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夏之瑶沈砚辞小说最新免费试读_(夏之瑶沈砚辞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ningmeng 2023-12-03 21:24:34 18
ningmeng 2023-12-03 18
点击阅读全文

个项目但这方面的经验不足,所以想让张教授指点一二。”

张玲笑道,“这是好事啊。”

夏之瑶挠了挠头,有些尴尬。

“是.....好事。”

张玲没说话,静静地等着后文。

夏之瑶扯了扯唇角,“可是,我曾经拒绝做张教授的徒弟。”

“.......”

张烨站在原地,背着手探着脖子,张望着站在阳台有说有笑的两个人。

她们在说什么呢?

距离太远了,听不见.....

就在张烨弯着腰背着手想悄咪咪溜上前偷听一番,阳台上说话的两个同时转了身。

张烨吓得连忙走到沙发前坐下身子,端起桌子上的青瓷茶杯,淡定的吹了吹上面的茶叶。

两人重新回到客厅,张玲拍了拍夏之瑶肩,附在她耳边说道。

“你多哄哄他,老头子耳根子软,你好几位师哥师姐都气到过他。”

张烨适时的盖上茶杯盖,长叹了口气,“哎,我的茶凉了,真是人走茶凉。”

夏之瑶在张玲眼神示意之下,颠颠的跑上前,笑着讨好道,“张教授我给您冲。”

张烨翘着腿,从一旁取过眼镜,抖开报纸看了起来。

过了片刻,张烨起身去了阳台,看着自己的花盆,加把嘴,“我花还没有除草呢”

“张教授,我来我来。”

“我八哥忘喂了”

夏之瑶沈砚辞小说最新试读_(夏之瑶沈砚辞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列表)_笔趣阁

“放着我来。”

“写会儿毛笔字去”

“我来研墨!”

“……”

接连三天,夏之瑶天天去教授家里报到,做了很多苦工。

等她坐好后,张教授溜溜达达经过,极其敷衍的哼了一声。

这天晚上,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

沈砚辞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看着回来的人,上前抱起正在脱鞋的人便往屋里走。

身子腾空而起,夏之瑶牢牢地抱着男人脖颈,晃了晃其中一只还没有来得及脱掉的鞋,埋怨道,“我鞋没脱!”

等她在反应过来,两个人已经回到沙发上,而她依旧以最羞耻的姿势跨坐在男人的腿上。

沈砚辞抬手拨开她凌乱的发丝,黑眸直勾勾的盯着她,问道,“这几天你去哪了?”

给她放了一天假,她倒好直接旷工了三天。

夏之瑶垂着头,有气无力的耷拉着脑袋,靠在他肩上,看起来十分没精神。

“我去找了一个人。”

沈砚辞替她脱下另一只鞋,蹙眉问道,“谁?”

“我的大学导师,张烨张教授。”

沈砚辞身子微顿,片刻后,紧绷的下颚线缓和了下来,抬手搂着她的腰,问她。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去找教授?”

夏之瑶缓缓抬起头,“我设计出了一版,在交给你之前,我想让张教授替我把把关。”

“毕竟我经验不足,怕出纰漏。”

沈砚辞垂着眼,看着她一脸疲惫的样子,心疼道。

“那你为什么看起来不开心?”

夏之瑶撇了撇嘴,双手捂着脸,“老头子好难哄。”

沈砚辞看着趴在自己肩上咧嘴想哭的人,突然有些想笑。

一时间想起他跟顾成风去找张教授那天。

那天临走之前,他问张教授有没有夏之瑶的设计稿,原本他不抱希望,却没想到,张教授带他去了自己的设计室。

夏之瑶获得全国一等奖的设计稿,就挂在他的墙上,并且跟他获得国家给的荣誉奖摆在一起。

张教授一脸得意洋洋的跟他讲,这是他带过的学生中,最有天赋的一位。

沈砚辞靠在沙发上,微仰着头,怅然若失道,“所以,瑶瑶,你这几天去哄别人了。”

他说着眼皮垂下,遮住眼底的落寞。

夏之瑶猛然抬起头,男人这个动作,正好露出了那颗喉结。

客厅没有开主灯,四处摇曳的氛围灯一次次从男人喉结滑过。

在波光潋滟下,衬得喉结立体凸出,骨感十足。

她没出息的咽了咽口水,再睁眼时。

灵光乍现。

她想要她的佛子男主躺在柔软的床垫上诱惑女主,吻在喉结上。

沈砚辞垂着眼,见她坐在自己怀里一动不动,扬了扬眉,“瑶瑶?”

