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祁修慕许安默(如今我被允许回国,却是参加他的婚礼)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祁修慕许安默)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0:07 18
2023-11-28 18
点击阅读全文

步月歌胸腔起伏的幅度逐渐变大:“祁先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照片那么模糊,怎么证明骨灰盒上的脸是我的?事实就是我没死,不然我怎么会现在在这里?”

许父也焦躁难耐:“不管步家女儿死没死,这和天远集团掌权人那个女儿,还有放火烧我许家的事有什么关系?”

祁修慕转而看向他:“许先生一直觉得天远集团掌权人家里起火的事与我有关,八年前也是,这就是所有事情的起点。”

许父心里一个咯噔,他的确一直这样认为。

所以才会对祁修慕新生恐惧,毕竟八年前他才二十岁,那个岁数就能做出那样心狠手辣的事,还有什么是他不能做的?

可这到底都哪里跟哪里?!

他等烦了,猛然站起身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江泽伸手拦在了他身前:“许先生还记得八年前,有一次许二小姐高烧不退,您带她去医院看病吗?”

许父怔了怔,记忆中好像的确是有这么一次。

那也是他唯一一次亲自带许安默去医院,关心她的时候。

江泽继续问:“那许先生还记不记得,许二小姐在做检查的时候,你在四楼某间病房外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

许父的记忆不自觉被牵着拉回八年前的那一天。

那天许安默进诊疗室检查后,有一个朋友给他打电话,告诉了他天远集团掌权人家里火灾的事情。

他当时斩钉截铁的说:“肯定是祁修慕干的,那小子心狠手辣,比他祖父更狠。”

许父打了个颤:“我说了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江泽淡声回答:“原本是没有关系,但您说话时身旁的那间病房,正好是天远集团那个烧伤的小女儿的病房。”

第19章

许父仍旧满脸茫然,但一直低着头的步月歌却浑身一震。

不等她动作,祁修慕忽然伸手钳住了她的下颌,抬起了她的头:“你听到许先生的那句话,就认定我是害你家破人亡的凶手,对不对——江今宜?”

天远集团的掌权人就姓江。

步月歌此时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但还是咬牙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话没说完,祁修慕松开手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

“你听到许先生的话,认定我是凶手,所以想向我报仇。但是你什么都没有了,你孤零零一个人能怎么报仇?”

“这个时候你认识了步家快要病死的小女儿。”

“步夫人在生下小女儿之后一直有很严重的产后抑郁,步家的小女儿这一病,等同于要了她的半条命。”

“你很聪明,你抓住了这一点,与步先生商讨,如果步月歌死去,你愿意整容代替她生活在步夫人身边,唯一的条件是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

步月歌目眦尽裂:“你没有证据。”

祁修慕嘴角上挑,眼里却都是森寒:“我没有证据?步月歌的血型是B型,江今宜的血型是O型,做个血型比对怎么样?”

步月歌死死攥紧手,指甲都嵌进掌心。

“如果你不愿意也没关系,我帮你做了。”祁修慕做了个手势。

下一秒,江泽又抽出一张纸,然后放在了步月歌面前——

赫然她上个月去医院检查时的报告!

血型那一栏里,清清楚楚写着:O型。

这证据直接将步月歌的身份给板上钉钉。

步月歌就是八年前天远集团掌权人家里突发火灾的唯一幸存人,掌权人的女儿,江今宜。

而真正的步月歌,早在八年前就病死了。

步月歌……不,江今宜紧紧盯着那张报告,忽然抬手将报告给挥到了地上:“就算我是江今宜又怎么样?步家不暴露我的身份也只是为了保护我。”

“难道祁先生想说我接近你就是为了报仇?证据呢?谁能证明我真的听到了那句话?”

“我分明是先认识许安默的,因为她被送到冰岛,她让我关注祁先生你的腿,我们才会认识,我是被动的!”

祁修慕冷漠地看着她:“许安默如果不去冰岛,她两年前就该死在你手里了。”

江今宜咬唇反问:“祁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和她又没仇。”

“的确没仇,但你想让我也尝尝失去最爱的人的滋味不是吗?”祁修慕攥住她的手腕将她整个人拉起来,“你发现我唯独对许安默不同,所以你故意接近她,和她成为朋友。”

江今宜用力想抽回自己的手:“祁先生的想象力太丰富了,这些都是你强加在我身上的,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这些动机,我只是在帮安默的过程中爱上了你。”

“难道就因为我身份作假,所以我的爱一个人就有错了吗?!”

