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顾玄卿魏樱宛(欺香)最新免费小说-欺香(顾玄卿魏樱宛)全文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8:29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她又拿什么补贴?

难道要她去偷、去抢吗?

樱宛垂下眼睫,懒得再说。

邓春娘却一下子激动起来,“什么卖不卖啊?父母生养你恩情大过天去,怎么是二十两就能买断的?不管怎么说,你都是魏家的女儿!”

见樱宛不语,邓春娘眼珠一转,“就算你怪我们,跟我们不亲,你总跟你外婆亲吧?”

樱宛抬头,“你什么意思?”

外婆她,不是一个人住在乡下老屋吗?

魏家对她不闻不问,已经有好多年了。

只有樱宛,逢年过节偷偷送钱送东西回去……

邓春娘知道女儿的一颗心已经被揪了起来,有些得意,“我和你爹是觉得家里宽裕了一些,就把你外婆从乡下接到了家里。全家人可都眼巴巴地指望着你过好日子呢。”

樱宛眼睛猛地一亮,“外婆来帝都了?”

“对。只是那老……你外婆身体素来不好,脑子也老糊涂了,成日里喝药。”邓春娘看着樱宛眼睛,“需得一笔钱。”

见樱宛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

邓春娘连忙截住话头,“娘也不用你做旁的,就是……老太太说,过几日那太医过府,厂公他老人家身体要是好转了,可要赏你好些银子呢……”

邓春娘故作慈爱地拍了拍樱宛肩膀,“女儿啊,为了你外婆,你可得好好喂厂公啊……”

顾玄卿拿药回来时,屋里已经只剩下樱宛一个人。

愣愣地坐在床上出神。

听见顾玄卿回来,才抬起一双有些无神的眼睛。

男人递过手中的小瓷瓶。

樱宛刚要伸手去接,顾玄卿的手又缩了回来。

“厂公?”

男人修长的手指贴紧瓷瓶瓶身,把它有力地攥在掌心,“凉。”

樱宛一愣,想说,你就不觉得凉吗?

顾玄卿似是知道她说什么,“男人不怕凉。”

看着樱宛眉眼间的郁意,顾玄卿语气有些沉,“见过你娘了?家里,可有什么事?”

樱宛心中苦涩,“娘怪我不肯照拂嫂子……旁的没什么。”

知道她心里有话没说,顾玄卿手中把玩着瓷瓶,没再追问。

她的家事,她不愿说。

是……她心里惦念的孩子爸爸?

男人眉宇间暗了暗,提着瓷瓶细颈处摇了一摇,里面竟散发出一阵浓郁的药香。

想是药膏已经被男人体温化开的缘故。

“这药,我来帮你擦。”

樱宛红着脸,猛摇头,“不、不,我自己也可以的。”

自己这一身的红疹,怎好给男人看见……

顾玄卿旋开瓶盖,“是医嘱。”

樱宛一愣,“林医生这样说的?”

也对,如果不是医嘱,顾玄卿又怎么会愿意碰自己的身子?

女孩垂下眼睫,乖乖地敞开身上披着的被子。

胸口大片的红疹暴露在男人眼中。

他刚才不曾细看,现在……想是也会嫌弃吧?

樱宛手指无声攥紧,心里难过得直打突。

微温的膏体,触到胸部肌肤。

樱宛瘦弱的身子轻轻晃了晃。

痒。

如果说,刚才的痒只有七分,涂了药,这痒就有二十分、三十分钟。

女孩咬紧牙关,被捆在一起的手指舒开,又握紧。

她不怕疼。

可这刺骨的痒,让女孩忍不住发出轻轻的嘤咛。

男人手上动作缓了缓,“很难受?”

樱宛摇头,额上见了细汗。

“是谁教得你这样,难受了也不说?”男人声音中似乎有些许怒意。

樱宛正难受着,来不及细辨。

顾玄卿擦好了药,抽出几丈白色细缎,一层一层,轻轻缠绕在樱宛胸口。

覆盖住了起着红疹的皮肤。

这样,即便是女孩痒得受不了,伸手去抓。

隔着缎子,皮肤也不会有什么损伤。

缠好细缎,又合拢了樱宛胸前衣襟,“躺会儿吧,松散松散身子。”

樱宛摇头,“怕睡着。”

她了解自己,睡着了,自己绝忍不住……

“我陪着你。”

说着,顾玄卿脱下靴子,合衣躺在了床上。

身下,银灰色的飞鱼服下摆铺展来开,像泛着银光的水面。

顾玄卿躺得端端正正,给她留下了一半的空间。

她想下床跑,先要跨过男人。

她不敢。

女孩小心翼翼地,侧身躺在顾玄卿身边。

瘦瘦的脊背,紧紧地贴着床栅。

顾玄卿失笑。

她昨天还勾引得那么起劲,今天,就怕他了?

男人长臂一舒。

感觉女孩的身子猛地一缩。

心里有些好笑,也有些薄怒。

却是在樱宛脑后,垫了个软枕。

这样,她会舒服些。

女孩一口气刚舒展开,男人又伸手,矜贵而有力的手指勾住樱宛腕上的红缎,把打结余下的缎子在自己掌心绕了两圈。

“睡吧,我瞧着你。”

知道自己挣脱不开,樱宛只能乖乖闭上眼睛。

蝴蝶羽翼一般的长睫垂下,又扬起。

樱宛嗫嚅着,“……昨晚,我……对不起……”

“不是说过,道歉的话不必再说了吗?”

这句对不起,是……为她往后可能做的事。

魏大成和邓春娘,她或许可以放下。

可外婆……是这世界上对她最好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对她好的人。

她不能没有她。

还是得想法子,把自己那一口东西,喂进顾玄卿嘴里去。

第37章

顾玄卿看见,女孩眼眶里涌出泪水。

是因为昨晚的事?

当时,他是恨不得杀了她。

可心里也知道,她……可能是迫不得已。

又因为顾老夫人心里的小九九,樱宛遭了这么多罪……

顾玄卿缓下语气,“好好养病,我……”

我不怪你。

樱宛边点头边流泪,“等我身体好了,我……我就走。”

还有几日,太医就要过府。

到时候,不外乎两种结果。

要么,她喂不成奶。

依顾老太太的手段,自己和邓春娘,一人一龙头拐杖,打死埋了。

要么,她强喂下去奶。

顾老夫人放过她。

顾玄卿却会恨她一辈子。

那样的话,她、她也没脸再在厂公府呆下去了。

无论是哪种结局,她可能都没有时间,和男人好好告别……

樱宛鼻子又有些酸,小心翼翼地把身子挪出来一点,靠近顾玄卿。

男人身子一僵。

不动声色地敛了敛衣摆,避免被女孩压住。

樱宛脸白了。

他、他果然还嫌弃自己……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