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云浅月邶司墨是云浅月邶司墨的小说_《云浅月邶司墨》完整章节阅读

2023-11-28 17:21:01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一片死寂,只剩残烟漫漫。

而邶子夜就站在一旁,满身落索。

邶司墨呼吸一凝,随即跳下马,一把扯住他:“云浅月呢?”

邶子夜看了他一眼,随后指向那满目的灰烬,声音沙哑:“如你所愿。”

“她死了,尸体、灵魂都没了,死的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剩!”

======第11章======

邶司墨朝邶子夜指的方向看过去。

正值橘红的夕光落下,仿佛重现了方才烈火冲天的画面。

然而曾堆满尸体的乱葬岗如今只剩下一片黑焦,残余的火苗在凛风中摇曳,浓郁的烧焦味随着滚滚黑烟随风飘散。

哪一捧灰烬属于云浅月?

怕是连她本人来都寻不到。

想起云浅月那句“尸身烧毁,人的灵魂也会跟着消亡”,邶司墨的心脏好似被重锤一击。

不可能,这一定是她骗他的!

邶司墨脸色冷沉下来,抓着邶子夜的手用力收紧:“别以为我会被你和云浅月的障眼法蒙骗,她在哪儿?把她叫出来!”

他丝毫没察觉到自己语气中的怒气。

邶子夜却清楚听了出来。

他紧盯着邶司墨,不解皱眉:“哥,你在生气什么?”

“是你杀了她,你想要她死——现在她真的死绝了,你为什么反而更生气?”

邶司墨神情一滞,喉间无故发哽。

是啊,他为什么这么生气?这不是他想要的吗?2

他心底一闪而过划个模糊的念头,但他几乎下意识就否认了那个念头。

他目光阴戾,一字一顿:“她属于‘冷刃’,她死不死绝由我来决定。我没允许她死绝,她就得一直做我的死士,替我卖命!”

“还有你,现在竟也敢违逆我了,你还当我是你的兄长吗?!”

邶司墨说着,一把将邶子夜拽到身前。

邶子夜踉跄了下,从得知云浅月死讯开始就积压在心底的痛苦,在这一刻也再无法忍住。

“这次是你太过分了哥!”他堪堪站稳,望着邶司墨咬牙切齿,“害死母后的人是皇帝,是灵贵妃,沈家最多只算是个帮凶。”

“而与他们相比,云浅月是最无辜的。”

“如今母后的仇已经报了,云浅月也已经死了,你为什么连她的尸体都不能放过?”

邶子夜眼眶发红,声音跟着轻颤:“你知道吗?她死后灵魂一直在飘荡,她亲眼看着你把她变成一个怪物,看着她的尸体成为杀人工具,最后还要看着你迎娶别人。”

“哥,她跟了你十五年,你非要对她这么残忍吗?”

最后一句话几乎是邶子夜吼出来的。

这是兄弟两人十多年来第一次吵架。

邶司墨垂在身侧的手死死攥紧,手背上青筋都突起。

他逼着自己忽视心口的疼,冷着脸漠声开口:“沈家有错,她身为沈家人就不算无辜。若她无辜,你我又算什么?”

“你五岁被丢进冰湖差点冻死,同年春猎,我被太子的箭射中险些丧命。”

“若不是沈家将灵贵妃送进宫中,母后怎会含恨而终,你我兄弟二人又怎么会无依无靠,活得如此艰难?”

“她无辜?是她先想要离开‘冷刃’,如果她老老实实留下来,我不会杀她。”

邶司墨眼中带恨:“她后来遭受的一切,都是她活该。”

话音落下,周遭寂静了好一会儿,耳边只剩下凛凛风声。

邶子夜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哥,你怎么变得这么无情?”

邶司墨沉默不语,只是心脏传来的疼越来越强烈。

见他不说话,邶子夜气得胸口起伏不停。

他一下甩开邶司墨抓着他的那只手,满眼失望:“云浅月是我见过最赤诚的女子,她待人真诚坦荡,从未欺骗过任何人……”

“是你配不上她的情意!”

======第12章======

邶子夜说完这句话后,就转身上马扬鞭离开。

邶司墨脸色铁青,在场侍卫个个鸦雀无声,不约而同垂下头去。

只有他的贴身侍卫肆湳,见状上前犹豫询问:“陛下,要去追九殿下吗?”

“不必,他也跑不到别处去。”

邶司墨冷冷收回视线,而后转头再次看向那一片残骸狼藉。

尸身烧毁,灵魂散尽。

邶子夜真的烧了云浅月的尸身?那她的灵魂……

邶司墨心一沉,猛然侧身吩咐贴身侍卫肆湳:“马上回去找云浅月的灵魂!再派一个人去把那个南疆的巫师给我带来。”

“她的人和魂,我今天必须要见到一个!”

肆湳从没见过邶司墨如此模样。

他缓缓开口,欲言又止:“陛下,九殿下他从未骗过你,这云姑娘怕是……”

怕是真的已经形魂俱灭,归于大地了。

他从小跟着邶司墨,自然也看着邶子夜长大。

邶子夜被保护的很好,哪怕一直遭受太子和灵贵妃的迫害,依旧养成了直率坦诚的性子。

他说烧了,那便一定是烧了。

他说云浅月死的干干净净,那便是把乱葬岗天翻地覆,也找不出来云浅月的一点痕迹。8

可肆湳都明白的事,邶司墨又怎么会不知道?

他只是不相信。

“我说去找。”邶司墨看向他,漆黑的眼底像暗潮汹涌的海,“你现在也想违逆我吗?”

肆湳拱手低下头:“属下不敢,属下这就去找云姑娘。”

说完他就带着几个侍卫原路返回。

邶司墨看着眼前的荒凉,突然回想起看云浅月的最后一眼。

她站在那望着天,全身几乎透明。

而她的那双眼眸中充满了悲伤和孤寂,似乎还带着几分释然。

那个时候她到底在想什么?

邶司墨不知道,也猜不到,并且他再没机会得到答案。

心底平白无故感觉到一股燥意。

他抬手捂住心口,这闷堵疼涩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难道……

没来得及想下去,一道急促的马蹄声倏忽由远及近。

却不是肆湳,也不是南疆的巫师。

“陛下!”来的侍卫匆匆下马跪地,“苏姑娘她……她晕倒了!”

邶司墨眸色一沉:“什么?”

半个时辰后,钟粹宫。

邶司墨神情冷峻的匆匆走进殿内,便见苏淰云躺在卧榻上,双目紧闭。

他上前,看向刚为苏淰云把过脉的太医:“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晕倒?”

太医颔首回答:“禀报陛下,苏姑娘本就体质虚寒,此时已入冬,她方才在冷风中站立太久,这才晕倒。”

“老臣已叫人去抓了暖身的药方,只要细细调理几月,苏姑娘便不会再因寒气晕倒了。”

邶司墨拧眉听完后,眉心稍舒。

他点了点头,挥手示意让太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