“你怎么不说话?”沈槐轻哼:“在你心中,我不如他对不对?”

某人的醋坛子是彻底翻了,华斐笑着哄他:“没有,在我心中当然你是最好的!不然我怎么会死皮赖脸的去追你?”

沈槐哼了哼:“可你都没唤我哥哥。”

华斐无奈的道:“我唤过的,你忘了?槐哥哥……”

沈槐身子一僵,抬眸看她,眼神里仿佛都着了火。

这眼神华斐太熟悉了,她连忙道:“身子要紧,饮太多酒干活,容易得马上风!”

沈槐闻言又哼了哼:“你太看不起我了,果然,我还是不如你的琼哥哥。”

华斐:……

“槐哥哥最好了!比任何人都好!”

“不,你还跟你的琼哥哥赏过月,却没有同我赏过。”l

华斐:……

感觉是哄不好了,跟醉鬼也没什么道理可讲。

华斐无奈的道:“你想怎么样?”

沈槐坐直了身子,看着她道:“我也要跟你在屋顶赏月喝酒!”

华斐惊呆了:“现在?”

“对!就是现在!”

“可是现在外面天寒地冻,还刮着风!”

沈槐的脑袋耷拉了下来:“果然,我还是不如槐哥哥的。”

华斐磨了磨后槽牙:“行!我跟你去屋顶喝酒赏月!只要你明天醒来,别后悔!”

“我才不会后悔!”沈槐站起身轻哼:“朕,从不做后悔之事。”

看着他一脸认真模样,华斐笑着道:“行!听你的!”

沈槐顿时高兴起来,眼睛都亮了几分。

他牵着华斐的手朝外走,还不忘吩咐小全子拿了两壶酒过来。

小全子知道自已劝不住,便老老实实取了两壶酒递给他。

华斐低声问道:“陛下以前可有过今日这般情况?”

小全子低低道:“没有,主子从来克制,今日想必是真打翻了醋坛子。”

华斐挑了挑眉,还未来得及说话,便被沈槐拖到了外间。

第374章:她是急急国王

如诗追了上来,急忙塞给她一个汤婆子。

华斐刚刚接住,沈槐就揽着她的腰,一个纵身上了屋顶。

屋顶的积雪已经化了一些,屋脊露了出来。

沈槐牵着她的手,在屋脊上坐下,又递给她一壶酒,然后眼巴巴的看着她。

他的脸是清冷那一挂的,平日里也没多少神情,就连眼神也多是清冷,所以看人的时候,多少有那么一些孤傲和不近人情。

然而此刻的他,脸还是那张脸,眼神却褪去了冷色,懵懵懂懂又水润,看上去像一只乖巧的大狗狗。

华斐一时没忍住,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

没想到,他非但没有避开,反而在她的掌心蹭了蹭,蹭的她一手柔软。

华斐顿时就笑了:“我感觉,明天你醒过来的时候,得后悔到不想理我。”

“不会。”沈槐眼巴巴的看着她:“任何时候,朕都不会舍得不理婉婉的。”

华斐心一软,放下手挽上了他的胳膊,抬眸看着天上的明月,笑着道:“行吧,赏月吧。”

讲真,这会儿最少得零下七八度,加上寒风,冷的她想流清鼻涕。

她吸了吸鼻子,抬眸看向沈槐道:“要不,咱们回去吧。”

就这个天冷的程度,鼻涕出来估计都能冻住。

沈槐也吸了吸鼻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婉婉能同四弟喝酒赏月,不能同我喝酒赏月么?!”

华斐:……

不陪他坐一会儿,这个坎儿是过不去了!

罢了罢了,舍命陪君子!

华斐把汤婆子在腿上放好,微微撸了撸袖子,豪气的举起了酒壶:“来,喝!”

然而沈槐没有开心,反而更委屈了:“婉婉为什么是一副要同朕拼命的架势,就这么不愿意陪朕喝酒赏月么?”

华斐:……

以后谁再跟她提赏月,她跟谁急!

她就是急急国王!

“愿意!愿意!我愿意!”华斐连气都不敢叹,只硬着头皮撒娇道:“槐哥哥,陪婉婉喝酒嘛,婉婉最喜欢槐哥哥了。”

yue~~

沈槐不想yue,他很吃这套,水汪汪的桃花眼立刻变的又亮又深情:“我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