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江梧白泽屿无广告小说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江梧白泽屿在线阅读

2023-11-28 17:10:14 14
2023-11-28 14
点击阅读全文

感觉涌了上来,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很陌生却又很期待。

中午江梧从办公室的表格上找到了楚凡的住址。

那是个离基地不远的小区,一户一梯,楚凡给了她密码,江梧上了电梯。

一进门便看见了一片白。

楚凡似乎偏爱纯白色,家里格外简洁,多余的家具一件没有。

看起来不像是长期住人的样子,倒像是酒店。

空旷到寒冷,江梧心下暗叹,这就是有钱人的孤独吗?

楚凡听到动静挎着一双拖鞋从房间走出来,懒懒的瘫在了沙发上:“你来了。”

“嗯。”江梧将鸡汤放在桌上,“快喝吧,刚熬的。”

楚凡眼神微怔,乖乖的凑过去拿汤勺。

江梧看着他喝汤的样子,睫毛纤长微微垂着,皮肤依旧是病态的苍白,唯独脸被烧得红红的,平添了一分不属于他的纯情。

没有了平常的傲慢与不屑,多了些稚嫩。

更像个小孩了啊。

江梧笑了笑:“好喝吗?”

楚凡动作一顿,看着鸡汤有些出神:“谢谢你。”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这些是应该的。”

“只是回礼吗?”

楚凡看着她,江梧莫名有些心虚:“当然……”

当然是,但也不只是。

楚凡沉默着,片刻后竟然笑了:“不管怎样,都谢谢你,从我来到海城,还没有人这么关心过我。”

“你的……”亲人呢?

江梧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她记得楚凡上次说过,他的母亲丢下他走了。

楚凡摇了摇头:“我本来不在海城,是我爸爸接我过来的,接过来后便不管我了。”

“毕竟,他有自己的家庭。”

第19章

江梧身形一顿。

楚凡接着说:“我爸跟我妈离婚后,我妈便把我丢给了我奶奶,自己一个人来海城找他,我去找过我妈几次,她都说我不是她的儿子,因为我,我爸爸才不要她了。”

“后来我奶奶死了,爸爸把我接到海城,他早就组建了新的家庭,那年我13岁,一套房一百万现金,就是他给我的所有。”

“其实我有偷偷的去看过他们,在落地窗外,他们很开心,一直在笑,可我却想哭。渐渐的,我开始明白那已经不是我的父亲了,所以我便不去看了。”

他的目光化为了一汪死寂的泉水:“我用着些钱,读了两年书,后来我妈妈来找我,说她要治病,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了她,结果她骗了我,拿去赌博全输了。”

说到这里,楚凡停顿了下来。

江梧问道:“然后呢?”

“然后……”楚凡将空碗放在桌上,“然后我身无分文,戳学去打工养活自己,后来发现打游戏可以赚钱,去接各种单子,直到两年前遇见晁风,才有了现在的我。”

江梧心脏有些酸软,她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在白泽屿身上她倾注过许多感情,更多的是倾慕,可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这是心疼吗?江梧说不出来,但在反应过来之前,手却更快的摸上了他的头。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高烧有点影响楚凡的行动,他迟缓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在这里,便不会有这么冷了。”

他缓缓靠近,江梧没有抵抗,他便将头靠在了江梧的脖颈之间。

“很温暖。”

江梧微微一笑,开始贪便宜:“叫声姐姐。”

楚凡怔了怔,本意并不想叫姐姐,可身体却更快的喊出了声:“姐姐。”

江梧心中骤然塌陷了一块,伸手抱住了他:“睡吧,有姐姐在,你不会再感觉到寒冷。”

楚凡微微眯着眼,可是……我不想让你做我的姐姐。

可话还没说出口,意识便沉入了无尽的深海。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

他看着趴在沙发边上睡着的江梧,耳尖红了红,故作镇定的将毛毯披在她身上。

江梧睡得浅,楚凡微微一动便醒了过来。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楚凡淡淡地说道:“没事了。”

江梧点了点头,看着他又恢复了一脸淡漠的模样,笑了笑:“还是生病的你更可爱。”

楚凡沉默了片刻,突然喊道:“姐姐?”

他刻意压低了声音,有些暗哑的磁性,像是重力的吸引,很是勾人。

江梧面上一红,伸手挡住了他靠近的脸,竟然有些羞涩。

“别这么叫。”

楚凡抓住她的手,故作不解的问道:“那该怎么叫?说起来我还有个未曾谋面的姐姐,你教教我,我该怎么叫她。”

“就普通的叫啊。”江梧呼吸都有些不畅了,“就姐姐,这样。”

楚凡这才放开了她的手,江梧瞬间起身:“我走了。”

说罢走进玄关狂按电梯,在电梯门合上的那一瞬间,还能看见楚凡一瞬不瞬看着她的眼睛,心脏都有些漏拍了。

电梯门缓缓合上,偌大的房间就又只剩下孤寂的冰冷。

楚凡看着桌上没有带走的保温盒,只觉得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又软又暖。

他低声呢喃道:“我可不想让你做我的姐姐,江梧。”

第20章

江梧躺在床上,满脑子都是楚凡叫姐姐的声音。

她不是什么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了,对于感情的事,她明白的太多了。

楚凡喜欢她,并没有任何掩藏。

可她对楚凡又是什么样的感情呢?真的没有一点喜欢吗?

