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落瑶裴萧鹤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推荐落瑶裴萧鹤全文

2023-11-28 17:16:58 13
2023-11-28 13
点击阅读全文

落瑶深吸了一口气,她环顾四周看着办公室的环境,半晌,才抬头对上裴萧鹤的目光。

“薄先生,请您自重。我接受这份工作,就像您说的,我需要工作,这里也需要我,至于其他的,我不想再被您伤害第二次。”

裴萧鹤闻言十分神伤,却又难免愤怒。

她落瑶难过,委屈,但是这一年里他裴萧鹤又何尝好过?!

裴萧鹤苦苦找了落瑶一年,这一年里,他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

而落瑶,却在和姜帆日日夜夜待在一起!

裴萧鹤起身大步朝落瑶走去,双手用力搂住她纤细的腰肢,低头用力的吻了下去。

第十五章 车祸

这个吻带着浓烈的思念,还有发狂般的标记意味。

落瑶没办法反抗,她的下嘴唇被裴萧鹤的牙齿咬破,铁锈般的血腥味融进这个吻里。

似乎是在告诉落瑶,别想忘了裴萧鹤。

不知道为何,落瑶的眼泪就这样流了下来,等这个绵延的深吻结束,她一把推开了裴萧鹤。

“薄先生,请你不要这样对我!”落瑶大声道。

裴萧鹤只是盯着落瑶的脸看,试图在她的脸上找到当年的影子。

良久,裴萧鹤终于放弃,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落瑶,如果你找不回来爱我的那份记忆,那我就让你再爱上我一次。”

不等落瑶说话,裴萧鹤又说:“对不起,菁菁,以前的事是我不对。今天也是我冲动了,以后不会这样。”

落瑶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下,她害怕到发抖,逃出了办公室,用最快的速度出了大楼。

街头的车水马龙此时进不了落瑶的眼。

她满脑子都是方才的那个吻,身体不会骗人,那是她最熟悉的味道与情动。

落瑶不是没办法反抗,她清楚的意识到,她被吻住的一瞬间,根本就不想反抗。

可是裴萧鹤对她做过的事简直不可饶恕!

她几乎快要崩溃,而这时,一辆车向她急速行驶过来!

风吹过落瑶的长发,她应声倒下。

而站在暗处看着这一切的千瑜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她低声说道:“该死的贱人,你还能回来?想都别想!”

医院,急救室门口。

“裴萧鹤!你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碰上你就没有好事?!”姜帆冲到裴萧鹤面前十分愤怒的揪住了裴萧鹤的领子。

医生护士见状立马上前拉开二人。

姜帆指着裴萧鹤的脸说:“我告诉你裴萧鹤,菁菁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一定给她陪葬,我姜帆说到做到。”

裴萧鹤只是冷冷的看了姜帆一眼,没有做回应。

车祸?

上天,为什么又要把落瑶从我身边带走?

良久,裴萧鹤看着姜帆:“我比你更希望落瑶没事。”

姜帆刚要说话,急诊室的门被推开,医生走了出来。

二人立马起身迎了上去。

“病人没事,已经救过来了。这次意外病人福大命大,之前病人是不是大脑受过重创?”医生问道。

姜帆瞪了裴萧鹤一眼,转头对医生说:“是的,她之前坠过海,醒来后就失忆了。”

“那恭喜二位,这次车祸对病人的头部进行了一个撞击,脑垂体里的淤血有渠道排除,现在已经恢复了。”

二人闻言皆是一愣。

姜帆和裴萧鹤其实都害怕落瑶想起,姜帆怕落瑶想起之后会选择裴萧鹤,而裴萧鹤害怕落瑶想起之后,更加不会原谅自己。

医生看着姜帆和裴萧鹤说:“病人现在没有大碍,等会儿醒了,在医院里观察两天就能出院。”

说完,医生便走了。

二人面面相觑,良久,裴萧鹤先开口:“这一年,谢谢你对落瑶的照顾。之前是我对不起她,这次,我们公平竞争。”

姜帆沉默半晌,点了点头。

第十六章 无法释怀

落瑶睁开眼,又是一片白茫茫。

只是这时的她,一切都想起来了。

她很庆幸,她还活着。

“水……”落瑶虚弱的出了神,嘴唇发白。

姜帆立马将水递给落瑶,眼中是掩藏不住的关切。

裴萧鹤将落瑶扶起来坐好,开口问道:“落瑶,想起我是谁了吗?”

落瑶没有搭理裴萧鹤,她看了看姜帆,露出一个温柔的笑。

“谢谢你,帆。”

“我说过,我会陪你,我们之间不用说谢谢。”姜帆笑了笑。

病房内空气都是安静的,唯一在跳动的只有那正在流动的点滴。

落瑶看着神色都不太好的姜帆和裴萧鹤,突然笑出了声。

“干嘛都这样看着我?我都想起来了。”落瑶说道。

二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都提上了一口气。

“帆,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要对裴萧鹤说。”落瑶又说到。

姜帆点了点头,踱步走出了病房。

还没等落瑶开口,裴萧鹤就率先出声:“既然恢复记忆了,称谓就可以改了,没必要再管他叫的那么亲密了。”

落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盯着裴萧鹤的眼睛。

半晌,她问道:“当年的事,我没办法释怀。”

落瑶的一字一句就像刀一样划在裴萧鹤的心上。

“没关系,我可以等你。”裴萧鹤很好的掩饰了眼中的落寞。

说完这句,落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面对裴萧鹤时总是有这种无力感。

她只好将目光转向窗外的景色,雨过天晴,是个好天气。

“落瑶,我爱你。”说完这句,裴萧鹤走出了病房。

他没有看见落瑶的眼泪。

这句我爱你,落瑶是用命换来的。

值得吗?

落瑶也不知道。

姜帆见裴萧鹤脸色不佳的离开了医院,自然也看得出来是没有被落瑶接受,此刻他也不想逼落瑶接受他。

“菁菁,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打我电话。”

落瑶挤出一个微笑点了点头。

她也知道,接下来的生活对于她来说要面临一个很难的选择。

在落瑶醒来的那一刻,她心里第一个出现的人,是裴萧鹤。

她还是忘不了他,还是爱他。

但是落瑶对姜帆,好像也的确也不再是纯洁的友谊。

她皱了皱眉,躺了下来,不愿再想这些事,闭上了眼睛。

自从落瑶住院之后,裴萧鹤基本上是每天都会来医院看她,而姜帆因为家里的事太忙,只能偶尔抽空来看看。

“吃不吃苹果?”裴萧鹤坐在落瑶身侧,笨手笨脚的在削苹果。

落瑶险些笑出声。

第一次看见大少爷亲自削苹果,但是她还是绷住了脸,故意装作冷淡:“你放过苹果吧,你那苹果皮有两厘米厚了吧?”

裴萧鹤挑了挑眉,放下了手中的水果刀,看着落瑶:“我又没让你吃苹果皮。”

她没忍住笑了出声。

“大少爷,你很闲吗?”

“你哪儿看出我闲了?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