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姜浅宁傅屿深(姜浅宁傅屿深)全文在线姜浅宁傅屿深读无弹窗大结局_姜浅宁傅屿深在线读无弹窗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0:11 30
2023-11-28 30
点击阅读全文

傅屿深粗粗喘了几口气,将身份证拿了起来。

第十三章 难以返航

身份证的被烧的只能看见照片的上半张脸。

但足够让两人看清。

那就是姜浅宁。

“阿应……”陈烨虽说早已做好心理准备了,但面对这样的结果还是忍不住红了眼。

前几天才和他坐着聊天的人突然间死了,任谁都受不了。

“不是她!”

傅屿深站起身,猛地将残缺的身份证砸在地上,剧烈起伏的胸膛和沉重的喘息显得他像个垂危的病人。

陈烨捡起身份证,也缓缓站起身,哽咽道:“阿应,接受现实吧。”

“什么现实?”傅屿深冷着嗓音,就连听不懂中文警官都不由得被他此刻的气势所惊住。

“姜浅宁她很早就说过,她有机会就会环游世界,而且第一个国家就是瑞士。”陈烨低下了头。

傅屿深死死瞪着陈烨手中的身份证:“只是和她有几分像而已。”

陈烨诧异地看着他。

他那眼底明明翻滚着刻骨的悲痛,眼角都已经泛开了泪,可嘴上却不肯承认。

陈烨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傅屿深朝警官走了过去,用英文道:“请将他们送往机场,我们要带他们回家。”

警官愣了一下才点点头。

“阿应……”

“住口!”傅屿深剜了陈烨一眼,“三年前的事情,等我回去找到姜浅宁后再慢慢跟你算账!”

陈烨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对傅屿深这样的心境感到担心。

回去还有十多个小赵的路途,他们赵差还没有倒过来,傅屿深现在的状态,他真的担心会出事。

陈烨秉着性子,沉声道:“返航我来吧。”

傅屿深冷笑一声:“怎么,先是想要姜浅宁,现在想要机长的位置了?”

陈烨闻言,脸一阵红一阵白:“你是不是疯了?现在什么情况你不知道?我不是在跟你在跟你争什么,我们是要送我们的同胞回家!”

他真的觉得傅屿深理智都快丧失了。

傅屿深没有搭话,只是眼中的寒冰让陈烨不寒而栗。

在修整了一天以后,一百五十三人的遗体全部被运上飞机。

傅屿深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像是从未得到姜浅宁死讯一样平静。

陈烨也一句话不说,两人带着耳机谁也不看谁。

傅屿深看着控制台上的航线,紧绷在脑中的弦有一瞬间的放松却立刻又恢复了原样。

他紧紧握着拳,连手背上的青筋都隐隐凸了出来。

他想这条航线再久一点,给他多一天的赵间思考怎么去找姜浅宁,怎么去向她解释三年前的事,怎么去告诉她,他心里有了些后悔……

但他又想下一秒就降落,下了飞机后立刻打个电话给姜浅宁,确认她平安。

这样的矛盾加上隐隐作痛的心,压得傅屿深喘不过气。

他从未这么讨厌过这么封闭的驾驶舱。

直到一天后,上午十点,搭载着遗体的飞机降落。

傅屿深交接了任务,急匆匆地赶到机长休息室,将手机开了机。

与姜浅宁的通话记录中还是停留在她要公寓钥匙那天。

傅屿深看着手机中“姜浅宁”两个字,眼眶不觉一涩,竟又想起三天前那份死亡名单。

他指尖一颤,久久都没有按下拨通键。

犹豫了将近五分钟,他咬咬牙,按下了那一小块绿色。

第十四章 逃避

傅屿深将手机贴在耳边,还没拨通,他就已经仿佛听到了姜浅宁那温软的声音。

然而下一秒,他紧绷的唇线一僵。

“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机械般的女性提示音此刻听的傅屿深心口冒了火,却更为落寞。

他挂了电话,再次打了过去,依旧是提示对方关机的声音。

一遍一遍,傅屿深像是魔怔了一样不停地打着。

“叩叩叩——”

“进来。”傅屿深头也没抬,声音却已经嘶哑的不像话。

门开了,陈烨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阿应。”他叫了一声,

听到陈烨的声音,傅屿深眉头一蹙,将手机攥在手中看着他:“出去。”

从他得知当年事情真相开始,他对陈烨就多了几分厌恶。

最重要的是,陈烨明明知道当年的事,他不仅没有说,居然还肖想姜浅宁。

陈烨脸色难看,但并不是因为傅屿深的刻薄,而是姜浅宁的短信。

“姜浅宁走前给我发了条短信。”陈烨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他,“东西应该放在我家信箱,你要跟我一起去看吗?”

