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玉凝儿萧夜玄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玉凝儿萧夜玄(玉凝儿萧夜玄)知乎小说

2023-11-28 17:10:01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这是玉凝儿亲手送给他的,无论去到哪里,他都随身携带,从未给任何人碰过。

可眼前的人是萧夜玄……

即便内心不舍,可谁让自己有求于他呢?

思量片刻,齐铭将荷包递给了萧夜玄,道:“还请王爷看完,记得归还给下官。”

萧夜玄接过他手里的荷包,仔细打量了一番,眉头微蹙。

这荷包上的图案是一对鸳鸯戏水,极其普通的料子,针线很一般,实在算不上惊艳。

可是……图案下绣了一个字。

一个歪歪扭扭的“林”字……

萧夜玄蹙眉渐深。

因为这个图案,这个走线,甚至于,这字的笔迹,都与玉凝儿身上携带的荷包如出一辙!

分明是出自同一人手!

一个林字,一个齐……

萧夜玄何其聪明的人,一下子就将两人的名字联系到了一起。

不……不会这么巧!

也许只是个巧合,玉凝儿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齐铭,更不可能送他荷包!

可即便这么想,他还是无法控制内心忽然涌起的情愫。

手指不受控制地收紧,再收紧,甚至将荷包都捏变了形。

齐铭看在眼里,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王爷,若您看完了,还请将荷包归还。”

萧夜玄这才发现自己险些失态。

将荷包还给了齐铭,萧夜玄坐在位置上,内心久久不能平复。

仅仅因为一个荷包,他的心竟然全乱了……

齐铭找了个就近的位置坐下,正好坐在萧夜玄正对面。

萧夜玄刚一抬头,就发现齐铭正神色莫名地看着自己,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他看不懂齐铭的神色,只觉得内心越来越烦躁!

片刻,一个尖细的太监声音穿透了殿内的熙攘,整个天銮殿顷刻间安静了下来。

“皇上驾到-----”

第93章:他如同一个笑话……

皇帝踱步进来,一身金色龙袍,带着珠冠冕旒,天子仪态,自带威严。

殿内所有人开始跪拜行礼,声势震人。

皇帝挥手令众人起身后,撩袍坐于龙椅之上。

看得出来,皇帝今日心情甚好,他扫视全场,见人都到齐了,点点头,示意宴会开始。

一声令下,殿内歌舞升平,觥筹交错,众位大臣推杯换盏,气氛好不热闹。

宴会行至一半,一位妙龄女子翩翩然走至殿中。

她身着绯色华服,肌肤白嫩,一举一动都透着少女独有的灵气。

众人很快注意到那抹绯色的身影,待女子走近,方才认出,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慧宜公主。

慧宜公主出自萧贵妃,萧贵妃深得皇帝宠爱,因此,慧宜公主在宫中也十分受宠。

慧宜踩着莲步穿过大殿,目光在齐铭身上停留了一瞬,最后径直走到皇帝面前,低着头不知在皇帝耳边说了些什么,面露娇羞之色。

皇帝朗声大笑,拍着慧宜的手背,示意她就坐在自己身旁,随后亦是多看了齐铭两眼,眼神中透着满意之意。

似察觉到了什么,齐铭忽然抬眸看向殿上,刚好与慧宜公主的视线在空中相接。

慧宜公主含羞带怯,冲他微微颔首。

齐铭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举起手中的茶盏颔首示意。

萧夜玄看着两人的互动,心里顿时跟明镜一般。

齐铭才华横溢,年少有为,又在今年的科举考试中夺得魁首。此次赈灾又立了大功,他的名气早已成了后宫之中的佳话。

家中有女待嫁的大臣们早已向他投来了橄榄枝。

慧宜公主深得圣上宠爱,一直视为掌上明珠,她的如意郎君自然也要最优秀的。

瞧着她的反应,应当是看上了状元郎。

萧夜玄把玩着手里的酒盏,薄唇勾起,仿若一个局外人。

片刻,舞姬散去,宴会到了最重要的环节。

皇帝先是举杯共饮,而后,看向齐铭,道:“翰林院修撰何在?”