夏之瑶拉回思绪,强行移开黏在他喉结上的目光。

小声嘀咕着,“明明你这几天才奇怪。”

“奇怪?”沈砚辞凝眉,“哪里奇怪?”

夏之瑶转过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

没在一起之前,这个男人恨不得搂着她吻到窒息,怎么在一起后,吻的十分敷衍,不到几秒就离开了。

想到这里,夏之瑶故意动了动腿。

女孩的大腿毫无阻碍的贴在西装裤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衣料,沈砚辞明显感觉到烫人的温度。

他抬手摁着她的腰,出声警告,“别乱动。”

听见男人发哑的嗓音,夏之瑶果然不再乱动,双手懒洋洋的挂着他的脖颈,凑近了一些。

声音都带着勾人的味道,“砚辞,我们......”

她话都没有说完,身下的男人将她抱起放到沙发上,俯身在她额头上落下克制的一吻。

离开时揉着她的发,轻声哄着,“早点睡。”

“?”

他怎么又又又走了!!!

她都已经暗示的这么明显了。

这个老男人在!干!嘛!

夏之瑶气的在沙发蹬着腿,裙摆被她的动作带的纵在了腰间,露出了带着兔耳朵的小内裤。

突然她蹬腿的动作一顿,抬头发现男人拧着眉站在门口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夏之瑶顾不上整理弄乱的头发,双手拄腮对着他微笑。

沈砚辞觉得喉咙干涩,抬手扯了两下领带,放下手时朝着她的方向指了指,

“兔耳朵露出来了。”

“?”

“自己整理一下裙子。”

“??”

沈砚辞喉结滚动,声音又低又哑,似乎是在压抑着什么。

“我.....不方便过去。”

“???”

看着男人转身进了屋,夏之瑶气的干脆在沙发上挺尸装死。

太难了,她太难了。

张教授哄不好,老男人油盐不进。

想哭.......

几秒后,夏之瑶‘蹭’的一下赤脚下地,急冲冲的回了卧室。

往床上一趴,拿起她的手绘板打开电脑,就开始她的灵感创作。

行,现实世界得不到的,画中她也得要!!

老男人,受死吧!

第63章 他又不是猪,神经病吧

翌日。

霍氏养猪繁殖场。

沈晴站在栅栏里,一手拿着水管,一手举着手机,听着夏之瑶在电话里面诉苦,她眯着眸子,出声阻止。

“等会啊,瑶瑶,你刚才说什么,你跟谁好了?”

夏之瑶正在开车,听着沈晴探究的口吻,咽了口口水。

“啊,之前不是跟你提到过的,我喜欢一个老男人。”

“说重点!”

夏之瑶抿了抿唇,小声的嘟嘟囔囔,“我跟他好了。”

“!!!!”

沈晴手上举着根水管,一激动,被她甩的到处都是水。

她阖了阖眼,冷静了片刻。

“不是,上次你不是发朋友圈说失恋了吗?”

这才过去多久?

好了?

她竟然跟老男人好了?

夏之瑶看着不远处的老小区,索性将车子停靠在了路边,将手机从手机架上摘了下来,小手扣着方向盘。

“是啊,但现在我们在一起了。”

沈晴在原地转了一圈,又问道,“瑶瑶,友情提示,老男人套路深,你别给骗了啊。”

“没有,他不是那种人。”夏之瑶想到沈砚辞平日里温柔的样子,嘴角扬起了笑,“你不知道他多温柔。”

沈晴叹了口气,这嫁出去的闺蜜泼出去的水。

索性直接问了一个直击灵魂的问题,“doi没?”

夏之瑶一愣。

沈晴见她不说话,举着根水管子咣咣咣的


本为六六阅文网频道提供,版权归原作者ningmeng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