她眼眶通红,声嘶力竭,每一个喊出来的字都仿佛带着无尽真诚的情意。

可祁修慕丝毫没有动容。

他薄唇轻启,吐出冰冷的几个字:“那场车祸,是你做的。”

第20章

江今宜的神情彻底变了。

她瞳孔骤然紧缩,除了被祁修慕抓在手里的那一节手臂,身上其他地方仿佛在一瞬间全然变冷。

“你……”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祁修慕,“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她眼前划过无数个有可能暴露自己的细节,内心也闪过无数个答案。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祁修慕会说——

“两年前。”

男人冰冷的声音像一把寒刃,死死地钉在了江今宜的心脏上。

她不相信的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如果你两年前就知道,为什么还会允许我的接近?你一定是想骗我,你不可能知道!”

祁修慕抓着她手腕的那只手力道大得像是要捏碎她的腕骨:“早在那场车祸之前,我就知道你的身份了,所以我才会和许安默提分手。”

“你从她那里知道这件事后,你等不及了是不是?所以你让她来找我,然后在她的车上动了手脚。”

江今宜完全僵在了原地,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而祁修慕就这样看着她的表情变化:“你蓄意接近安默,想利用她接近我,我发现了你,为了保护她所以我才和她提分手,你却迫不及待动手。”

“把她送到冰岛,也是为了保护她,毕竟如果她不离开,你怎么会有机会靠近我?”

江今宜呼吸停滞了好几秒,嘴角突然抽搐了两下,然后用力一把将祁修慕推开,随后踉跄站稳大笑起来:“你都知道……你都知道又怎么样?”

“就算你都知道,许安默还是死在了我手上,你还是失去了她!”

“祁修慕,你太自信了,你以为自己掌握了所有事,就能掌握一切,但你还是没有保护住许安默——”

“当然,这都多亏了许先生和许夫人。”

被点名的许父狠狠一怔。

江今宜疯癫的看着他笑:“我本来只是想放火给许安默点苦头吃吃,谁知道那整个家里没有一个人想起她?”

“我早知道她在许家没人在乎没人关心,倒是真没想到你们连她的性命都不理会。”

“她死了活该……这可不能怪我啊,她本来是不用死的,是没人救她她才死的!”

她指着祁修慕笑的更加魔怔:“就连你也没救她不是吗?她被困在火海里的时候她喊你了,但那个时候你却抱着我走了……你是不是不知道?”

“你真该看看许安默那个时候的表情,那么绝望,那么决绝……”

话没说完,祁修慕猛然上前掐住了她的脖颈:“你刚才说什么?!”

江今宜被扼住了呼吸,在肺里氧气一点点减少的情况下,她艰难的从嗓子里挤出声音:“我冒险进入火场……就是看见许家没人救她,去阻止你去救她的。”

“她喊了你的名字,你也回头了,但你根本没听见,也没看见。当时她看见你抱着我离开,可是非常、非常绝望的啊。”

祁修慕眸色一沉,手指顿时收紧了力道。

“祁总!”眼看江今宜脸色有变青的迹象,江泽忙上前去拉祁修慕,“祁总!别让她脏了您的手!”

祁修慕却好似听不见一般。

江泽心都提到嗓子眼,豁出去般的大喊:“祁总,许二小姐在天之灵不会想看见您这样的!”

话落一阵沉寂。

祁修慕松开了手。

第21章

江今宜跌坐在地上,捂着喉咙剧烈的咳了起来。

而祁修慕被江泽扶着坐在沙发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告诉自己江今宜说的很有可能是为了故意刺激自己,不会是真的。

可一想到在当时那个环境里,如果许安默真的喊了他,却看着他带着江今宜离开,她该有多么的绝望?

他明明是想为她,想为两年前他们失去的那个孩子报仇的!

但他没来得及让她亲眼看着大仇得报,看着害他们的人被法律惩罚,她却在他的自大下先离开了!

为什么……为什么就不能多给他一点时间?!

看着他这幅样子,缓过气来的江今宜再次大笑起来:“你想折磨我对吧?你想让我更痛苦,想让我为自己做的一切付出代价是不是?”

“真可惜哈哈哈哈,真可惜!到最后,痛苦的人还是你!”

祁修慕眼神森寒的缓缓看向她:“你父亲是自杀的。”

江今宜的笑声戛然而止,那好似胜利者的姿态也在顷刻间僵硬。

“不可能!”

祁修慕神情漠然,一字一顿:“当年不是我要收购天远集团,而是天远集团的股东私下要把股份卖给我,我手上天远集团的股份已经高达百分之五十二,所以我才去找你父亲。”

“他完全被背叛了,所以他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我说我可以给他一份体面,但他拒绝了。”

“当天我离开后,就去了上海。回来时我才知道他家中失火的事情。”

“江今宜,不管你相不相信,你父亲的死从始至终都和我没关系。”

江今宜表情空白,垂放在地上的手控制不住的轻颤起来:“你骗我……如果真和你没关系,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祁修慕漆黑的眼瞳莫名闪过一瞬暗光,却没有回答。

那时他刚搞清楚“步月歌”的真实身份,怕她过激伤害许安默,所以才和许安默提出分手,没想到两人会出了车祸。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