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高赞热文乔韵兰林观谚完整版阅读-乔韵兰林观谚爆款免费小说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20:03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开席期间,歌舞升平。

正热闹之际。

门口骤然传来一道清冽男声。

“三皇兄!真是抱歉,我来晚了——”

在这宴席,能喊三皇子做皇兄的,除了六皇子也没有别人了。

一时间。

所有人的目光当即朝门口声源看去。

第28章

听见声音的那一刻。

乔韵兰的神色便微僵,原因无他,而是她听着这六皇子的声音,太过耳熟。

荒诞的猜测自她心底油然而生。

待抬眼看去,见到门口那张熟悉的俊朗面容时,她的眸色骤然冷沉下来。

随身丫鬟夏衣不禁也露出诧异:“小姐,这不是段公子吗?”

“慎言,他是六皇子。”

乔韵兰呵斥完,仰头喝下杯中酒,目光却落在了那缓缓被推进来的男人身上。

段景珩坐着轮椅,气色看起来并不大好。

大抵是身子尚未恢复。

原本高悬的心落了定,随即却又泛起说不清道不明的怒气来。

乔韵兰一方面松了口气,毕竟段景珩不是什么坏人,可另一方面却难免觉得生气。

主位的三皇子起身,去迎六皇子,语气中带着几分宠溺与无奈。

“六弟,你身子还未好利索,不过来也无妨的。”

“三皇兄,你就让我出宫透口气吧。”

六皇子笑着应答。

很快,三皇子亲自推着六皇子的轮椅朝前方走来。

这一刻,乔韵兰才明白自己为什么见三皇子会眼熟,原来他们兄弟二人,眉目间有六分相似。

而在她对面的林观谚将她所有反应尽收眼底,心口猛地往下沉。

段景珩以六皇子的身份出现的这一刻。

林观谚的惊诧不比乔韵兰少。

直到这一刻,他才算是明白为什么自己查不到段景珩的底细,也才明白为什么自己带人抓的段家人,会被御林军全权接手。

他倒是不曾后悔,即便是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去查,会去插手。

但……他慌的是乔韵兰。

见她此刻这反应,显然也是被段景珩蒙蔽,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思及过往,乔韵兰应当是最忍受不了欺骗的。

如今段景珩骗了她,她应当是不会再与他多有干系了。

可林观谚却记起那日段景珩的话,听那意思,段景珩似乎对洛枝是有想法的。

若是之后段景珩以皇权压她。

她该如何……

光是想到这些,林观谚只觉脑子里像是缠绕了一团乱麻,无法理清。

再回过神来时,段景珩已经来到了乔韵兰的面前。

两人对上视线。

段景珩眼中笑意微顿,随即却是带了几分疏离客气:“许姑娘,这段时日多谢你的相助。”

说完后,他便连看也不看她,被人搀扶着入了旁边的席位。

只有三皇子在旁笑呵开口:“许姑娘,今日邀你入贵宾席,也是为感谢你,听景珩说,要不是有你这段时日相助,又借他那盛春楼设陷阱,我们也无法这么快将那奸细落网。”

“我六弟对你隐瞒了身份,又假意与你结交,这心底实在过意不去,便趁着今日设宴,特地请你来款待一番,还望你莫要同他多计较。”

那态度架势,仿佛说段景珩似乎只当她是他伪装身份时的过客,并未带多少真心。

乔韵兰一时怔住,心口莫名堵闷。

她语气不禁也带了几分冷意:“小女哪敢同六皇子计较,能帮得上您,乃小女之大幸。”

旁边的段景珩看了她一眼。

随即却听乔韵兰又道:“但有一事,之前六皇子承诺过小女的赔偿,不知是否还作数?”

话落,她目光沉沉看向了段景珩。

第29章

段景珩别过了眼神,脸上带着疏离笑意。

“许姑娘放心,我承诺过的,自然会赔。”

“那小女便谢过六皇子了。”

乔韵兰淡淡欠身,很快也就不再看他。

在他说出第一句话时,乔韵兰就已经了然,既然他要与她拉开距离,那如愿便是了。

也是,他是高高在上的六皇子,怎会这么轻易跟她这一介孤女真心交朋友?

