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当前位置:

六六阅文网 >> 精选摘抄 >> 浏览内容

温梨玄衡全文阅读 温梨玄衡免费在线阅读无弹窗

2023-11-28 17:19:55 10
2023-11-28 10
点击阅读全文

家里的饭菜,我这次带上了你最喜欢的那个厨子阿福。”

温珩立时变了脸,咬牙切齿:“这里是苦学之地,不要搞骄奢淫逸那一套。”

我沉默,然后讷讷辩解:“爹让带的。”

温珩瞪我,我忙认错:“好好好,阿姐错了,你们平时一般吃什么,带我尝尝。”

他缓和了脸色,带我往书院内走去。

清源山书院十分大,除了季清臣先生作为院长,还有许多其他先生和学生。

只是收了温珩作为关门弟子后季先生自己便不再收学生。

路过一个独立清雅的院落,温珩给我介绍:“那里便是我老师的住所。”

我看了看门外站了一排的黑衣侍卫,眉头一蹙,刚想说些什么。

那院门却突然打开,看见走出来的一身白色衣衫的人影,我浑身蓦地一僵。

我没想到我会这样猝不及防地见到玄衡。

第19章

趁他没看见我,我十分迅速地转头将温珩拉到我身前挡住。

下一秒又拉着他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温珩不解:“你怎么了?”

我宽大衣袖里的手攥得死紧。

温珩终于察觉到不对,眉头皱起来:“你不舒服?”

不用他说,我也知道我脸色现在一定十分难看。

我没仔细看玄衡的脸,可光是看见那个身影,我浑身上下又条件反射似的疼起来。

我胡乱点点头。

温珩还想再追问什么,我敷衍到:“水土不服,女孩子的事你不懂。”

大抵是温玥玥以前作惯了,这种程度温珩觉得不过如此。

他颔首:“山上风是有些大,要回去休息吗?”

我不知道玄衡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心不在焉点点头。

“我明日再来看你。”

说完,我便带着侍卫急匆匆下山。

回到客栈,我心绪不宁,坐立不安起来。

一个人在房间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又打开门唤过我的侍卫头领阿风低声吩咐了几句。

他神色严肃地点点头。

不一会儿,他敲响我的房间门。

“小姐,你要的东西买来了。”

我接过那些东西,一个人折腾半个时辰后,我看着镜子里满脸浓妆艳抹的朋克少女,满意地点点头。

这幅尊荣,除了扬州城的百姓,应该没人能再认出我了。

我松了一口气。

翌日,我这副模样上山。

温珩一见到我便沉下脸:“温梨,你故意来给我找茬的是不是?”

我也颇委屈,低声问道:“昨日那人还在山上吗?”

温珩警惕地打量我片刻,冷声道:“你昨日匆匆下山就是为了打扮?我告诉你,你要敢在清源山干些欺男霸女的事,我立刻跟你断绝姐弟关系。”

“……”

这傻孩子不会以为我打扮成这样是为了勾搭男人吧?

我并起三根手指:“我发誓我没有。”

温珩满脸怀疑。

打扮成这样,我也很需要勇气。

我只得遮遮掩掩道:“那是我以前仇家,你也知道阿姐以前……”

温珩打断我:“那你这样不是更容易被他认出来?”

毕竟温玥玥以前天天这模样招摇过市。

我不知该如何解释,只能怅然道:“你说得对,我糊涂了,我还是回家吧!”

温珩顿了顿,叹了口气:“算了,那人昨天便走了,你不是想拜见我老师吗?”

我摇摇头,坚定地拒绝:“不了,我怕你老师和同窗以后歧视你有个脑子有问题的阿姐。”

温珩:“……你知道就好。”

我忧郁地开口:“我就来跟你打声招呼,我该回去了。”

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温珩看着我,担忧中带着些无奈:“也好,再有一个月寒衣节我会回家,你回去注意安全。”

我摸摸温珩的头,微笑:“那阿姐在家里等你,用心学习。”

说完又嘱咐道:“给你老师的东西就麻烦你转交了,还有……”

我转身对侍卫招招手拿过一个食盒:“这是阿福做的菜,你跟朋友一起吃吧!”

走出很远后,我回头,温珩还站在原地没动。

我心一软,对他摆摆手。

回到客栈将脸清洗干净,我对阿风道:“我们坐船回去吧!”

这边水路极多,我选择船,一是更快,二是路上不会再出现乱七八糟的人。

但怕什么来什么。

刚坐上一艘大船,我便听见码头上传来打斗声。

我坐在二楼往外望去,外面船客惊恐四散。

我当机立断吩咐阿风:“加钱,让船家立马开船。”

但为时已晚,两道熟悉的身影已经直冲我这艘船而来。

不远处的岸边,玄衡眼眸漆黑而冷冽。

我喃喃道:“天要亡我。”

第20章

不用细看,我便知道那两人是顾祁与夏梦瑜。

我终于明白玄衡为何会亲自出现在江南,应当是来抓夏梦瑜,顺便再不死心地去请季先生出山。

毕竟这人相当会时间管理,一贯不浪费任何机会。

我叹息一声,此时我带出来的二十个侍卫已经全部围在我身边。

玄衡扫了一眼,又冷漠移开。

我庆幸地摸了摸自己戴了面纱的脸,又后悔自己为何要这么快将妆卸了。

我不知道顾祁与夏梦瑜认出我没有。

我蹙着眉毛,故作镇定,看着打斗的人群眼中还露出一丝嫌弃。

玄衡那边的人越来越多,顾祁与夏梦瑜两人血渍斑斑,似乎快要无力抵抗。

我单手撑着脸颊倚在窗边,手中拿着个碧玉的杯子把玩着。

突然错手似的,那杯子落入江中。

我略带惋惜地探头看了一眼。

就在这时,码头上不知从哪里洒落大把碎银钱币。

“钱啊,好多钱,快捡……”

这世间,多的是人要钱不要命,人群纷乱起来。

正在打斗的人亦被纷乱人群冲散。

抓住这机会,顾祁与夏梦瑜跃入江水中,瞬间消失无踪。

我微微摇头:“可惜了我的夜光琉璃杯。”

阿风适时地再递上一个杯子,续上茶水。

我赞赏地看他一眼,低不可闻地笑道:“干得不错。”

阿风神色淡定。

“小姐说了,路途危险,一切都要提早做准备。”

码头上制造混乱的人群确实是我让阿风安排的,只是为了以防意外。

毕竟从决定出门开始,我似乎便在走错的大道上一路狂奔。

每每两条路在我面前,我一定会义无反顾选择错误那条,不得不防。

没想到这次倒让男女主占了便宜。

算了,就当我还债。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我为何重生。

但看在我努力补救的份上,希望那什么鬼系统对我这一世手下留情。

毕竟能好好活着,全家宠着,谁又愿意死呢!

那边,玄衡神色漠然地一挥手,身旁侍卫拿出令牌,高昂声音响起。

“封锁码头捉拿逃犯,任何船只不得出行。”

我暗骂一声,语气不悦:“早知道有这种事,在清源山多跟阿珩玩两天。”

一边说,我一边起身下船。

走到船边,却被人抬手一拦。

“我们怀疑这里有那两个乱党的同党,没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许走。”

“小姐,请你将面纱摘下来。”

我刚欲说些什么,玄衡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