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方诗沛季寒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方诗沛季寒小说完整版

2023-11-28 17:20:21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看着男人提着碗口粗的木棍靠近,绝望挣扎哭喊——

“……谁来救救我……救命!”

话没落音,木棍呼啸落下——

“嘭!”

第4章

“啊!”

雷暴的轰鸣,都遮不住小巷的惨叫。

断骨的痛冲击着大脑,方诗沛惨叫着疼晕了过去。

浑浑噩噩间,方诗沛好像掉入了黑暗的荆棘林,她越挣扎越疼,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恍惚听见一阵哭声——

“医生,我女儿已经昏迷七天了,什么时候能醒来?这还有两个月就要高考,这可怎么办啊?”

“你女儿大脑没受什么伤,快醒来了。”

“但她的右手全部断裂,已经废了……今年的高考几乎无缘,等她醒来,你好好安慰她吧。”

无缘高考?

不——

方诗沛猛然惊醒!

一睁眼便对上了母亲哭红的双眸。

“柠柠,你终于醒了,醒了就好……”方母颤抖抱着人,压抑着哽咽。

“妈……”

方诗沛惊恐望着自己软趴趴的右手:“我的手真的废了吗?我真的不能参加高考了吗?”

“不会的不会的,柠柠你别多想,妈妈……会带你去更好的医院,妈妈一定能治好你……”

方母紧紧抱着人,语调很急,迫切希望方诗沛相信。

可越是这样,方诗沛越明白,自己刚刚听到的都是真的。

她的右手废了。

死死睁眼看着天花板,忍着眼泪,她张了张嘴,用尽了一切力气,才勉强说出平静的一句。

“我知道了,妈,我相信你……我有点饿了,想喝你炖的排骨汤,可以吗?”

“好,妈马上回去给你做。”

“嗯,谢谢妈。”

待方母离去,方诗沛的泪才落下。

她抹了把泪,咬唇右手试着用力,可哪怕她用力到汗水滚落,耳鸣阵阵,也没让右手动弹半点!

她再也拿不起笔了……

这时,病房门被推开,她含泪抬头看去,却见季寒牵着秦萌萌走入。

见到秦萌萌,胸腔的怒火刹那迸发,恨到了极致,她的唇瓣颤抖,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季寒看了一眼方诗沛软趴趴的右手,眼底闪过悲悯:“萌萌听说你受伤了,特地让我带着来看你。”

话落,秦萌萌好像被吓到,她一改之前的嚣张,贴着季寒哭哭啼啼。

“对不起啊方诗沛,我不是故意没报警的,我实在太怕了,跑出去不久就摔晕了,等我醒来,你已经送来了医院……”

“不是故意?”

方诗沛气得胸脯剧烈起伏,哑着嗓子质问:“我们明明不熟,你却对混混说我是特地去帮你,你自己逃跑却反手把我推向他们!你安得是什么心?!”

“我要报警!我要告你!”

不知道哪句话戳到了秦萌萌的痛点,她当即捂住耳朵,眼泪刷刷落下:“不要说了!不要……不要……”

季寒忙把秦萌萌护在身后,沉眼刺来:“知柠,你不能报警。萌萌有抑郁症,报警会刺激她做出伤害自己的事。”

方诗沛不可置信望着自己喜欢了这么多年的男孩。

指甲嵌进肉里,都无法遏制的全身颤抖:“那我呢?我活该受罪,就没资格给自己讨公道?”

季寒看向她眼里的破碎,神情又软了下来:“我知道方伯母供你读书不容易,秦家会负责你的医药费……”

“谁稀罕他家的钱?”

压抑的悲愤彻底爆发。

方诗沛嘶吼着:“季寒,我的手毁了,我的人生毁了,都是秦萌萌害得,像秦萌萌这种自私恶毒的人,就该受到制裁——”

“够了!”

季寒冷下脸,忽得拽住失控的方诗沛,把她拉倒床上:“萌萌已经来道歉了,她已经知道错了,你就不能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一瞬,方诗沛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她呆呆凝着谴责自己的男人,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

季寒眸光暗了暗,松开手:“你冷静一下,我们不打扰你了。”

说完,他带着秦萌萌离开。

凝着他们的背影,方诗沛脱力倒在地上——

手断了,她的前途毁了,季寒也变了……

她的世界好像都暗了。

接下来三天,方诗沛都没有缓过来,只有母亲在的时候,才会打起精神笑一笑。

这天傍晚,她一个人站在窗边发呆的时候,门被推开。

扭头,就见季寒提着大包小包的营养品走了进来。

两人的目光撞到一起。

方诗沛眸光木然空洞,明明她什么都没说,但那双眼睛好像在质问他。

——你过来做什么?

——你还想要怎样?

季寒呼吸一窒,移开目光不敢看她,放下东西问:“上次对不起,我说话太过了,你休养的还好吗?”

方诗沛没答,依旧静静盯着他。

季寒被看得局促尴尬,可他还是说出此次目的:“知柠,方伯母说她报警了,你能别供出萌萌吗?”

话如利刃,狠狠扎进方诗沛的心脏。

眸光瞬间起了水雾,她踉跄走向男孩,扯住他的衣袖泣血质问:“你怎么能说出这句话?”

