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抖音许洛枝傅霁清小说阅读完结版-小说他是个不婚主义,我却想有一个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5:00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顾不得身后的车鸣,跌撞下了车,将乐乐抱在怀里拍打着。

“妈妈,为什么别的小朋友都有爸爸,就乐乐没有?是因为乐乐生病了,所以爸爸不想要乐乐了吗?”乐乐的脸色苍白,豆大的泪滴一颗一颗滑落。

她强忍着泪意:“怎么会呢?乐乐这么乖,爸爸怎么舍得不要乐乐?爸爸现在只是在天上,等乐乐的病治好了,爸爸就会出现了。”

乐乐听到这里,这才破涕为笑:“乐乐以后一定会好好打针,乐乐想见爸爸。”

许洛枝看着女儿的笑容,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究还是滚了下来。

乐乐的转院手续很齐全,因为提前预约,很快分配到了一间病房。

病房里,都是跟乐乐得一样病的小孩,基本都是父母陪着,或者是祖父辈。

不像她们俩,形单影只,孤零零两个人。

苦涩翻涌至喉头,又生生咽下。

哄睡乐乐后,许洛枝抱着工作电脑坐到了走廊上。

她还得改客户的婚礼PPT方案,赚乐乐的医药费和生活费。

她跟朋友开了一家独立策划工作室,国内国外都运营着账号,小有人气。

全球各地都有客户咨询下单,她负责国外市场,而国内的朋友负责国内市场。

乐乐没生病前,经常在各大婚礼充当小伴童,总被人打趣“年龄三岁,工龄两年。”

如果不是病魔突然缠身,她跟乐乐的生活会一直幸福快乐下去。

可是人生哪有剧情预告?

连熬了一个通宵,许洛枝总算将策划案赶了出来。

拜托了闺蜜唐妙雨来医院换班后,她便匆匆赶去客户约定见面的地点。

半月咖啡馆,私人卡座。

“实在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许洛枝抱着电脑,刚走进咖啡馆,脸上的表情就彻底僵住了。

巧合何其荒谬。

她要策划的,居然是傅霁清的婚礼?

“没关系。”她的客户何若颜小姐对她微笑着介绍,“这位是我的未婚夫傅霁清。”

但不等何若颜介绍她,傅霁清已经叫出了她的名字:“许洛枝。”

何若颜惊讶:“你们认识?”

许洛枝的心瞬间一紧,她不能暴露身份,不能丢了这个单子。

想到这里,许洛枝说:“不算认识,昨天我不小心追尾了傅先生的车。”

害怕何若颜追问,许洛枝坐下来打开电脑:“何小姐,这是我们的方案,请您看一下……”

讨论了一会儿,服务员送上来三杯咖啡。

许洛枝指着那杯美式,追问了一句:“美式是双倍浓缩,不加糖不加奶的吗?”

话音刚落,她便瞬间感受到了两道视线落在她头上。

许洛枝瞬间感到头皮发麻,她下意识将傅霁清喝咖啡的习惯说了出来。

“许小姐喝美式吗?那这杯先给你吧。”

何若颜的声音响起,那杯咖啡被推到许洛枝的眼前。

许洛枝无法解释,只好道谢。

“不过许小姐喝咖啡的习惯和你还挺像的。”何若颜抱着傅霁清的胳膊,微笑着说,“都是不怕苦的人。”

“那是以前的习惯,现在早就改了。”

傅霁清瞥了眼腕上的劳力士,催促:“我们的时间不多,可以尽快开始吗,许小姐?”

许洛枝蓦地鼻子有些酸:“可以的,傅先生。”

很快,她就拿出专业态度为两人介绍起婚礼方案。

何若颜很满意,全程点头附和,再看许洛枝时眼里多了几分欣赏。

她挑眉问傅霁清意见。

傅霁清只看向她眼底,柔声道:“你决定就好,我都听你的。”

都听她的。

许洛枝抿了口那杯无糖无奶双倍浓缩的美式。

忽然觉得好苦。苦得她有点想流泪。

这时,她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唐妙雨的来电。

电话接通,唐妙雨带着哭腔的声音透过话筒传震痛她的耳膜。

“枝枝,怎么办,乐乐突然病危了,你快回来!”

