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戚小卿墨珩(戚小卿墨珩)经典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_(戚小卿墨珩)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0:06 15
2023-11-28 15
点击阅读全文

“好你倒时候把你的银行账号发到我工作邮箱,到时我会给你转账。”

杨守仁逼近一步,说道:“你现在就去取款机拿给我,你不可能身上连五十万都没有,”

刘雨桐眼神深邃,眼底聚着狂怒的风暴。最终还是去了楼下,取了款给他。

杨守仁看着厚厚一叠的钞票,眼珠都差点瞪出来。

他点了点数,冲已经彻底阴沉着脸的刘雨桐说:“刘小姐真是客气,那么我就不打扰您了。”

刘雨桐看着杨守仁得意洋洋的嘴脸,狠狠咬住了腮肉,直至铁锈味蔓延至整个口腔。

她掏出手机,转身带着戾气走进小区。

语气阴狠:“帮我解决一个人,名字叫杨守仁。”

谁也没有注意到,街角的花坛中,微小的快门声快速的响起。

医院。

这已经是戚小卿陷入昏迷的第四天了。

恰好墨珩不在,宴非白才得以走近窗前,静静看一眼戚小卿。

她就如同睡着一般,脸上是一直以来的沉静。

宴非白想起了初次见她的时候,不是在校园舞会,而是在学校的练舞室。

朋友想要告白,拉着寝室里的所有人给他壮胆。

结果蹲在练舞室门外,望了一圈没找到人。

宴非白本是强硬带来的,不耐的靠在栏杆上,目光无意的扫着。

忽然,他的视线一定,落在了另一间空旷的教室里,再也挪不开眼。

快要接近盛夏,风里隐约有灼热的味道,夹杂着栀子花的香气。

穿着白色舞服的戚小卿就像一朵栀子花,盛开在了他的心里。所以他精心策划了校园舞会的初见。

宴非白将手放在玻璃上,轻轻抚摸着,似乎是在抚摸她的脸。目光温柔又含着些许的痛楚。

“我还有话还问你,你怎么可以一直睡呢?”

“你就是宴非白吧。”

突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宴非白转过身。

是一个妇人。

妇人和蔼的眼神,让宴非白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

“我是小童的老师,听君维说,你不肯走?”

廖老师目光沉沉,带着不容置疑的询问。

宴非白没嘴唇动了动:“是的。”

“为什么?”

廖老师的眼睛,紧盯着宴非白,让那双淡褐色的眼睛无处可逃。

“或者说,你现在对戚小卿,是什么感情?”

宴非白瞳孔一颤,久久未语。

不知为何,面对妇人的不算和善的态度,他却一点也不反感。

廖老师没有催,静静的让他思考。

感情这种事情,本就很复杂。有三言两语说得清的,也有千万字也说不清的。

“我还爱她。”

良久,从宴非白低垂的头颅下,传来一声坚定的回答。

廖老师目光一闪,似有光点散在眼睛里。

她连连点头:“好,好。”

“那我跟你讲个故事吧。”

第十八章 戛然而止

就从五年前说起吧。

戚小卿的母亲一直很强势,在得知她有男朋友登时就找来了宁城。

她撑过了母亲所有的软磨硬泡,没有和宴非白分手,因为她是真的爱他,想要过一辈子的那种。

母亲的指责和辱骂,她都没有告诉宴非白,因为她不想他烦心。

后来,母亲没有再说起分手的事情,戚小卿以为母亲被自己感动,同意了她和宴非白交往。

直到那天,目前打电话,骗她去酒店。

在酒店门口,她遇到了一个从没有见过的男人,这个男人看她的眼神,让戚小卿本能感到不舒服。

接着母亲又一个电话,催促她进了酒店房间。

但房间里空无一人。

她意识到不对劲,这时后背被人猛地一推,她跌在了地上。

身后,房门被人关上。

戚小卿错愕的回头,看见了那个男人狞笑着站在门口。

“你不知道吗?我就是你妈替你选的,未来的丈夫,介绍一下,我叫杨守仁。”

戚小卿看着杨守仁一步步走近,她攥紧手后退着。

强装镇定的说:“我妈的决定不代表我的想法。请你立刻离开!”

杨守仁浑不在乎,“只要生米煮成熟饭,你的想法还重要吗?”

戚小卿闻言,脑袋“嗡”了一声。

后背贴在了墙上,她已经退无可退。

眼前的男人普通的面孔,因为眼里的欲望,变得丑陋不堪。

戚小卿浑身都在发抖,忽然,余光瞥见茶几上的水果刀。

她迅速的拿了起来,锋利的刀尖对着杨守仁。

“你再过来一步,就别怪我动手了!”

话是这么说,可要她真的下手,戚小卿是下不了的。

她从小就在母亲威严下长大,心软得连蚂蚁都不敢踩,她怎么敢伤人?

连拿着刀的手都狠狠的抖着,仿佛后一秒就能掉落。

但杨守仁被吓住了,老实的停了下来。

戚小卿松了一口气,接着,她听见男人嗤笑了一声。

“你敢吗?”

她瞳孔一颤,男人知道自己猜对了,猛地扑了过来。

戚小卿往旁边一躲,却被男人抓住了脚腕,狠狠的摔在了地上,手里的刀也被摔离。

杨守仁的手,顺着脚腕一路爬上了她的脸。

“你跑啊,这下看你往哪儿跑。”

说完,便把头埋进了戚小卿的脖颈。

她忍了半晌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

戚小卿嘶哑着大哭,踢打着,可男人纹丝不动。

肩头的衣服承受不住男人的撕扯,发出裂开的声音。

她绝望的喊着非白,喊着妈,可是没人会来救她。

身上的男人忽地笑了,“就是你妈把你送给我的?你觉得她会来救你吗?”

这句话像是击溃戚小卿神经的最后一剑,她的哭喊戛然而止。

杨守仁见她不再挣扎,动作越来越大胆。

她侧过头,露着冷芒的水果刀,就在不远的手边。

戚小卿眼神倏然一变,她吃力的抓住了刀柄,直直地指在杨守仁鼻尖。

杨守仁一退,冷声说:“你敢杀人?”

戚小卿盛着满眼的泪水,但是声音却是清晰无比。

“是,我不敢杀你,但是我可以杀了我自己。”

她看着男人一怔,下一秒,戚小卿便狠狠的将刀捅进了自己的身体。

痛,从胸口顺着四肢百脉传到了身体各处。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血,正涓涓的流出。

杨守仁看着迅速蔓延开的鲜血,吓得夺门而出。

四下一片寂静,戚小卿静静的躺在地上,她现在好冷,冷得像是在冰窖里。

她的睫毛颤了颤,盛在眼眶里眼泪抖落下来。

戚小卿张了张嘴,声音都随着温度消失在了空气里。

“非白,对不起……”

第十九章 无法忍受

戚小卿吃力的睁开眼,首先看见的是一片雪白。

许久,她才通过胸前的刺痛反应过来,这是在医院。

“哗啦”,门被推开的同时,一道尖锐的女声乍起。

“你为什么不听话!?你为什么不同意?还把人都吓跑了,让我丢尽了脸!”

“妈妈都是为你好,你却想着去死?”

病房里还有其他病人及家属在,看着童母歇斯底里的样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