对视间,眼看他眼里有愧疚,他眼里还有疼惜。

可几秒后,他却说:“我不是以季寒的身份求你,而是以你喜欢的人身份求你。”

“知柠,别报警,就当为了这份喜欢。”

第5章

病房忽得死一般寂静。

方诗沛松开手踉跄两步,整个人失了魂。

良久,她才找到声音,颤声问:“你什么时候知道我喜欢你?”

季寒垂下眼:“从一开始就知道。”

他揉着眉心,脸上的坦诚近乎残忍:“只要你答应不报警,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条件任你提,除此之外,我会给你和方伯母一笔钱,让你们此生后顾无忧——”

“够了。”

方诗沛听着少年的妥协,这些一字一句,都是他为秦萌萌做的。

脑海在轰鸣,心口疼的快要裂开。

她的喜欢,她的心意……被季寒踩在脚底下狠狠碾压。

还有谁比她可悲?

她闭上眼,转过身缓了很久,才挤出一句:“……我答应,你走吧。”

季寒看着眼前消瘦的人,明明已经如愿,可胸口却闷堵,喘不过气。

等了几秒,见她没有开口的意思,才低声告辞:“谢谢,那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

方诗沛一动不动,碎发遮住她苍白的脸颊,只露出消瘦的下巴。

等门一关,她再抬头已经泪流满面。

她不是为了季寒让步。

她只是……败给了自己的爱情。

方诗沛修养的一个多月,回到学校,此刻距离高考只有40天。

每个遇见的人,都满脸可惜。

“哎!方诗沛一直是年纪第一,怎么就倒霉遇见混混了?一个考清北的好苗子,就这么废了!”

议论入耳,方诗沛本就没有血色的脸更加苍白。

这时,人群忽然朝光荣榜跑去:“月考公布成绩了!听说这次秦萌萌暴了一个大雷,进步神速,快去看!”

方诗沛下意识顺着人群跟过去。

光荣榜下,人群中央。

秦萌萌洗掉了浓妆,把头发拉直,染回了黑色,乖乖跟着季寒,笑得一脸温婉。

耳边是同学的嘈杂讨论——

“这才一个多月,秦萌萌竟然在季寒的辅导下,从倒数第一冲进了年级前50!这也太牛了吧!”

“秦萌萌卸妆之后,竟然也挺好看,你看她现在的样子,像不像之前跟着季寒的方诗沛?”

“你们看,方诗沛因为缺考,名字在倒数第一,这一对比……真令人唏嘘。”

短短一个多月,鲜花和掌声成了秦萌萌的,站在季寒身边的人,也成了秦萌萌。

只是一个多月,什么都变了。

方诗沛狼狈转身,逃到无人的树荫下,却挥不去心头的窒息感。

这时,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

还没回头,一道讽刺直接落下:“一个残疾人还来学校丢人现眼,方诗沛,你还剩什么可骄傲?你看,只要我想学习,我就能彻底拿掉你的位置。”

“我劝你还是回家吧,免得被刺激的发疯。”

方诗沛扭头,就看到了秦萌萌嚣张的嘴脸。

她气得眼神发冷:“现在怎么不装抑郁了?毒妇就是毒妇,狗改不了吃屎,你迟早会遭报应!”

“你个贱人胡说什么?!”

秦萌萌气急败坏上前,扬手就要打——

“住手!”

巴掌刚要落下,就被一只大手挡住,季寒挡在方诗沛面前,蹙眉呵止秦萌萌:“回教室去。”

“我不!”

秦萌萌撒娇抱住男人的手臂:“你没听见她骂我吗?不许帮她!”

季寒却冷下脸:“今晚还想不想我陪你看电影了?”

秦萌萌这才闭上嘴,不甘地瞪了方诗沛一眼,才转身离去。

树荫下,又归于平静。

“对不起,萌萌就是这个性子,她不是有意的。”

季寒又在为秦萌萌道歉。

他对秦萌萌的纵容彻底崩断方诗沛的理智,她满眼怒火:“她是你什么人,你们在交往吗?为什么你一直替她道歉?”

“不是你想的这样。”季寒否认。

那是怎样?

方诗沛沉着脸,气得发抖。

她不信季寒看不出秦萌萌刚才的故意?

既然不是男女朋友,他为什么一直帮秦萌萌?

凭什么受罪的都是她?

鬼使神差,她怀着怒火和报复,含恨开口:“你不是答应了我一件事吗?我要你毕业后娶我。”

第6章

空气忽然压抑,蝉鸣一声比一声急促,就像方诗沛跳动的心。

季寒却沉了脸:“不要开这种玩笑。”

方诗沛眼睑微颤,当做没听见,只执拗问:“我长得不差,而且我们从小就有婚约……你真的一点都不喜欢我吗?”

她近乎渴求望着他,可季寒却始终冷静。

“结婚是一辈子的事,不应该这么草率决定。”

草率?

原来,她一直以来的情意……他是这么定义的。

方诗沛失望垂下眼帘,转身浑浑噩噩离开了学校。

回到家倒在床上,空前的疲惫席卷了她,她闭眼就坠入噩梦——

她好像又被压在那脏污的小巷,绝望挣扎,这一次,她看见季寒牵着秦萌萌牵手走了过来。

“季寒,救我——”

他脚步一顿,偏头看来,脸上却平静到残忍:“知柠,萌萌不能受这个罪,你帮她受着吧,我会感谢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