许洛枝手一软,装着咖啡的玻璃杯“嘭”地一声,砸到了地上。

第3章

许洛枝是连闯几个红灯赶进医院的。

病房里,乐乐正打着点滴,静静地躺在白色病床上。

她阖着眼,惨白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眼皮薄薄的,可以看见细细的紫色毛细血管。

许洛枝腿脚开始发软,她带着控制不住地哭腔:“乐乐怎么了!?”

唐妙雨搀扶着许洛枝的肩膀,犹豫地说:“乐乐刚刚吐血了……”

吐血……

病情加剧的速度超出了她的想象。

许洛枝看着乐乐熟睡中的脸庞,紧紧地握住她冰凉的手掌。

她的女儿已经三岁了,却因为疾病折磨,比两岁的孩子还要瘦小。

被她攥在手里的那只小手没有一丝肉感,手背上也满是青紫的针孔……

“小雨,如果我没有因为一己私欲生下乐乐,她是不是就不用受苦了?”

许洛枝深深地低下头,努力压抑着哭腔。

唐妙雨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抱住了她:“会好的,等骨髓配型找到,乐乐的病就好了。”

唐妙雨去接电话后,许洛枝就这样静静看着女儿,默默流泪。

不知过了多久,病房的们被人敲响,而后是一道低沉的男声:“你好,许洛枝在吗?”

许洛枝循声望去,傅霁清正拿着她电脑手提包,满脸平静地站在门口。

“电脑落下了。”他说。

许洛枝快速擦掉眼角的泪水,接过电脑,轻声道:“谢谢。”

傅霁清的视线看向病床上的乐乐,微微皱眉:“她得了什么病?”

“白血病。”许洛枝淡淡地回。

“怪不得那么白,”傅霁清目光描摹着乐乐的惨白的脸,“我还以为她爸是白人。”

许洛枝一梗,还没来得及说话,病床上的乐乐就醒了:“妈妈……叔叔……”

“乐乐,妈妈在,你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和妈妈说好不好?”听到声音,许洛枝连忙弯下腰,强撑着笑容说。

乐乐孱弱地摇了摇头,澄澈的目光落在傅霁清身上,一眨不眨。

许洛枝心沉,以为她又要喊爸爸。

不料,乐乐却说:“对不起,叔叔,我昨天叫了你爸爸。”

她的嘴唇泛着淡淡的乌青色,说话时都只剩下气音。

“因为我太想爸爸了,但是妈妈和我说,乐乐的爸爸在天上,等乐乐长大了,就可以见到爸爸了。”

此话一出,许洛枝几乎觉得要喘不过气了。

她压抑着翻涌的情绪,轻声问:“宝贝,能不能告诉妈妈,怎么突然和叔叔道歉?”

乐乐扬起一个有些虚弱的笑容:“因为叔叔也是别人的爸爸,如果我叫他爸爸,别的小朋友就没有爸爸了,乐乐不想抢别人的爸爸,乐乐只要自己的爸爸。”

许洛枝转过身站起,让眼泪顺着脸颊滑下。

她看向傅霁清,忽然在这一刻,她几乎要控制不住将所有的真相告诉他。

可话滚到舌尖,许洛枝终究还是咽了下去。

就像乐乐说的一样,他会是别人的老公,别人的爸爸。

她当年自作主张生下这个孩子,那么如今,也没有资格将他也拉入这场旋涡。

许洛枝深深吸了一口气,意欲送客:“谢谢你帮我送电脑来,我们以后还是别见面了。”

傅霁清却一把拉住她的手,幽深的黑眸里浮现冷意。

“许洛枝,你打算什么时候向我开口?”

许洛枝呼吸一滞。

他认出乐乐是他的亲生女儿了吗?

傅霁清接着说:“钱我可以借给你,我早就跟你说过,自尊最没用。”

“你想靠策划几个婚礼赚够你女儿的活命钱,还不如怀个二胎来得现实……”

啪地一声,许洛枝一巴掌扇在了傅霁清脸上,只觉掌心都在发麻。

很快,那俊逸的脸上浮现清晰手指印记。

傅霁清眸中冷意更甚:“许洛枝,你真的很没没资格当妈。”

他说着抽出一张支票扔下:“希望你说到做到,以后别在我眼前出现。”

病房门吱呀地开了,又关上。

傅霁清走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