江梧眼眸暗了暗,日料店那晚,楚凡外套上的薄荷香味若隐若现,她如果没有任何感觉就不会记到今天。

可她还能付出多少感情,又敢付出多少感情,而楚凡又有多少认真?

说不定只是少年人的一时动心,过两天便又会随着时间推移慢慢失去了兴趣,就像……

就像白泽屿那样。

那她现在在这里纠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说不定只是自己庸人自扰。

江梧翻了个身,将所有思绪压下,沉沉睡去。

夜里她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她梦见了自己的妈妈,那个知道她要为了一个男人离开家而和她断绝关系的女人。

她那时不理解,为什么平日里温柔脆弱的妈妈会那样坚决,明明当年她也为了她的爸爸不顾一切,她们依旧很幸福。

时过境迁,三年后的她终于明白了以前自己的愚蠢,可惜却再也回不去了。

第二天一醒来,满脸的泪水。

江梧坐在床上不断回想这这个梦,几分钟后,依旧还是忘得一干二净,什么也没剩下。

又过了半个月,FPL终于到了决赛。

TID一队的射手走了,白泽屿也卖了,最终连小组赛都没有出线。

江梧看着名单心中莫名感到有些荒凉。

三年前她和白泽屿来到战队的那份喜悦她终生难忘,可如今物是人非,落得如此下场,心中不免唏嘘。

“走了,吃饭去。”身后楚凡喊道。

江梧浅浅一笑:“来了。”

她跟上队伍,楚凡等了她几秒,走在她身侧:“怎么了?看你心情似乎不好。”

“算不上。”江梧摇了摇头,“只是想到了一些以前的事情。”

楚凡笑道:“忘记过去,展望未来啊,明天就是决赛了,拿到冠军后要不要弄个团建什么的?找晁风报销。”

江梧忍俊不禁:“都还没打呢,你就想到庆祝了?”

“我厉害嘛。”楚凡眨了眨眼,凑近了些,“而且这不是还有你吗?”

两人的手贴的很近,只要伸手便能紧紧握住。

江梧心中有些悸动。

自从上次送完鸡汤后,楚凡便开始疯狂直球。

她本以为这只是少年人的三分钟热度,过了大半个月,一点热情未减,看起来倒真是有了那么点认真。

江梧不懂声色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笑道:“狂妄使人落后啊弟弟。”

楚凡看着她的笑,眼眸弯弯勾着一抹弧度,格外的耀眼。

便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决赛当天。

其实江梧依旧紧张,距离上次上决赛的赛场,其实差不多有小一年了。

离开TID时她总以为站在这里和她打最后一场的比赛的会是TID,可最终他们也没能走到这里。

这场比赛没有难度,几乎称得上是轻松拿下。

散场后队员们在休息室讨论着今天回去吃什么大餐,江梧在一旁看着晁风笑着应和。

突然晁风目光一顿,脸色冷了下去。

江梧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休息室的门口正站着许久不见的白泽屿。

“江梧,好久不见。”

第21章

餐厅。

白泽屿点完菜,将餐饭递给服务员后,看着江梧说道:“我没想到你会出来。”

江梧沉默着,通常情况而言,她是不会再想见到白泽屿的。

可再过几天白泽屿就要去国外了,不出意外之后都不会再见,所以她并不吝啬这最后的道别。

她看向白泽屿:“有什么事,说吧。”

白泽屿这段时间似乎过的并不好,清瘦了许多,以往眼角眉梢的骄傲也都被磨平了。

他说:“其实没什么,想来想去,在国内能告别的,似乎也只有你了。”

江梧喉中哽了一瞬,顿了顿,还是问了出来:“TID没理由卖你……”

“我要求的。”白泽屿平静的说道,“TID经历了很多,陆甲林妤都走了,其实本就撑不住了,高价卖掉我,夏窗的时候或许还能有资金买点好的选手,还能留点余地。”

江梧微微一怔,释然的笑了笑。

或许白泽屿在情感方面是个人渣,可他在电竞方面并没有对不起谁,他依旧保持着初心。

只是这初心不是她,而她,也不再需要了。

江梧说:“祝你好运,真心的。”

白泽屿笑了笑,拿出了一个礼物盒。

“最后给你的东西,收着吧。”

江梧真的不知道白泽屿还能送她些什么,他们之间的所有都被她一股脑丢进了垃圾厂。

她打开了那个礼物盒,眸光微顿。

里面是她从前做的玫瑰花标本,装在相框里面,花瓣上有白泽屿曾经亲手写上的我爱你,在空气中氧化成了深沉的黑色。

江梧心中微微发涩,脑海中几乎瞬间想到了以前青训时期的白泽屿,眼眶有些温热。

人生若只如初见……

白泽屿若一直如初见,他们也就不会走到今天的地步。

她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标本,在白泽屿惊愕的目光中,随手丢进了垃圾桶里。

“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些垃圾罢了。”

你的歉疚,我们的过往,也就是垃圾罢了。

白泽屿看着她冰冷的双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