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皇甫贞贞凤清砚抖音完结版阅读《皇甫贞贞凤清砚抖音》最新章节目录好书推荐_(皇甫贞贞凤清砚)

2023-11-28 17:18:22 9
2023-11-28 9
点击阅读全文

很快,我们就到了梧桐界的集市。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好热闹啊!鸟好多啊!
凤清砚走下星云兽,它还绕着凤清砚蹭了蹭才不舍的飞走。
凤清砚单手托着装着我的锦盒,抬步往内走去。
一路上,路过的鸟雀都纷纷朝着凤清砚打招呼。
「殿下,好久没来集市啦!尝尝我家新做的糕饼。」
「殿下好,这就是那只会说话的虫精吗?」
「是。」凤清砚随意答着话,却引来更多的视线朝着我汇聚。
没想到,凤清砚在这梧桐界,鸟缘还怪好的。
这些鸟,一定没见过私底下凤清砚是多么的喜怒无常。
我在心底,咬着牙恨恨的想。
凤清砚好似能听见我的在内心吐槽他一般,冷冷的瞥了一眼我。
我瞬间打了个寒颤,居然下意识学着刚才的星云兽,扭了扭我的尾巴。
凤清砚被我逗笑,伸手弹了弹我。
我忍了!
我的注意力渐渐被鸟市的新鲜玩意吸引过去。
要知道,之前因为我家跟凤凰一族是仇敌,我可从来没来过梧桐界。
这里,很多东西都是在外面看不见的。
比如,五光十色的羽毛挂帘、各种谷物做成的吃食等等。
我努力爬到锦盒边缘,渐渐看花了眼。
特别是一把发光羽毛做成的扇子,扇柄还用了各色的宝石,显得珠光宝气。
这对一个从小就喜爱闪闪发光的龙,是有多大的吸引力啊!
凤清砚看我的视线,久久停留在一把羽毛扇上,他突然问了一句。
「想要吗?」
我下意识想点头,可随即想到,以我现在的尺寸,也用不上这么大的扇子。
我遗憾的摇了摇头。
可凤清砚也不知在想什么,他还是上前,买下了这把扇子。
「还不错。」凤清砚拿在手里上下打量了一番。
他轻轻摇着扇子,扇面的光芒在阳光下折射,差点闪瞎我的虫眼。
我恹恹躺回锦盒内,啊,做虫真难。
逛了一路,总算到了下午,凤清砚也踏进了一家小酒馆歇脚。
老板娘迎上来,笑着问道。
「是殿下呀,还要那老几样吗?」
「嗯。」凤清砚点了点头,走进了一间包厢。
我看了看窗外的天色,在心底默算着时间。
啊!终于快到一天时间了。
可下一秒,却有些犯愁,我要在这变回真身,凤清砚看见了怎么办?
我看了看桌上的酒水,心思一转。
「殿下,听说将千缘酒和南果酒混在一起,别有一番滋味呢。」
我说的这两种酒,都是修真界有名的酒水。
不过,少有人知道,这两种酒混在一起,是一等一的烈酒。
寻常修士,不过三杯的量必醉倒。
听见我这么说,凤清砚也来了丝兴致。
他疑惑问道:「想不到虫精对喝酒还精通呢?」
我张嘴就来:「平日也小酌几杯。」
「那甚好。」
凤清砚晃了晃挂在桌边的玉佩,老板娘随后就进了包厢。
「千缘和南果酒,一样上两坛。」
老板娘得了吩咐出去,不多时就让伙计搬来了酒水和菜肴。
凤清砚照着我说的,把两种酒混在一起。
我兴奋的等着他喝下,可第一杯酒却摆在了我的面前。
「既是你提出的妙招,你先请。」凤清砚道。
皇甫贞贞凤清砚抖音完结版阅读《皇甫贞贞凤清砚抖音》最新章节目录好书推荐_(皇甫贞贞凤清砚)
我心一狠,本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的心态,我爬到酒杯边,猛嘬了一口。
「好酒!」
见我如此,凤清砚这厮,总算慢条斯理的喝下几口。
「嗯,确实别有滋味。」
我陪着说笑几句,忽悠着凤清砚一杯接一杯的酒下肚。
在这过程中,为了不引起怀疑,我也不时嘬上几口酒水。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傍晚时分。
琉璃窗外映着一片晚霞,而凤清砚,也终于醉倒昏睡在塌上。
我晕乎乎的爬出锦盒,下一瞬,一阵光芒闪过,我终于重新变回了人身。
可我此时,因为醉酒,也晕乎的厉害。
我摇摇晃晃的走到塌边,看着塌上因醉酒而双颊绯红的凤清砚,忍不住伸手摸了上去。
柔软又滑腻,手感还真不错。
想起他这一天对我做的事情,我恶从胆边生。
我改摸为掐,却又不敢太用力怕吵醒了他。
一个用力不稳,我也跌倒在塌上。
挨着塌了,头却反而晕的更厉害。
反正已经变成人形,有爹爹娘亲留给我的护身宝物,想来也不会再有什么大危险。
这般想着,我就想摆烂也在此躺着恢复一下。
「往里睡点。」我嘴里嘟囔着,伸手推了推凤清砚。
醉酒的凤清砚好似格外好说话,他往内挪了挪,给我空出一块地。
我的意识逐渐模糊,渐渐陷入熟睡。
恍惚间,好似有人推开包厢的门,下一瞬发出不小的惊呼声。
可很快,那人却急忙退了出去。
嘴里似乎念叨了句:「殿下,我什么都没看见……」
月上正中,我才终于清醒了些许。
我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对上凤清砚那张脸。
我一惊,彻底清醒过来,这才发现我们挨得好近,他的胳膊还搭在我的腰间。
腾的一下,我的脸瞬间通红。
我连忙起身,心底在疯狂咆哮着。
爹娘,女儿居然跟男人睡了!
许是我的动静太大,凤清砚伸手抚了一下额间,看着像是要醒过来一般。
我一惊之下,顾不上许多,一记手刀,劈在他的后脖颈上。
凤清砚的手软软的垂下,重新昏睡过去。
我拍拍胸口,吓死龙龙了!
时候不早了,我在外耽搁一天一夜,想必爹娘已经急坏了。
我掐了个术法,正准备腾云而去。
可眼神,突然瞥到了一旁珠光宝气的羽毛扇。
在这梧桐界,受了这许多鸟气,本着捞些补偿的想法,我利索的拿上羽毛扇,丢进了乾坤袋中。
随后,我瞥了眼凤清砚,伸手又狠狠在他胳膊,脸颊上掐了几把解气。
这才心满意足的掐诀,踏云而去。
等回到龙宫,果然爹娘第一时间迎了出来。
我娘哭哭啼啼的上前搂住我:「贞贞,你去哪了?」
我张了张嘴,想起在梧桐界的事情太屈辱了,还是烂在肚子里面比较好。
「没事,在外有事耽搁了。」
我爹狐疑看了我几眼,显然是不大相信的。
他围着我嗅了嗅,眼神一凛,急声问道。
「你是不是去梧桐界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