齐铭站起身来,恭敬回道:“齐铭在此。”

众人纷纷看向齐铭,慧宜公主脸上更是露出雀跃的神色。

皇帝微微点头,朗声道:“此次赈灾,你功不可没,萧夜玄更是在朕面前对你大肆赞赏,朕若是不给你赏赐倒也说不过去了。”

齐铭道:“替皇上分忧,实属下官分内之事,赈灾一事为国为民,下官实在不敢奢求什么赏赐。”

心怀苍生,不贪慕虚荣,虽年纪尚小,可胸怀却胜于常人。

皇帝连连点头,看他的眼神也愈发满意。

“朕一向赏罚分明,你不必再谦让。若你还未想好,也无妨,朕为你准备好了三个赏赐。”

“第一,赏黄金千两。”

“第二,升五品官职。”

“第三……”皇帝顿了顿,忽然唤慧宜公主上前,道:“第三,朕将慧宜公主赐婚与你,你看如何?”

当听完第三个赏赐,众人都坐不住了。

没想到皇帝会如此器重齐铭,竟舍得将慧宜公主下嫁给他……

若是能娶了慧宜公主,此生可谓是平步青云,风光无限了。

众人哗然,纷纷感叹这老天爷的不公,怎么所有的好事都落在了他身上!

大家都等着看齐铭会如何选择,却见他脸色阴郁,没有半点喜悦之色。

半晌,他忽然抬头,语气不卑不亢,十分坚定地道:“下官的确想要赏赐,可皇上给的不是下官想要的。”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果真是太年轻了些,连皇上的话都敢反驳,还反驳得如此不留余地,让皇帝在众臣面前当众下不来台!

众人都等着看他的笑话,宫宴上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

慧宜公主脸上更是一阵青一阵红。

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她堂堂公主还配不上他?

传出去,她的脸面还往哪搁?

思及此,慧宜公主脸色更加难看,扯了扯皇帝的袖子,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萧夜玄依旧隔岸观火,沉默不语。

皇帝微顿,随即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哦?朕给的赏赐你都不要,那你想要什么赏赐?”这话明显带着一丝不悦,像是暴风雨前夕的平静。

齐铭忽然转身,目光看向沉默不语的萧夜玄,一字一句,声音恳切地道:“下官只想向王爷讨要一个赏赐。”

萧夜玄动作一顿,握住酒杯的手指倏然收紧,他抬眸,与齐铭四目相对,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皇帝笑道:“哦?朕的赏赐都不要,难不成,朕的赏赐还比不过萧夜玄的好?”

齐铭道:“皇上的赏赐固然好,只是太过珍贵,下官受之不起。”

这话无疑是在众臣面前给了皇帝一个台阶。

皇帝也不想失了面子,便顺着台阶而下:“既如此,朕倒是想听听,你想要的赏赐究竟是什么?”

萧夜玄微微蹙眉,语气冷淡:“你想要本王给你什么赏赐?”

齐铭道:“下官想要向王爷讨要一个人。”

萧夜玄蹙眉渐深:“何人?”

齐铭道:“你府上的婢子,玉凝儿!”

话音刚落,萧夜玄手指猛然收紧,手中的酒杯瞬间被捏碎。

齐铭神色略显诧异,他不明白,萧夜玄的反应为何会如此强烈。

众人一副吃了大瓜的神态。

这是什么情况,这状元郎莫不是魔怔了?竟然为了侯府的一个婢子舍弃了驸马之位?

皇帝也十分好奇,便问道:“玉凝儿是何人?难不成,她比朕的赏赐还要重要?”

难不成,比他的慧宜公主还要珍贵?

谈到玉凝儿,齐铭微蹙的眉目缓缓舒展,语气也变得十分温和:“她是下官的心上人,亦是下官此生挚爱,下官与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

当听到“情投意合”四个字时,萧夜玄只觉得被人狠狠抽了一巴掌,心脏更像是被钝器狠狠扎了一刀。

好一个“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