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陈莜萧铭最后结局-陈莜萧铭强推全文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22:03 12
2023-11-28 12
点击阅读全文


要说萧铭是怎么和越汜扯上关系的,倒还真是颇有戏剧性。
两年前他们拍同一场戏时,威亚发生了意外。萧铭差点就高空坠落了,是越汜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等到剧组的人急急忙忙救下他们两个,越汜的韧带已经拉伤了。
自那之后,这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便成了圈里人人都知关系的好友。
越汜嘛,明面上说着见义勇为不图报,但自那之后,只要他拍戏,时不时就会传出萧铭探班的新闻。不知道的道他们兄弟情深不可言说,知道的却是为越汜挟恩求报的小人行径所不齿。
开机四天后,萧铭受邀来了片场指导演技———主要是闲着也没事,绝不是因为被越汜烦的受不了。
导演一见到他就也忙着上前打招呼,一口一个谢老师,十分尊敬。
每个圈子都有隐形的阶级区分,萧铭在这种流量话题取胜的剧组,身份地位显然是高于所有人的。
那天是越汜的一场重头戏,又是刚刚开机,不止萧铭,剧组很多演员都在围观,自然也包括陈莜。
越汜演戏的时候还算是专注,也没有如往常一样爱开玩笑,就连拍摄间隙都是正儿八经在和萧铭讨论演法。
陈莜拍摄间隙也在看他们,看见萧铭翘着二郎腿右手食指和中指间夹着一根圆珠笔,漫不经心的眉眼带着笑意。
他抽烟?陈莜心想似乎没见过他类似的新闻。
男人专注的时候身上有种奇特的魅力,这种魅力在萧铭身上更胜。他的眉眼如星,深邃而又明亮。阳光洒在睫毛上的时候,让人有种望向浩瀚星河的错觉,不觉便要沉溺。所以在他望向他们这个方向的时候,陈莜甚至没来得及移开视线。
他们就这样对视上了。
唰一下,陈莜觉得自己的脸冒起了热气。即使男人在她身上的视线停留不过几秒,她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停了一个漫长世纪。
“陈莜姐,陈莜姐?”
“啊?”
“我说他们这幕拍好就是我们的戏份了,要去换装了。”熙熙摸了摸陈莜的手,误以为她是因为要进行第一场拍摄太过于紧张。
“好。”陈莜咽了口口水,垂眸起身。
“陈莜姐,加油!”等走到角落,许是见她依旧有些心不在焉,熙熙突然抓着她的手使劲挥舞了两下。她的打气声算是有意压制了,但是那一瞬间现场恰好安静了下来,她的声音似乎还是传了出去。
“小棠棠,加油!”越汜这个顺风耳注意到他们的动静,大老远挥着手,这下全场的目光都到她们身上了。
陈莜没回头,她想她似乎能感觉到落在她身上的某注目光。甚至对那目光的含义隐隐有些猜测。她瞬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一般,似乎晚了许久的生理期都要来了。
陈莜的这一幕紧接着越汜,演的是她亡国后随流民来到京都,好不容易混入皇宫后,在浣衣局初期的故事。
越汜拍完自己的也没急着离开,拉着萧铭在旁边看。萧铭倒是意外没有拒绝,只是问了越汜一句,“她和你同年出道的?”

第15章 不虚情假意也正常
这是灵棋入宫后的头几天,她性子生冷又长得好看,新来的宫人和宫里老人都抱团排挤她。
浣衣局的活不重,但天冷手入水难免难受。可陈莜的手泡入冷水,眉毛都没皱一下。她总是这样面无表情,似乎周遭一切都与她无关。
无人惊讶于剧中真实的冷水她竟忍住了,包括特地打了招呼换了冰水的冉姣姣。她只是嘲讽地冷笑了一声,似乎是意料到了陈莜这面瘫演技。
这种花瓶就是你把饭盛好了端到她面前,她都能亲手打翻。
“洗半天了还只洗了一件?”一同新入宫的宫女彩玲挽着浣衣局的掌事走来,语调夸张又刺耳。
“贵人的衣服,洗快了怕破损。”灵棋见到掌事起身作了个揖,低着头回话。
浣衣局的活是定量的,一个宫女洗一个宫的衣服,所以只要当日的活能做完,谁做的快做的慢却是没有要求。掌事不好说什么,“嗯”了一声继续往前走,脚步未曾停留一秒。
“这天眼见快要下雪了咯。”彩玲搀着掌事,音调中带着嘲讽。临走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脚恰好踢翻了洗衣盆,水直接泼了正蹲下来准备继续洗衣服的灵棋一身。
冰冷的洗衣水浸湿了胸前衣裳,透着刺骨寒意。配合着气氛,人造雪从天边纷纷扬扬飘下。
灵棋抬头望向天空,粘了雪花的睫毛微颤,冰冷的神情空洞而破碎。
在剧情中,这个时候会放起她儿时在王宫,和王兄嬉闹玩耍的场景。幼时的她调皮机灵,最爱把王兄骗到树下,脚一踢桩子,积雪便会落王兄一头。那时母妃便会拿着披风,闻声唤着她的乳名。
她回头望去,漫天飞雪之中,父王挽着母妃,眼含笑意地望向他们。积雪慢慢落到他们头上,慢慢···慢慢···地将他们淹没。他们的身影越来越模糊,她猛地望向身侧,再回头,发现王兄不知何时跑到了母妃身边,慢慢向她挥着手。
一滴泪落下,陈莜闭了眼,在湿答答的情绪之中听到导演喊了卡,这才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姐,太棒了。”熙熙第一时间跑上来拿毛巾包住了她,她总是在每一幕结束时对陈莜说这句话。
“谢谢。”陈莜捏了捏她的脸,透过她的鬓发看见也走了上来的萧铭和越汜。
“小棠棠,太棒了。”越汜朝她竖大拇指。
“谢谢。”陈莜说着自然而然看向他,余光却是瞄着旁边的萧铭。
萧铭没说话,目光礼貌地落在她和熙熙身上。静默了片刻,熙熙挽着她去休息室。
按理都会恭维几声,可萧铭一句话都没说。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