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陈长生秋月酿小说全文(沉睡多年,睁眼成了得道高人)全文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陈长生秋月酿小说全文最新章节

2023-11-28 17:17:37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言曹某却是心中明白,当年若非遇到先生,东家又怎么可能提拔我做掌柜,当年时,我只是个小小的把头,头顶着掌柜,府门梯槛我都不配踏上,我此生之机遇,都在于遇到先生。”

陈长生和煦一笑,却没去接这话,而是问道:“曹把头如今算是在此养老?”

曹掌柜点了点头,说道:“我本不想回来的,但少爷可怜我,见我气色不太好,便命我回来看着主宅,其实我明白,少爷是怕我客死他乡,死不得所,飘不回来。”

曹掌柜低着头笑了笑,说道:“少爷心善,我这老仆人却总生毛病,说来也是心中愧疚。”

陈长生听后道:“你家少爷可不曾觉得掌柜麻烦。”

“这我自然知道。”

曹掌柜道:“但咱也不能给少爷惹麻烦不是吗。”

陈长生未说任何。

却听曹掌柜道:“说来,好些年不见先生,先生却是一点没变,这般感觉,当真是不同,当年时候,只当先生是异人修行之人,如今因岁月,瞧先生,却着实是有了神仙之姿。”

陈长生笑了笑,说道:“活的久可不是神仙,活的自在才是真神仙。”

“自在……”

曹掌柜想了想,却也觉得先生说的有理。

求长生不如求自在。

曹掌柜也是这样觉得的。

也是年岁大了,他才慢慢有这样的感触。

活的长了,反倒是一种折磨。

曹掌柜问道:“先生自在吗?”

陈长生想了想,点头道:“算是自在吧。”

曹掌柜顿了顿,随即点了点头。

他明白,先生便是那神仙中人,真正的神仙。

能说出‘算是自在’,便已十分不易。

陈长生见曹掌柜好似在思索什么,问道:“曹掌柜觉得过的不自在?”

曹掌柜摇了摇头,说道:“那倒不是,就是在想,怎么才算自在,其实到了这般岁数,还是想不明白‘自在’二字到底该怎么定义。”

陈长生听后想了想,却未回答。

“先生觉得呢?”曹掌柜问道。

陈长生摇了摇头,说道:“陈某也说不上来。”

有些东西本就没有个规矩的答案。

曹掌柜笑了笑,他又觉得先生亲近许多。

当年的时候,他还有些怕呢,如今却是觉得,先生隔的如此之近,他也明白了,神仙也是人这个道理。

“先生是真神仙。”

他又这样道了一句。

陈长生听后笑了笑,说道:“曹掌柜总这样说,陈某反倒不好意思,不过陈某却是受不起此称谓,当不得神仙二字。”

曹掌柜笑了笑,却没有解释。

他与陈长生说的,不是一个意思。

曹掌柜舒了口气,说道:“早年时候,我听少爷说,先生为少爷算过卦,算过唐府的前程,想来先生对卜算一道颇有了解。”

陈长生问道:“曹掌柜想算什么?”

曹掌柜道:“想请先生帮个忙,算算我这把老骨头什么时候掉进土里,我近来心里面很是不安,总是觉得日子近了,但是,近来却还有事情没能安排,我怕赶不来及,死的不安心。”

陈长生看着他,说道:“陈某早年也曾看到过几位友人的死期,有的算的准,有的,却是算的不准,生死本就没有定数,算出来也不一定真的就准。”

“少爷与我说过,三分于天,七分于人,这也是先生当年告诉少爷的话。”

曹掌柜笑了笑,说道:“先生莫要误会,我倒也不是说想改命避灾,我就想着,知道是什么日子,我也好将一些没做完的事补上。”

他拱了拱手,恭敬道:“斗胆求先生为我算一卦。”

他顿了一下,说道:“当然,若是先生不便,那我也便不多言了,不让先生为难。”

陈长生思索了片刻,最终叹了口气,说道:“我且帮你看看吧。”

曹掌柜面色恭敬,又拜先生。

陈长生伸出手来,指尖一点,落在曹掌柜的眉心。

所去,直见魂火。

已是遥遥欲熄。

片刻后,陈长生收回了手,说道:“具体是哪一日,陈某却是说不准,但如果没有别的意外,大概是在下个月……”