宴席到后面。

不少宾客已然起身互相聊天敬酒寒暄。

乔韵兰坐在位置上,见到梁宁宁和几名世家小姐上前来,与段景珩交好。

就连向来跋扈的梁宁宁也端了淑女模样。

“六皇子,幼时在宫中我掉了玉坠,是你捡到还我的,一直想寻机会感谢您,如今小女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段景珩懒洋洋靠在座椅里,听见这话,那双桃花眼眨巴着带着盈盈笑意。

“我记得的,你是侯府的梁三小姐,当初不过举手之劳,莫要放心上。”

“如今我身子不好,喝不得酒,不知能否也以水代酒?”

他对每个人都很温和耐心,体贴周到。

不时还能逗得几名世家小姐笑出声来。

乔韵兰坐在旁边,莫名觉得刺耳。

耳听着段景珩不知又讲了句什么笑话,那笑声更浓切。

乔韵兰再听不下去,起身来。

时候也不算早了。

已经有不少宾客开始道别离去。

乔韵兰便也上前去,朝王妃开口道别:“王妃,今日您的邀约小女十分愉悦,时候不早了,便不多留了,小女……”

听出她的道别意向。

王妃往她身后的某个位置看了一眼,“许姑娘可否多留一下,晚些我们有些感激礼想单独送礼。”

乔韵兰不傻,王妃看的方向正是段景珩所在的位置。

可此刻确认段景珩的身份过后,乔韵兰也已经不再想与他有过多牵扯了。

因此她笑笑:“感谢王妃费心,若是因为之前助六皇子之事的谢礼,小女受之有愧,小女不过是尽了分内之事,也只是对友人基本的信任才阴差阳错助了三皇子一臂之力,此次宴席已经受宠若惊,再多的,小女实在受之不起。”

这话一出。

王妃怔住片刻,还想再说些什么时。

却听一道声音插过来。

“许姑娘是要回去了吗?正好我也要回侯府,不如一道走?不然你一介女子,单独回府也实在叫人不放心。”

是林观谚。

乔韵兰眉心微蹙,可回头看见段景珩后,她思虑片刻,却是点头:“那便多谢世子了。”

两人对话间,王妃终究没再多说什么,只得放人。

林观谚去领梁宁宁一同走时,隐约还能听见梁宁宁的不满抗议。

直到到了门口,见到乔韵兰。

梁宁宁当即恍然,忍不住瞪了林观谚一眼:“兄长,你未免太过分,为了你自己的幸福,竟要弃妹妹的幸福不顾?”

“胡言乱语什么?”林观谚不自在地低斥,随即看了一眼乔韵兰。

乔韵兰却当没听见般,率先上了马车。

而旁边的梁宁宁虽依依不舍,却也未要多留,只是轻叹。

“本来就是,这六皇子身患绝症,本就见一面少一面,你还不让我多看看。”

第30章

登时。

乔韵兰身形微顿,露出几分诧异。

回想片刻,她神色又恢复了几分淡然。

想来段景珩虽然确实身弱了些,可哪里像是绝症之人的模样?

前世,也从未听说六皇子英年早逝的消息。

大抵是流言胡乱传的罢了。

乔韵兰不再多想,很快命管事驾车回府。

途中。

她能感受到,林观谚驾马在她车外不紧不慢跟着。

沉默许久。

林观谚先开了口:“洛枝,你之前是否也不知六皇子的真实身份?”

“嗯。”

乔韵兰回了话,却有些无奈,“若早知他是那般高不可攀的人,我哪能那般肆无忌惮跟他结识,我之前还让他做了我的新酒试喝,现在想想,也算是庆幸我那些酒没让他喝出问题来,不然我几个脑袋都不够掉的。”

这话不经意间表露了她如今的态度,显然是要跟段景珩拉开距离。

想通这点,惹得林观谚带了几分笑,他似乎倒是心情极佳。

他不禁附和笑:“也是,谁能想到陛下那般宠爱的六皇子会用这样玩世不恭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