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宋凌烟秦时晏(宋凌烟秦时晏)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大结局-宋凌烟秦时晏最新章节

2023-11-28 17:21:19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华宫内秦时晏独自一人坐在屋中,等待着去换衣服的宋凌烟出来。

足足一刻钟后,门外才传来脚步声。

秦时晏下意识看过去,顿时心中一震。

宋凌烟穿着与从前毫无二致的衣服站在他面前。

“陛下。”

只是她那张绝美面容下却是一颗死寂冰冷的心。

她再怎么傻,也猜到了秦时晏的用意。

如今她成了自己的替身。

何其可笑!

第19章

宋凌烟不知道,秦时晏并非有意让她换上这样的衣服。

只是在这后宫里,秦时晏接触的最多的女人只有宋凌烟,挑东西的标准自然也跟她相差无几。

秦时晏将她打量一番,最终落在她那头卷曲的金发上,眉心不自觉皱起,但很快便松开。

他轻咳一声:“看来你已经学会了,以后在宫中,不要再穿以前的衣服了。”

宋凌烟垂眸,掩下眼中情绪,低声道:“我知道了。”

秦时晏挑了挑眉,没去计较她从未在自己面前用过谦称,而是转移了话题。

“日后这瑶华宫就是你的家,朕会赐你为烟妃,希望你安分守己,也希望你安然无恙。”

宋凌烟骤然抬眸看向秦时晏,颇为不服气的开口:“什么叫安分守己?陛下这么快就开始敲打我了吗?”

她记得前世,宫中也有个别国送来联姻的公主,只是最后因为太过刁蛮而被厌弃,但她当时听着秦时晏说起那位公主时,倒带着一丝兴趣。

如今别国公主还未入宫,宋凌烟刚好将自己波斯公主的身份利用个十成十。

以她对秦时晏的了解,既是邻国公主,娇蛮任性一些,也在他的忍受范围之内。

果不其然,秦时晏唇角轻轻勾了勾,哪怕他一片冷然,至少态度还算温和。

“怪不得今晨在御书房,波斯使臣特意向朕提起,日后若你有冲撞,请朕海涵这样的话,你可知道你这性子,在这后宫中会树敌无数。”

宋凌烟心下微冷。

她是宋家女时,被迫跟后宫所有女子站在对立面,因为她抢走了她们共同的夫君。

如今她成了波斯公主,却依旧逃不过被人嫉恨的命运。

那又如何?

宋凌烟勾起一个娇媚的笑意,红唇轻启:“那陛下会护住我吗?”

秦时晏正要端茶的手在半空僵住一瞬。

他拈起杯盖轻扣几下,瓷器碰撞出悦耳的声响。

他想起,当初宋凌烟还在时,也是这样朝他撒娇的。

“陛下会护住臣妾吗?”

秦时晏浓密的睫毛在眼睑下覆盖上一层阴影,掩盖住了黑眸中的情绪。

他自然护着宋凌烟,护着她在自己的羽翼下,当一辈子的棋子。

这时,他耳边传来一声不满的声音:“陛下?”

秦时晏回过神来,他看着一脸不悦的女人,沉默一瞬,才道:“自然会。”

他也确实需要另一个人来给沈芯竹打掩护了。

秦时晏嘴角的笑意更深:“你的脾气倒是不小,可会下棋?”

宋凌烟老实的摇摇头:“不会。”

“可会弹琴?”

“不会。”

秦时晏皱了皱眉:“那你会什么?”

“骑马射箭。”

看着宋凌烟认真的神色,秦时晏再度沉默下去。

半晌,他才说:“宫中没有女子会骑射,不若朕让人来教你学些新东西?”

宋凌烟摇摇头:“谢谢陛下,不用了。”

她却心想,哪里是没有女子会骑射,那大将军之女日日求着兵部侍郎之女给她做些小花样,在她那院子里,真真是什么都有。

宋凌烟一想到这点,真是心痒难耐。

第20章

从前谨言慎行惯了的人,如今换了身份,自然要活的洒脱一些。

想到这,宋凌烟立即开口:“陛下,臣妾若是想出瑶华宫认识新朋友可以吗?”

秦时晏也不含糊:“除了一些禁地,自然是可以的,若是有人欺辱你,尽管告诉朕,朕为你出头。”

这话,落入宋凌烟耳中,却显得有些刺耳。

原因无他,当年她初入宫时,秦时晏也是这么对她保证的。

看来,只要能给沈芯竹当挡箭牌,无论对方是谁,秦时晏都会保证那人的荣宠。

宋凌烟心底发冷,却强行将那股不舒服的感觉压了下去。

如此也好,这样她做起事来,也不会束手束脚了。

秦时晏在瑶华宫呆了一个时辰便离开了。

而封妃的旨意也随后就到了瑶华宫。

宋凌烟昨日入宫,今日便成了后宫之中地位最高的妃嫔。

只能让人感叹一句世事无常。

是夜,秦时晏去了点翠宫。

沈芯竹赶紧迎出来,扑进了他怀中。

秦时晏习惯性的揽住她,低声道:“今日过的可好?”