曹掌柜听后愣了愣,呢喃道:“下个月啊……”

陈长生点了点头。

曹掌柜随即笑了起来,说道:“够了,足够了。”

他又起身一拜,说道:“多谢先生。”

陈长生点了点头。

虽便见曹掌柜起身离去,大概是去寻芸香了。

当天下午。

曹掌柜便找到芸香请辞,府上的事情,也一并交由来二管家来处理。

走的时候,曹掌柜孑然一身,骑着一头毛驴也不知道要去哪里。

岁月下来,他的背有些驼了,但在坐上马的那一刻,却又似壮年归来。

芸香站在门口,将一个包裹交给了陈先生。

芸香说道:“这是曹管家让我给先生的。”

陈长生接过包囊,问道:“这是什么?”

芸香说道:“是曹管家这些年攒下的家当。”

她轻叹了一声,说道:“曹管家是个苦命的人,早年时碰上战乱,其子被征入军伍,后来甚至连衣冠都不曾归来,其妻子伤心欲绝,没两年也去了……”

陈长生张了张口,却又觉得不是滋味。

这世道之下,连遗物都不知该给于何人。

“他会去哪?”陈长生道了一句。

芸香想了一下,说道:“应该会去北地,找那已故之子。”

命运总是会捉弄人。

夜晚时分。

陈长生在唐府的客房里歇息,还是当年的那一间,听二管家说,这是曹管家特意安排的,说是当年先生曾经就住在这个屋子里过。

陈长生坐在那案桌之前,想起当年,他就是在这张桌子上解开的那玉佩之迷。

包裹放在桌上。

陈长生将其解开。

里面是一锭又一锭的银子,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物,是些小玩意,大概也承载曹掌柜许多的记忆。

而在这一堆东西里,还有一小坛子酒。

酒上面没有字。

他解开封纸,一股酒香扑鼻而来。

陈长生恍然,低声呢喃了一句。

“是秋月酿啊……”

第八百四十九章:最没出息

猫儿起的很早,应该说是压根就没有睡。

唐府的老宅很大,至少对于猫儿来说,怎么溜达都溜达不完。

夜里它跑到了祠堂里。

见有人在这里跪着。

一旁还有铺盖跟被褥,就睡在地上。

是白天的那个少年。

唐世景打了个哈切,跪的双腿都有些发软了,好一半晌才站起身来,揉了揉膝盖。

一扭头,却见那墙上这立着一只猫儿,正打量着他。

唐世景连忙抚了抚胸膛,喘了口气道:“吓我一跳。”

他看向那猫儿,说道:“大半夜的跑这里来干嘛?”

狸花歪了歪头,说道:“笑话你。”

“笑……”

唐世景忽的一愣,瞳孔微缩,忽然间又反应了过来。

“你会讲话?”

“你居然会讲话?”

唐世景看着那猫儿,满脸的不可思议。

狸花顿了顿,摇头道:“我不会讲话。”

唐世景的心理承受力很是强大,大抵是听说的太多了,也见过了,也就不觉得太过惊愕了。

唐世景对它招了招手,说道:“下来说。”

狸花摇了摇头,说道:“不下来,陈好人讲不能随便进人家的祠堂。”

唐世景愣了愣,点头道:“那倒也是。”

野猫可以进,但会说话的猫,那就……

狸花问道:“你要跪多久?”

唐世景想了想,说道:“还要好些日呢,姑姑什么时候不生气了,我才能出去,不然就得一直跪着。”

狸花想了想,说道:“狸花不懂,你明明是好人,为什么说起话来却像是坏人?”

唐世景道:“白天那句话吗……”

说皇帝的那句话……

唐世景笑了笑,说道:“话说的乱了,别人就不知道你那句话是真的了。”

狸花听后微微一愣,说道:“我知道,那个魏,魏……反正跟你差不多,也是不正经。”

它有些记不得名字了。

唐世景点了点头,说道:“不曾想你这猫儿还懂这些,我还怕你不懂。”

狸花说道:“狸花很聪明。”

“的确是只聪明的猫儿。”

唐世景盘坐下来,舒展了一下筋骨,说道:“今天姑姑后面有没有讲我什么?”

狸花问道:“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