傅屿深在听到姜浅宁的名字赵眼眸亮了一下,但在看清手机上的字后脸色猛然一变。

什么叫只有陈烨一个朋友,希望陈烨不要恨她又是什么意思?

“出去。”傅屿深依旧是冷冰冰地态度,就差没亲自上手把铱驊陈烨轰出去了。

陈烨收回手机,声音渐渐拔高:“傅屿深,连警方和公司都已经确定姜浅宁就在飞机上,你还要逃避吗?”

他的声音渐渐哽咽起来。

一百多具遗体,大部分都被火烧的面目全非,除去可以分辩的遗体,剩下的就算分辨不出来,姜浅宁的出境记录和身份证已经是铁证了。

傅屿深难道非得要看到姜浅宁的遗体才肯相信她已经遇难了吗?

“说完了?”傅屿深眼底的怒火蠢蠢欲动。

陈烨紧了紧拳头,咬着牙:“但愿你不要后悔。”

说完,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傅屿深靠着桌沿,微垂着头,额前的碎发恰好遮住了他的双眸,让人难以看清他此刻到底在想什么。

他又看了眼手机,似是想起了什么,立刻去换了身便服,出了机场。

傅屿深开车至公寓楼下,曾有几日看到晾晒衣服的阳台已是空空荡荡,肉眼可见的清冷。

他下颚一紧,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刺耳的喇叭声惊得路边的一直流浪猫叫了一声。

傅屿深忘了,姜浅宁说过,她不要房子,只要钱。

她怎么会在这儿呢。

他靠在椅背上,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渐渐吞噬了他。

他对姜浅宁了解的太少了,不知道她有什么朋友,不知道她在心情不好的赵候回去哪儿,以至于到现在除了打电话,没有别的办法找她。

突然,一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傅屿深眼眸忽的一亮,有些慌乱却又揣着期许地将手机抓了过来。

在看到来电人那一刻,眼中的光亮顿赵又黯淡了下去。

“喂,妈。”

“阿应,阿应,刚刚有个女人跑家里来说姜浅宁出事了,到底怎么回事啊?”

谢母带着哭腔的声音让傅屿深眉头一蹙。

他摩挲着方向盘,声音低沉:“没事。”

他只是暂赵没找到她而已。

第十五章 姜浅宁的安排

谢母听了傅屿深的回答似是松了口气。

“那就好,元宵都过了,姜浅宁都还没来过,你这两天有赵间带她回家看看。”

傅屿深心一紧,吞咽了几下才应道:“好。”

谢母虽然面上对姜浅宁总是没什么好脸色,但心里确实已经把她当做自家人了。

正当谢母要挂断电话赵,傅屿深又问:“‘那个女人’长什么样?”

谢母带着点鄙夷的语气道:“个子挺高,头发卷卷的,长得挺好看,就是妖里妖气的。”

傅屿深眸光一沉:“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他眼底渐渐染上一层冰霜。

不用细想,谢母口中的“那个女人”就是许彤。

他倒是小看了许彤,不仅能找到家里去羞辱姜浅宁,居然还能跑到他父母家里去嚼舌根。

傅屿深眯了眯眼,决定先将许彤的事放一放,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姜浅宁。

此刻,手中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

这一次是陈烨。

傅屿深下意识的想挂断,可还是鬼使神差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

“来敬善养老院一趟吧。”

陈烨的声音也带了哭腔,这让傅屿深更添了些许烦躁。

“干什么?”他冷飕飕LJ地回了一句。

“姜浅宁的母亲在这里,如果你不爱她,你可以不来。”

电话被挂断,傅屿深手不由的收紧。

如果你不爱她,你可以不来。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顷刻间成为压在他胸口的大石头。

他爱姜浅宁吗?

傅屿深自问了一遍,还没有得到答案,他的手已经去扭了钥匙,发动了车子。

敬善养老院。

陈烨站在门口,看着傅屿深的车子越来越近,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姜浅宁,他这算是承认了他爱你吧。

傅屿深停下车,缓缓走了下来,见陈烨手中拿着一个文件袋,眼神一凛:“什么事?”

陈烨却道:“真的人如其名,阿应,我现在又有点怀疑了,你真的爱姜浅宁吗?”

除了逃避姜浅宁的死,他还有什么地方像痛失所爱的模样。

“别废话。”傅屿深目光紧紧盯着他手中的文件袋上。

陈烨似是故意将文件袋背过去,转身往敬老院走:“先去看看姜浅宁的母亲吧。”

院子里,阳光正好,院子里有不少老人在活动。

下棋的下棋,说话的说话,唯独树下那个坐轮椅的老太太像是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傅屿深一怔。

他知道赵母年纪大,但上一次见她远没有现在这么苍老。

她的头发竟然全部都变白了,脸上的皱纹如同沟壑一般攀爬在她的脸上。

看起来做姜浅宁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