沈芯竹笑眯眯的:“晏哥哥这么一问,我就是不好,也是好的了。”

秦时晏顿了顿,知晓她因为封妃之事心有不悦,他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

“如今世家未平,朕不能即刻封后,若是将你抬了上去,前朝后宫的火力都得在你身上,如此一来,太傅府压力甚大,而你也应付不来。”

沈芯竹倒也知情识趣,从善如流的挽住秦时晏的手臂,轻声道:“这些年你为我做的,我都知道的,晏哥哥,我只是有点吃醋。”

秦时晏抬手碰了碰她发间的流苏,温声道:“你对我有救命之恩,这后宫中,哪一个女人能比得上你?何必吃醋。”

沈芯竹笑道:“你不要老是拿救命之恩说事,我不想你总是想着我是救命恩人这回事。”

秦时晏也笑。

“好,朕日后少提。”

两人已经走到了屋内,服侍的人都下去了,沈芯竹这才放松的靠上秦时晏的胸膛。

只是刚刚眼里浮动的笑意转为了一丝心虚。

她也不好说到底是不是她救了秦时晏,只是那年夺嫡之争太过惨烈,她恰好在路边看见了秦时晏而已。

但她没说的是,当时秦时晏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包扎过了,只是不知道那人为何要将他丢在路边不闻不问。

沈芯竹将心中的慌乱按下去,同秦时晏说起了旁的事。

而另一边,瑶华宫内。

烛火摇曳中,一排下人齐齐整整跪在那里。

宋凌烟坐在上首,清眸扫过,心里却隐隐有着惊意。

整整八人,玄明竟不动声色的将她瑶华宫的奴才尽数换成了他的人。

这皇宫之中无一人察觉。

想起入宫前玄明担忧的模样,不知怎么,宋凌烟心里有些暖意。

她知道这样的举动有多冒险,可玄明却说,哪怕事情败露,也要护她安宁。

这是第一次,宋凌烟在一个男人身上体会到呵护的感觉。

既然如此,她只要继续扮演着这个替代品,等宋家平安离京便可。

宋凌烟挥了挥手,正要说些什么,跪着的一人却猛地转头。

“谁在那里?!”

第21章

宋凌烟心里一惊,可已经有身手利落的人冲了出去。

不过片刻,一个瘦弱的宫女便被丢在了屋内。

“娘娘,这个人不知怎么溜了进来,鬼鬼祟祟在外面偷听,要不要……”

那人眼神狠戾的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宋凌烟抿了抿唇,冷冷看向他:“没脑子的东西,这是皇宫重地,你以为杀个人这么简单?”

这一刻,她身上骤然涌出的气势,如此尊贵不可冒犯。

那人即刻拱手:“娘娘教训的是。”

宋凌烟挥了挥手,道:“你们都下去。”

有了前车之鉴,这些人自然也知道面前的主子不是个好惹的人物,尽皆收起了轻视之心,面色恭敬的退了下去。

等屋内的人都走光,宋凌烟才看向地上那人。

身形瘦弱,衣着连浣洗局里的婢女都不如,就连手上,也遍布细小的伤口。

宋凌烟心脏如同被人扎上一刀,所有的隐忍全在这一刀里碎成渣。

她颤声开口:“吟霜……”

跪在地上瑟瑟发抖那人骤然抬眸,看清宋凌烟脸上的怜惜时,一双枯寂的眼眸里顿时盈满泪水,她有些不可置信的喊:“娘娘?”

宋凌烟站起身,将她从地上拉起来,忍不住的哽咽:“你怎么……怎么将自己弄成这幅样子?是谁如此欺凌你?”

吟霜身体颤着,骤然痛哭出声。

她顾不上主仆之仪,径直抱住了宋凌烟的腰肢。

“奴婢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娘娘,奴婢终于等到你了……”

她哭声里带着太多委屈与痛苦,还夹杂些许害怕自己身处梦中的害怕。

宋凌烟轻轻拍着她的背,摸着她背后凸起的骨头,心底的痛意越发剧烈。

她的吟霜,明明是那样精明强干的一个人,竟被欺负成眼下这般模样!

整整半个时辰,吟霜才终于彻底宣泄出心里的痛楚。

宋凌烟拿着手帕将她哭的不成样子的脸擦干净,温声道:“别哭了,我回来了。”

吟霜看着她那张熟悉的脸,疑惑的目光落在她那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